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未分类 > 第一甜婚 > 065 逛夜市


    五月初的平江,气候舒适。宋央微微降下车窗,舒适的晚风顺着开启的车窗缝隙落在脸颊,倍感惬意。

    道路两旁一盏盏亮起的路灯笔直排列,男人双手握着方向盘,看眼身边的人,问道:“要去哪里?”

    如果可以,宋央自然哪里也不想去。可爷爷规定十点之前不能回去,她伸手指了下,“一直往前,前面路口左转。”

    车厢内几乎没有声音,只有车轮碾压地面时发出的沙沙声。男人专心致志的开车,按照宋央的指引,两人再也无话。

    不多时候,车子停在一处广场的停车场。宋央下了车,望着周围不断闪烁的霓虹灯以及繁华的高楼,忽然觉的,她好像也已经有很久,没有在这样的夜晚出来逛逛了。

    男人锁好车过来,宋央几步走到前面,道:“你跟着我,顺着这条路走。”

    谢戎城抬起脸,宋央已经越过他的肩膀,往前面走过去。反正这男人天生长着两条大长腿,她也不怕他跟不上。

    广场花园建在中心地带,四周高楼林立很繁华。这片公共区域被修整过,绿化面积大小,同时也配备很多健身器材。

    晚饭后的时段,但凡这样的地方,总能看到不少广场舞阿姨们的身影。激情四射的DJ,混合着悠扬婉转的音乐,一快一慢,两种全然不同的节奏,却奇迹般可以在同一片地方,以互相不影响的节奏共同存在。

    宋央边走边欣赏,心想现在跳广场舞的阿姨们都好洋气,不但统一服装,还统一了造型呢。

    男人单手插兜,听着由音箱内放大出来的震耳乐曲,不自觉蹙起眉。

    原本全身投入跳舞的阿姨们,看到从面前走过,一对俊男美女,全都不由自主停下舞步。

    “哟,今晚是不是有明星来拍电视剧取景啊?瞧瞧前面那小伙子和小姑娘,长的太好看啦!”

    “可不是,那两人一看就特别般配,肯定是来拍电视剧的,演夫妻两口子!”

    阿姨们七嘴八舌的热议,宋央显然没有听到她们的对话,大步走过广场。

    男人几步赶到她的身边,“我们要去哪里?”

    周围逃太过嘈杂的环境,显然不是谢戎城喜欢的。宋央暼他眼,回答:“前面有个夜市,可热闹了。”

    夜市?

    谢戎城眉头紧锁,一脸嫌弃的样子。

    “你不想去啊?”宋央暗喜,接言道:“你不想去正好,那我们……”

    “走吧。”男人敛下眉,单手插兜迈开步子。

    宋央撇撇嘴,只好跟上。算了,反正这边夜市她很久都没逛过了,就当为自己吧。

    晚上八点钟,正是夜市最热闹的时候。各种小吃,各种卖东西的摊位依次摆好。

    这几年在新城读大学,宋央也有好久没逛过夜市。闻着街面不断飘散过来的香气,她瞬间感觉又饿了。

    “好饿啊。”宋央忍不住喃喃道。

    谢戎城扫眼身边的人。饿?她才刚吃完晚饭一个小时好不好!

    随着老板们的吆喝声,宋央径直走到一个摊位前,“老板,我要五串羊肉串。”

    “好嘞。”老板熟练的用双手反转手中的肉串,经过烤制的羊肉不时流出油滴到炭火上,一瞬间飘出浓香。

    谢戎城闻到那阵阵炭火气息,脸色不禁沉了沉。

    “小姑娘,要辣的还是不辣的?”

    “辣的,多加点辣。”

    此时宋央完全被美食吸引,全然没注意身边男人厌恶的皱起眉。

    须臾,羊肉串烤好。宋央扫码付款后,一把将竹签攥在手里。她拿起一串送到嘴边,咬下一块肉后吃的无比满足,“嗯,好吃。”

    两串羊肉串下肚,她终于想起身边的男人,伸手递给他一串,“吃吗?”

    谢戎城剑眉紧蹙,“不吃。”

    见他满脸嫌弃,宋央微微有点得意。她就知道他不吃,大魔王挑嘴着呢。

    接下来的功夫,宋央又吃了臭豆腐、菠萝饭、烤香肠还有热干面。总之她揉揉吃撑的肚子,终于心满意足。

    自始至终,谢戎城半口都没吃,紧锁的眉头一直都没松开。

    啧啧啧,都嫌弃成这副模样还在坚持?宋央低低一笑,心想大魔王的家教果然不错。不过她自己也撑得不行,再也吃不下任何东西了。

    逛夜市的人很多,宋央和谢戎城并肩而行,无论经过哪个摊位,或者行人,都会受到瞩目。大家的目光总会追随他们两人离开,然后议论这对男女什么来头,是不是电视明星。

    走过夜市的小吃街,随后便是娱乐部分。大家吃饱了溜达过来,这边就有好玩的。泡泡机、摇摇椅都是小孩子们最喜欢的玩意。宋央兴致盎然的往前走,耳边充斥着儿歌声。

    爸爸的爸爸叫什么?

