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全球星卡 > 第三十章 半决赛:露露,纳尔,
    这波三杀,把萧炎给整懵逼了,他鏖战迄今,血蓝耗尽,眼看就要一战成名,皮卡丘跑出来,小尾巴甩了甩,就把他三杀给抢了?!

    萧炎:“黄皮耗子,你什么意思?”

    皮卡丘指了指自己的尾巴,一脸无辜地道:“皮卡皮卡皮卡卡(不是我干的,尾巴它自己放电的)!”

    萧炎:“我想打你啊!”

    皮卡丘抗议道:“皮卡皮卡!(你凶我有什么用,我只是一只皮卡丘!)”

    箫星辞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炎哥,不要难过,至少你是全场助攻最多的。”

    萧炎:“…”

    赵虎额头青筋涌动,脸上火辣辣的痛,明明自己有备而来,却被箫星辞一穿三,这是何等的奇耻大辱?

    竞技台周围的喧嚣,此刻也是寂静下来,所有人皆是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

    本以为是一场扣人心弦的比赛,结果谁能想到,竟然是萧炎的个人表演秀?

    这萧炎,也太猛了吧?

    所有人都看的很清楚,萧炎上来一记焰分噬浪尺,打散了骑兵阵型,便让对面有崩的趋势了。

    不过这时其实还好,顶多说是小崩,虽然半血了,但技能全捏在手里。

    大崩是从萧炎让幽魂战马转向开始,那一波,骑兵团节奏彻底乱了。

    只是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关键时刻,皮卡丘横空出世,抢了萧炎的三个人头。

    那一幕,极为滑稽。

    那不远处,原本等着看好戏的林天与洛灵,脸上的笑容也是渐渐凝固,进而脸色都是一片铁青。

    箫星辞甩出的一张萧炎,便犹如一张王炸,炸得他们措手不及,眼前这一幕,大大的出乎他们的预料。

    很快四强出炉,接下来直接进入半决赛抽签,箫星辞抽到的对手,居然是洛灵!

    “林天哥,我该怎么办?”洛灵有些不知所措,刚刚摧枯拉朽的萧炎,将她给看懵了。

    林天深吸一口气,阴沉道:“先前萧炎看似势不可挡,但说句实在的,其实也有赵虎大意的缘故,如果不是上来头铁硬吃一波大招,以及被幽魂战马反恐惧,那萧炎赢的也不会太轻松。”

    “而且,你现在是一星后期,而他不过一星初期,差了两个小境界,该慌的人是他,你慌什么?”

    听到他的分析,洛灵也是冷静下来,螓首微点,那箫星辞故意隐藏卡牌身份,让得对手松懈,这次让赵虎吃了大亏。

    “真是挺有心计的啊。”洛灵冷哼一声,道:“不过,那又如何,这样的手段只能用一次,如今我们都知道了萧炎的技能,下一场,我看他又能如何?”

    林天缓缓点头,眼神阴翳地盯着箫星辞,沉吟了片刻,道:“半决赛你带一个奶妈。”

    “萧炎的攻击力太强,你如果带三个输出,耗血耗不过他,而且萧炎血量越低,攻击越高,和他硬刚,你必输。”

    “所以,你带一个奶妈,然后开局不要管萧炎,先集火秒掉纳兰嫣然,萧炎残血强大,满血麻瓜,所以我们不要把伤害交在他的身上,把其他人解决了,最后再来耗死他。”

    洛灵柳眉微蹙,道:“那万一他们集火秒掉我奶妈怎么办?要不我再带个坦克,来保护我方奶妈?”

    林天摇了摇头,道:“坦克和奶妈的位置重叠了,如果你都带了,那只能带一个输出,你觉得靠一个输出,能把对面打死吗?”

    “比赛是有时间限制的,如果半小时内没打死对方星卡,那就看谁伤害高了,到时伤害一结算,还是他赢。”

    “你带个半肉战士,能给奶妈套盾就行了,奶妈本身就能回血,再有队友给他套个盾,稳如老狗,不可能被秒的,如果被秒我倒立拉稀。”

    洛灵玉手托着香腮,贝齿轻咬红唇想了想,道:“那我带个露露吧,露露能让队友变大,这样就不会被秒了。”

    林天皱眉,道:“露露的伤害会不会太低了?毕竟偏辅助。”

    洛灵道:“露露伤害还好啦,有的时候,它打出的伤害,比符文法师瑞兹还要高呢!”

