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甜妻还小,总裁需娇宠 > 第456章 不舒服,很难受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56章不舒服,很难受



    这般温情的话语,让整个大厅都温暖几分。



    “好了,我去端菜,不然就该冷了。”



    姜南初嘴角带着笑将烧好的菜,一碗一碗端出来。



    两人用过晚餐,留下陆司寒洗碗,姜南初上楼洗澡。



    穿着毛茸茸的睡衣,姜南初推开陆司寒幼时居住的房间。



    床头柜上摆放的是他八岁那年的照片,和现在的差别不大,同样是冷着一张脸,看起来生人勿近的模样。



    姜南初双手托着肉乎乎的小脸,未来两人的孩子会不会也是这个表情。



    想到这,姜南初立刻摇了摇头,还是活泼些的好。



    “咔擦。”



    男人推门进来,看到姜南初头发湿淋淋的散落在背上,立刻拿着吹风机过来。



    温热的大风吹来,姜南初舒服的眯起眸子,靠在陆司寒的大腿上。



    “不吹干头发,第二天会头痛。”



    “嗯,今天总觉得特别累。”



    姜南初忍不住打了个哈欠,陆司寒只当是换了个环境她有些累。



    “那早些睡,明天一起去扫墓。”



    “好。”



    姜南初应下后,陷入甜美的梦境。



    翌日清晨,姜南初只觉得浑身酸痛,隐隐感觉下身有热流涌出,她的脸唰一下红了。



    算了算日子,大姨妈的确是今天!



    想到这,姜南初立刻冲入盥洗室。



    看着小妻子毛毛躁躁的样子,陆司寒也被惊醒。



    “出什么事情了吗?”



    “司寒,我需要姨妈巾。”姜南初哀怨的喊。



    两人同居一年多,这种事情他早已经见怪不怪,随即起身从行李箱内拿出粉粉的包装盒递到姜南初手中。



    收拾好一切,姜南初捂着肚子出来,发现陆司寒已经不在房间。



    他去哪里了,该不会不等她,准备独自一人扫墓吧?



    姜南初穿着拖鞋哒哒哒的往楼下走。



    陆司寒带着些许疲惫靠在厨房大门上,见姜南初下来,立刻从沙发拿起一条毛毯盖在她身上。



    “不是很难受吗,好好去床上躺着。”



    “可是——可是你为什么不上去?”



    姜南初被捂得严严实实,只留下白皙光滑的脸露在外面问。



    平时很独立的小姑娘,在陌生的环境下,也开始变的依赖起来。



    “我煮完红糖水就上来。”



    陆司寒摸了摸姜南初柔顺的长发说。



    姜南初吐了吐舌头,心中满足,乖乖的朝楼上走去。



    果然不出几分钟,陆司寒端着红糖水上来,喝过甜甜的糖水,姜南初困意来袭又沉沉睡去。



    再次醒来是在下午,楼下隐约传来说话声和笑声。



    “司寒,当初就是你打破了柯姨最喜欢的景德镇浅蓝花色瓷碗,结果还推到我头上,害我被好一通教训。”



    “但后来你打翻毕阿姨的粉底,不是我认下这个错了吗?”



    陆司寒笑着说。



    幼时两家住得近,两人年龄相近,彼此之间又不少美好的回忆。



    不过随着松本叶子父亲去世,母亲改嫁,随着陆司寒母亲去世,远走他乡,两人的联系才渐渐少起来。



    姜南初披着大衣下来,见到的就是这样其乐融融的一幕。



    “松本小姐,你怎么过来了?”



    “西津市也是我的故乡,我来看看,没有想到这么巧,你们也来了。”



    “松本小姐真是有心,我记得秘书长的工作可是很多的。”



    “没错,但是人也该适当放松,就当是旅游了。”



    松本叶子温柔的笑着说,一副与世无争的模样。



    姜南初才不信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松本叶子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她和司寒过来,后脚就跟上,真是有够不要脸的。



    “身体舒服些了吗?”



    从姜南初下来,陆司寒的目光就黏在她的身上,再也分不出半点给旁人。



    “不舒服,很难受。”



    “那怎么还下来,赶紧上去躺着。”



    “躺着也不舒服。”



    “这么严重,还是去医院看看?”



    陆司寒紧张的问。



    “不用这么麻烦,我坐你腿上会舒服些。”



    姜南初从楼梯下来,直接坐在陆司寒的大腿上,还勾住他的脖颈,整个人埋进他怀里。



    这样亲密的一幕落在松本叶子眼中实在有些不是滋味。



    “姜小姐真是好福气,司寒这么宠爱你。”



    “不像我,西津市是旺季,今晚上——”



    “我记得议长阁下对松本小姐的风评一向都很好。”



    “房间都没订就跑到西津市这种做法,完全不是松本小姐会做出来的。”



    姜南初笑眯眯的说,如果她打主意想要住进这里,绝对是做梦!



    “我的确没定房间,但是我就住隔壁院子。”



    “对了,我还没问你们来西津市是做什么的。”



    “我打算带着南初去扫墓。”



    陆司寒圈着姜南初的腰,慢慢的揉着她的肚子说。



    “原来是这样,不如我和你们一起去吧,我也已经好久没看柯姨了。”



    “恐怕会耽误松本小姐,因为我这些天身体不方便,需要等五天才能扫墓。”



    “没关系的,我也会多停留一段时间。”



    松本叶子这是打定主意要和姜南初陆司寒在一起几天。



    姜南初无法拒绝,心中不乐意也只能接受。



    好在松本叶子识相,这五天并没有打扰。



    第六天,姜南初满血复活,充满生机下楼。



    陆司寒与松本叶子已经等在门外。



    “南初,你终于来了,我和司寒等了好一会。”



    这话姜南初不爱听了,怎么好像他们两人才是一对。



    “你要是急了,可以先走。”



    姜南初一把搂住陆司寒的手说。



    “好了,时间也不早,赶紧出发吧。”



    三人一同乘坐汽车抵达山脚,时柯的墓在半山腰,走上去还需要费些劲。



    “从前母亲很喜欢叶子,所以我没有拒绝她。”



    陆司寒一边牵着姜南初的手往外面走,一边开口解释道。



    “放心吧,我还不至于为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和你吵架。”



    姜南初深吸一口气说,松本叶子是战铮桦的秘书长,即使不在这边见面,未来议长府也不会少见。



    只要陆司寒心中只有自己,姜南初没什么好担心的。



    这样想着她心中轻松不少。



    三人慢悠悠的走着,路程行到一半,天空下起飘飘扬扬的小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