    宋央情不自禁随着哼唱,“爸爸的爸爸叫爷爷。爸爸的妈妈叫什么?爸爸的妈妈叫奶奶。”

    “……”

    男人猛地停住脚步,宋央没他反应快,来不及收住脚步,整个人撞向他的后背。

    “哎哟。”宋央闷闷的抬头,发现男人瞪着一双冷冽的眸子看着她。

    “干嘛?”

    谢戎城抿起唇,“你多大了?”

    “啊!”宋央起先没明白,明白后不禁耸耸肩,“我还小,还是个宝宝呢。”

    “……”

    赶在男人变脸前,宋央绕过他的身影,继续往前走。前面那里围着不少人,她也过去凑个热闹。

    某个摊位前不少人,宋央伸头看了看,立刻瞪大眼睛叫道:“套圈,是套圈啊!”

    从小到大,她最喜欢玩这个。

    下一刻,宋央顺着人群缝隙咻的挤了进去。谢戎城见到人多就头疼,自然不想上前,可他看到已经钻进去的宋央,只能也跟上去。

    挤入人群圈,宋央看眼地面上摆放的各种物件。有吃的有喝的,有玩具还有玩偶。她兴奋的搓搓手,显然已经按耐不住。

    前面的几人套中的几率不高,偶尔套到个零食或者饮料,大点的物价一样也没中。

    “老板,怎么套?”

    “十元五次。”

    宋央拿出手机,直接扫码付款十元。

    老板见她一个小姑娘家家,特别好心的把一瓶饮料向前挪动下,不想让她空手而回。

    谢戎城走进人群时,周围立刻引起小小的骚动。毕竟长得这么好看的男人,平时生活中并不多见。

    正当大家欣赏美男的时候,宋央站在白线外,右手捏起一个竹圈,轻轻一丢,便套上一个储蓄罐。

    第二个竹圈,套中两瓶饮料。

    “呀,这小姑娘挺厉害啊。”

    宋央瞄了眼稍远一些的薯片和游戏机,刷刷两下,分别又都套中。

    “行啊,高手啊!”

    大家纷纷收回目光,将注意力落向宋央。谢戎城站在她身后,眼见她抛出的四个竹圈,没有一个落空时,嘴角不禁勾了勾。

    右边的中间有个音乐泡泡机,宋央捏起最后一个竹圈,扬起胳膊随手一丢。

    吧嗒!

    竹圈稳稳套中泡泡机,毫无偏颇。

    “高手,厉害啊!”

    边上有人不断叫好,刚刚并没把宋央放在眼里的摊主,这会儿不自觉皱了皱。摊主很快将宋央套中的东西拿过来,笑道:“妹子,技术不错啊,以前练过?”

    “哪里哪里,运气好而已。”宋央故意谦虚下,朝摊主笑笑,“老板,还有别的玩意吗?这吃的喝的我都有了,还有更好的吗?”

    摊主想了想,又看眼越聚集越多的围观群众,立刻来了精神,“有,你等着。”

    话落,摊主走到边上的推车里翻找,很快抱着个玩偶回来。

    “喏,有本事你套这个。”

    宋央挑眉一看,双眼立刻放光,“这个皮卡丘是限量款吧?”

    “是啊,这限量款可不便宜。”

    女孩子对玩偶都没抵抗力,宋央自然也喜欢。尤其黄色超萌的比卡丘,她已经收集了好几款,唯独缺少摊主手里抱着的这款。

    “好,那我就套这个。”

    “成,我给你重新摆摆。”

    摊主走到最后一排,将原本摆放的金猪取走,转而换上比卡丘玩偶。

    “好了。”摊主大大方方把玩偶摆好,虽说这玩偶价值五百多,可这会儿周围人都在看,他总不能言而无信。更何况,他在这里摆摊几年,还是第一次见到有小姑娘套圈套的这么准呢。

    宋央见摊主如此大方,自然也不能太过分,“老板,我只买五个圈,绝不多套。”

    随后,她拿出手机扫码,接过摊主递来的五个竹圈。

    摊主挺欣赏宋央的豪爽,主动问了句,“你一个女孩子可以照顾点,要是觉的太远,我可以给你重新摆。”

