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特战教官 > 第七十一章:擂台之上
    看着白雪锋那副怒发冲冠的样子,张焱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笑了起来。

    一边笑着,还十分淡定的擦了擦脸上的吐沫星子。

    “你丫至于吗?就不怕我专门盯你们大队?”

    “你、”

    白雪锋抬手就要打,手举到半空又停了下来。

    然后,猛地握拳,又狠狠地砸落下来。

    “你这混蛋!贱人!”

    “嘿嘿——

    你丫不是废话嘛!要是跟你一样,还怎么忽悠人啊?”

    虽然嘴上说的轻松,可张焱的心里还是充满了唏嘘。

    蓝色蜘蛛每次去各大单位挑人的时候,都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

    运气好的,可能会醉上几天,还会挨上几脚;运气不好的,被群殴一顿,再扔出营区都不算什么新鲜事儿。

    毕竟,他们带走的都是人家的宝贝疙瘩,兵王,尖子!

    至于结果,就像是白雪锋说的那样,能全须全尾的遣返回原单位,就算是不错了;半死不活,缺胳膊少腿的情况也很常见;更有甚者,就是一面军旗,和一块墓碑。

    想起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张焱忍不住又叹了口气,神色也变得严肃起来。

    那些牺牲的人,不是他们不够勇敢,而是他们敢于争先!

    或许是察觉到了他的变化,也可能是同样想起了曾经的战友们,白雪锋也跟着沉默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擂台上的比赛终于结束,轮到了下一组。

    两名选手登上擂台,其中一人竟然是高大壮,顿时吸引了张焱和白雪锋的注意。

    高大壮上台以后,先是愣了一会儿,才开始活动身体。

    而他的对手则表现的十分轻松,上台以后,先是在擂台上走了几圈,就靠着角落的柱子,休息起来。

    “老白,你觉得谁会赢?”

    “高大壮的几率不大!”

    听到这个判断结果,张焱下意识的就想点头,可是又硬生生的压下了这个想法。

    尽管他也认为高大壮的几率不大,可是并不妨碍先观察一下再说。

    准备时间结束,裁判走到了擂台中间,然后冲两名选手招了招手。

    “是否准备完毕?”

    “完毕!”

    “完毕!”

    和对手相比较,高大壮的反应明显慢了一拍。

    话音落下,高大壮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头。

    “记住规则:不允许掏裆、戳眼、打太阳穴,其他动作不限;

    一方认输或者一方倒地不起,视为比赛结束,是否清楚!”

    “清楚!”

    两道声音几乎同时响起,让王启年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的目光,然后抬头看了高大壮一眼,这是他上台以后第一次正视对手。

    “比赛开始!”

    裁判的声音落下,右手也落了下去,然后,迅速退到了擂台边缘。

    与此同时,高大壮迅速下蹲,同时挥舞两掌,就要摆一个“童子拜观音”的起手式。

    可是,还不等他的双掌相击,做好迎敌准备,肚子上就结结实实的挨了王启年一脚。

    高大壮不由自主的踉跄着往后退去,还不等稳住身形,王启年就一个飞踹踢了过来。

    看着越来越大的脚底板,高大壮总算是反应过来,右腿用力一蹬,稳住身形的同时向右一闪,躲过了王启年的飞踹;同时,他还伸出右臂,朝王启年的腰间打了过去。

    王启年的反应速度更快,要看飞踹不行,又要挨揍,在落地的同时,就用双手抓住了高大壮的右臂,然后迅速起跳,用剪刀脚夹住了高大壮的脖子,一个漂亮的地面十字固,将高大壮放翻在地。

    “哥们儿,认输吧!”

    “不认!啊——”

    高大壮的话音还没落下,就被王启年用力撅了一下胳膊,导致他的肩关节顿时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哎呀!我说学弟,你何必呢?

    老老实实的认输不行吗?非要我把你的肩关节给废了啊?

    我可告诉你,你们的痛苦还没有正式开始呢!

    你要是肩关节废了,学业就算是报废了!”

    王启年苦口婆心的劝说着小学弟,手里的劲道却一点都没有放松,反而更用力了。

    他刚开始看到高大壮的动作,就知道对方是个花架子,没有实战经验,本以为能轻松获胜,却没想到高大壮的力气不是一般的大!