    “不用。”宋央一口回绝。

    摊主朝她竖起大拇指,而后往边上退开几步。

    四周围观的众人聚拢过来,宋央站在人群圈内,情不自禁瞥眼身边的男人。

    谢戎城单手插兜,那张盛世美颜惯有的冷冽。他目光直视前方,似乎并没看到她的眼神。

    宋央敛下眉,微微沉淀下后,捏起一个竹圈,高高抛向最前方的玩偶。

    第一个竹圈擦过比卡丘的耳朵,可惜没能套中。

    “哎呀,差一点。”

    众人响起一阵惋惜声,宋央眉头蹙了蹙。竹圈有点小,想要套中皮卡丘的脑袋显然并不简单。

    第二个竹圈落地,却只擦着玩偶的身体而过。

    第三个竹圈,依旧没能套中。

    宋央深吸口气,心情开始有点急躁。她是有点轻敌了啊,早知道刚刚不把话说那么满了。如今她手里还有两个竹圈,要是套不中……唔,她好想要那个皮卡丘啊!

    “想要吗?”耳边忽然落下男人清浅的说话声,宋央偏过头,眼前只有那张过于好看的俊脸。

    路边的灯光昏暗,落在男人那张刀削斧凿的面容中,宋央下意识咽了咽口水,本能点头,“想要。”

    话音落下,她只觉手中的东西动了下,一个竹圈转而落到男人手中。

    “老板,我可以套一次吗?”谢戎城低沉开口,语气中透着一股不怒自威,“无论中或者不中,只一次。”

    摊主完全被男人摄入的气场镇压,马上连连点头,“可以。”

    宋央眨了眨眼,总想看清男人的意图。她立刻把手里另外一个竹圈递过去,压低声音在他面前说道:“这个竹圈又小又轻,你两个一起套,把握大一些。”

    “不用。”谢戎城目光望向前方,微微抬手比对下手中竹圈与卡通玩偶的角度距离,手腕抬高两寸以后,飞快把手中的竹圈抛出。

    宋央眼睁睁盯着竹圈被他往前随意一丢。这下完了,扔的这么没有技术含量,铁定套不中啊!

    啪——

    竹圈落入皮卡丘的一边耳朵上,不偏不倚,稳稳当当的悬挂住。

    “啊!”

    宋央先是一怔,随后尖叫起来,“套中了!”

    她激动的原地跳起来,双手兴奋的拉住谢戎城的胳膊,不停的前后摇晃,“谢戎城你好厉害,好棒!真的套中了!”

    女孩的手指微凉,但触感柔软。谢戎城黑眸闪了下,目光顺着宋央落在他手臂的双手,缓缓望向她的脸。

    昏黄的路灯下,女孩白皙的脸颊泛着些微红晕,那双干净清透的黑眸此刻正盈盈盛满潋滟流光。

    谢戎城眯了眯眼,落在她眼中的目光一时无法收回,沉寂的心间蓦然涌起丝丝涟漪。

    “高手!你们两位都是高手啊!”

    摊主不禁感叹,虽有不舍,但还是过去将皮卡丘的玩偶取来交给宋央。

    “谢谢老板。”宋央兴高采烈接过玩偶,紧紧抱在怀里。黄色的胖乎乎玩偶,脸颊各有一个红点,宋央摸了下玩偶锯齿形的尾巴,嘴里念念有词,“皮卡皮卡。”

    无论年纪多大的女人,只有怀里抱着玩偶,大抵都难以抑制那颗少女心。谢戎城走在她身侧,见她边抱着玩偶,边振振有词的小声念叨,眼底缓缓划过一抹笑。

    开车回去的路上,车厢内的气氛相比之前,显然没有那么安静。宋央抱着皮卡丘的玩偶坐在副驾驶,沿途经过什么景点的时候,她都会大方的为身边的男人讲解,总算展现出地主之谊的风范。

    逛吃逛吃的时候,时间过的特别快。宋央抱着玩偶走进大门的时候,已是晚上十一点。客厅的沙发里,宋远禄微微闭着眼睛,正在打瞌睡。

    “爷爷。”

    听到脚步声,宋远禄立刻强撑着精神睁开眼,“你们回来了,玩的开心吗?”

    宋央抱着玩偶上前,笑道:“广场夜市的好吃的比以前多了好多啊,那边的店铺也都整修了,现在很干净很整齐呢。”

    宋远禄看着满脸笑意的孙女,又看看神色温和的谢戎城,暗自一阵欢喜,也不枉费他强撑没有休息,硬是等他们回来。

    “时间不早了,我要去休息了,你们也休息吧。”

    听到休息两个字,宋央嘴角的笑容霎时收敛起来。特么的,她玩的差点忘记了,爷爷今晚要那个男人住在她的卧室!