    高大壮趴在地上,几次试着站起来,都没能成功。

    于是,他就不再动弹,而是趴在地上喘气粗气来。

    看到他既不认输,也不挣扎的样子,王启年顿时感觉气不打一处来,下意识的就再次加大了双臂的力量,想要迫使高大壮认输。

    “学弟!我承认你很猛!很坚强,行了吧?

    赶紧认输吧!非要受伤吗?

    听学长一句劝,认输,下台,等午饭的时候哥哥请你吃饭!”

    “闭嘴!”

    高大壮的声音刚刚落下,裁判走到旁边,半跪下来。

    “01003号,你还能打吗?”

    “能!啊——”

    见到高大壮的惨样,再看看王启年胜券在握的模样儿,裁判忍不住摇了摇头。

    “01003号,我现在开始倒计时,十秒之内,你如果站不起来,就表示认输!

    10、9、8、7、”

    “啊——”

    听着耳边的催促声,高大壮再也忍不住,突然大吼一声,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至于王启年,则被高大壮的两个手紧紧地抓住,举到了半空中!

    “卧槽——!喂,你想干嘛?赶紧放我下来!”

    “啊——”

    高大壮就像是没听见一样,双手将王启年高高的举起,然后猛地弯腰,砸落下来。

    “砰”的一声,王启年的后背和擂台的地面结结实实的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卧槽!”

    王启年的脸色一下子就垮了,同时,不由自主的松开了高大壮的胳膊。

    “我不认输!”

    高大壮再次怒吼一声,就要抓着王启年再起举起来,吓得王启年用力往旁边一滚,然后迅速用手拍打起了地面。

    “认输!认输!”

    做完自救的动作,王启年的心神一松,就趴在地上不再动弹了。

    可他不会想到,高大壮并不想就这么放过他!

    眼看抓人不成,高大壮就猛地抬起右腿,朝王启年跺了下去。

    这一脚要是中了,那王启年肯定废了。

    “住手!”

    裁判大吼一声,同时将王启年救出,然后一个箭步冲到高大壮的右侧,伸出右臂的同时也把右脚放在了高大壮的右腿后面,紧接着一个大绊腿将高大壮放翻在地。

    整个过程可谓是行云流水,让人看得眼花缭乱,还不等台下的人们反应过来,高大壮就倒下了。

    当然,也不是没人看清楚裁判的动作,比如,白雪锋和张焱,以及那些藏在人群中的特战老兵们。

    “动作不够狠!不够快!”

    “哦?那要是你白大教官上阵,会怎么办?”

    “一脚侧踹,击打高大壮的太阳穴,保证昏迷!”

    “切!”

    张焱忍不住撇了撇嘴,说了等于白说。

    太阳穴属于人体要害,如果控制不好力度,轻则痴呆,重则死亡,要是让菜鸟们用这动作,肯定要上军事法庭,罪名:故意杀人!

    “01003号的同学或者老师在不在?赶紧上来,把人带走!”

    “在呢!”

    听到裁判的呼喊声,张焱急忙应了一声,然后推了推白雪锋,一起走向擂台。

    王启年已经陷入昏迷之中,伤势不明;而高大壮被裁判压着,还在奋力挣扎,显然那个疯劲儿还没过去。

    白雪锋窜上擂台,按住了高大壮,裁判这才得以脱身,去查看王启年的情况。

    “怎么办?”

    “这孩子是受打击了!”

    “我问你怎么办?”

    白雪锋急了眼,不等张焱答复,就一拳打在高大壮的后脖子上,把人打晕过去。

    张焱的嘴角一抽,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儿。

    “你自己都决定好了,还问我怎么办?”

    一边嘟囔,他一边接过高大壮,把人从擂台上拽了下来。

    与此同时,裁判正在喊医疗队,看样子王启年伤的不轻。

    片刻之后,医疗队赶来,张焱顺便把高大壮也交给了医护人员,一来是检查身体的伤势,二来是让高大壮休息一下。

    等医疗队把人带走,张焱皱着眉头找上了白雪锋。

    “那个王启年可不是一年级的人!

    我记得,综合格斗是按照年级划分小组的吧?”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混合组,不限年级,不限年纪,不限男女,混合格斗。

    很不巧,高大壮和我都报了这个小组的比赛。”

    说完,白雪锋耸了耸肩膀。

    “这是勇敢者的游戏!”

    “勇敢你大爷!”

    张焱没好气的怼了一句,随即转身就走。

    这个狗屁混合组确实挺适合特种部队,不过,就冲这场比赛的结果,最后肯定也好不到哪儿去!

    要说不出几个伤员,打死他都不信!

    “哎!你干嘛去啊?”

    “不知道!”

    “那你那么着急干嘛呀?”

    白雪锋追上来,拉住了张焱的胳膊。

    “我说,你也有心软的时候?”

    这话说的张焱不禁一愣,他还是第一次听有人说这样的话。

    “怎么?被我说中了?”

    “你想说什么?”

    “高大壮!”

    白雪锋收起了脸上的笑容,露出一副十分认真的样子。

    “高大壮是个近身格斗的好手,如果加以培养,无论是充当小组的机枪手,还是第二突击手,都非常合适。

    可是,现在的他明显走进了死胡同。

    我想问问,你有什么想法?”

    “这是心理问题,你应该去找唐茜!”

    “等比赛结束,我会带高大壮去的!”

    白雪锋并没有拒绝,这反而让张焱感到了意外,不过,他很快就接受了这个结果。

    “高大壮这次纯属强力破局,如果遇到80KG级以上的家伙,或者老鸟,他那条胳膊绝对保不住。

    这个问题,你应该看的很清楚!”

    “对!然后呢?”

    “然后,就等格斗课的时候再说呗!

    你要是想私下里给高大壮开小灶,那就是你的事儿了!”

    “你不反对?”

    白雪锋顿时露出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一下子就愣住了。

    “反对有用吗?”

    说完,张焱发出一声冷笑。

    他不希望对菜鸟们揠苗助长,要不然也不会这么熬下去了。

    从高大壮的表现来看,他还处于传统武术套路的表演方式当中,那种动作看上去十分花哨、一环扣一环的动作更是过分复杂,这和部队实战格斗要求的快、准、很完全是背道而驰的。

    揠苗助长,指挥害了他!

    白雪锋作为格斗专家,自然也明白这些道理,过了一会儿,他突然苦笑一声,叹了口气。

    “走吧!带你去看看精彩的比赛!”

    “什么?”

    “难道你忘了,咱们新训旅可是有个全国大学生运动会的冠军!”

    “哦——”

    张焱顿时恍然,随即问道:“她也是上午的比赛吗?”

    “没错!而且,她还是女子组的种子选手!”

    两人说话的同时,白雪锋就拉着张焱走到了位于北边的擂台外围。

    擂台上,两名高年级的女学员正打的热火朝天;

    她们的动作掺杂了西洋拳击、跆拳道、一招制敌等多种格斗方式,再加上速度快,拳拳到肉,看的不禁让人热血沸腾。

    擂台四周的人越来越多,呼喊声也越来越大。

    “老白,你怎么看?”

    “旗鼓相当,有表演的成分!”

    两个女学员学习的内容全都一样,打了半天还不结束,自然有着别的目的。

    至于是什么?张焱能猜到一二,却也懒得猜。

    毕竟,女人心,海底针!上一秒对你笑,下一秒让你哭,都属于正常的操作!

    或许是看到了他的厌烦,白雪锋突然坏笑着用肩膀撞了他两下。

    “哎!你知道吗?那个裁判,是跆拳道世界冠军!”

    “然后呢?”

    张焱挑了挑眉,不是吹牛,他对某些名不符实的世界冠军压根儿就不感冒。

    这年头,随便在国外混个比赛,出钱买个第一,就拿自己当世界冠军的人太多了!

    最关键的是,比赛和实战格斗,根本就是两回事!

    “然后?听说挺能打的!”

    说完,白雪锋看向擂台上的身影,眼中爆发出一阵精光。

    “要不,你跟那位同志兼同事打一场?”

    “然后,让你看好戏?”

    张焱的笑容一下子就凝固在了脸上,然后,两人的目光碰撞到一起,在那么短短的一瞬间,他们全都看懂了对方的意思。

    王八蛋!

    搅屎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