    “走吧,我送你们上楼。”宋远禄站起身,迈步走向楼梯口。

    男人单手插兜,瞧见宋央跨下的嘴脸,薄唇微勾。

    爷爷步步紧跟,炯炯有神的双眼直视过来。宋央无奈的推开卧室门,心有戚戚。哎,现在的爷爷可不是以前的爷爷了,他精着呢。

    眼见他们两人走进卧室,宋远禄并没再靠近,只在卧室外停住脚步,看向谢戎城时笑道:“虽然你是第一次住在这里,但这也是你的家,用不着拘束。少什么东西就找央央,让她帮你。”

    “好的。”男人眉目温柔。

    “你们早点休息吧。”

    “爷爷,晚安。”

    男人嗓音磁性,等到宋老爷子转过身后,他才伸手将房门关上。

    吧嗒——

    房门被关,宋央听到那动静差点跳脚。她怀里抱着皮卡丘转过身,目光冷冷的瞪着面前的男人,“你为什么不拒绝我爷爷的要求?”

    “什么要求?”某人显然明知故问。

    “住一个房间的要求啊。”

    谢戎城微微抬眸,深邃幽暗的眸子望向她,“我拒绝了,可是没有成功。”

    切!这种鬼话谁要相信?宋央不满的撇撇嘴,要是大魔王真的想要拒绝一件事,她可不相信他不会成功!

    “那现在怎么办?”宋央愁的头疼。

    男人摊开双手,朝她耸耸肩。一副‘这是你的地盘你做主’的表情。

    好吧,宋央深吸口气,将怀里抱着的皮卡丘放到边上,打开衣柜后开始翻找。可惜十分钟后,她想要的东西根本不见踪影。

    衣柜中竟然连一床多余的被子和床单都没有?!

    宋央气的撅起嘴巴。啧啧啧,爷爷也真是的,她算服了!

    见她翻箱倒柜,谢戎城气定神闲坐在一边,薄唇慢慢弯起,道:“你的床够大,我不介意分你一半。”

    “……”

    靠!

    有没有搞错,这里是她的家,她的卧室,她的床。什么叫他不介意分她一半?这男人要不要脸啊?!

    “六爷,这里好像是我的卧室。”宋央没好气的提醒。

    “嗯。”谢戎城点头,表情严苛,看不出半点玩笑,“以前是,不过现在……是我们两人的卧室。”

    特么的,大魔王又开始撩她!

    宋央脸颊泛起一阵红晕,极其不自然的偏过脸,“那是我爷爷不明真相,他的话,你不用放在心上。”

    卧室内亮着一盏落地灯,谢戎城低头扫了眼身上的白衬衫,从夜市回来后,衬衫上面就有油腻的气味。他皱了皱眉,道:“我要洗个澡。”

    洗澡?宋央又被这两个字震惊了。

    男人站起身,朝浴室的方向走过去。宋央来不及阻止,却见男人似乎想到什么,转身望向她时,黑眸闪动,“我没带换洗衣服。”

    “……”

    哦买噶的!

    宋央头皮一阵发麻,这日子没法过了!

    几分钟后,宋央不情不愿敲响弟弟的房门。宋征取下耳麦,身体还在随着刚刚的音乐声扭动,“哇,姐?”

    宋央推开门进来,直接坐到他的床边,哼哧哼哧喘着粗气。

    一把拉过椅子,宋征在她身边坐下,“咋啦?大晚上你脸红气喘的,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啊。”

    宋央伸手在弟弟头上敲了下,骂道:“浮想联翩你个头啊。”

    “暴力,家庭暴力。”宋征捂着脑袋,委屈巴巴。

    没心情与他口舌,宋央只好认命的说道:“找套衣服给我。”

    “衣服?”宋征怔了下,随后想到什么,立刻暧昧的笑出声,“姐,你和姐夫两人……关系到哪一步了?”

    姐夫?宋央一个厉色扫过去,顿时吓得宋征闭上嘴巴,乖乖跑去衣柜内找衣服。

    须臾,宋央拿着弟弟的衣服,重新回到卧室。

    浴室内亮着灯,哗哗的水声明显。宋央抱着衣服犹豫许久,好不容易才能鼓足勇气敲响浴房的门。

    浴室内的水声忽然停止,宋央不敢多想,伸手将浴室门打开一道很小的缝隙,眼睛盯着地面,赶紧把手里的衣服放到盥洗台上,“衣服是宋征的,你凑合穿吧。”

    话落,她碰一声关上门,跑到距离浴室最远的地方。

    特么的!

    宋央紧张的心跳加速,这种感觉太不好了。明明是她的主场,她才是主人,可她却感到全身不自在,这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