    “也好。”林天颔首,道:“最后一个带纳尔吧,能抗能打,变大之后奇肉无比,这样的话,萧炎纵是伤害再炸,也秒不了任何人。”

    洛灵螓首微点,确定了阵容,心中也是安定了许多,她看向箫星辞,美目中有着寒意涌动,道:“放心,他过不了我这关的,我会让他明白,高一最顶级的实力,究竟有多强。”

    林天面无表情,手掌轻轻摩挲着栏杆,声音没有温度地道:“只是可惜,没有与他交手的机会了。”

    洛灵噗嗤一笑,道:“看来最后的总决赛,还是我们之间内战呢,不过,能输在林天哥哥手里,洛灵也知足了。”

    箫星辞走向竞技台,他能够明显感觉到那些投来的目光,似乎多出了一些敬畏。

    甚至还想靠近一些。

    因为想吸欧气。

    箫星辞心中暗叹,果然不论是什么时候,都是实力为尊。

    在这以星卡,以修行为主流的世界,欧皇会让人羡慕,强者会让人敬畏,那么如果既是欧皇,又是强者,便会成为人心中的偶像。

    现在的他,无疑在朝这个方向发展。

    犹记得,以前在非洲当酋长的时候,即便自己修炼天赋不错,别人依旧会对他有一种同情,拿他做反面教材,甚至不想靠近他,因为近墨者黑。

    不过,伴随着他开挂偷渡后,别人对他的看法也是渐渐有了改变,这种感觉,挺好的。

    星卡聊天群。

    萧炎:“姓吕的,看到爸爸天神下凡一穿三的场景没?”

    吕布:“抱歉,我只看到你拿个重尺,追不到人的憨批样,给爷逗乐了。”

    王昭君:“emmmm看你追那三个残血,就感觉你是在和玩跑酷。”

    萧炎:“他们都骑马,还有一个自己就是马,我能怎么办?”

    吕布:“别bb了呢,菜是原罪,下把让你吕布爹教教你怎么追人。”

    纳兰嫣然:“恭喜皮卡丘喜提三杀??ヽ(°▽°)ノ?”

    皮卡丘:“皮卡皮卡(* ̄3)(ε ̄*)!”

    就在此时,萧炎私戳了箫星辞:“emm和你说点事。”

    箫星辞:“?”

    萧炎:“我感觉我在这个群被孤立了,本来我就和纳兰嫣然不对头,王昭君是妹子,肯定是站在纳兰嫣然那里的,本以为来了个吕布会和我同盟,结果,哎!”

    箫星辞:“我也觉得,不然将你踢了?”

    萧炎:“…”

    箫星辞:“那你说怎么办?”

    萧炎:“这样吧,你能不能拉一些我认识的人进群啊,比如云韵啊,薰儿啊,药老啊,等等。”

    箫星辞:“行吧,我考虑一下,下一场半决赛只要你表现的好,我就把去把它们弄过来。”

    关掉手机,箫星辞会心一笑,他的确有把这几人搬过来的想法,因为如果几张星卡都在同一世界,会觉醒羁绊效果。

    “你小子,怎么逮到萧炎的?”魏东来走了过来,笑眯眯地看着他。

    箫星辞想了想,然后一脸认真地道:“我就在斗气大陆随便走走,就碰到了啊。”

    魏东来:“…”

    “我带了这么多年普通班,学生在高一联赛最好的成绩,就是四强。”魏东来有些激动,目光灼灼地看着箫星辞,道:“星辞,我希望你能进入决赛。”

    刘威也是走了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星辞,我们以前有些过节,现在我向你道歉,我真的希望你能进入决赛。”

    “你要是能进决赛,日后我就是你小弟!”

    “有吗?”箫星辞抬眸,冲着他一笑,道:“我怎么不知道?”

    魏东来笑了笑,眼神一闪,似是在想些什么,他将星辞拉到一边,道:“星辞啊,老师也没什么能帮你的,这张白银卡,你收着。”

    箫星辞微怔,连忙摆手,道:“老师,用不着,真的用不着,我有的。”

    白银卡市价五千起步,而江城作为十八线城市,老师的到手工资,也就是五六千,这张白银卡,抵得上他一个月工资啊!

    他知道,老班家里情况并不好,有两个小孩要养,经济压力大,因此晚上还要开着虚空鲲去接客,很不容易。

    这白银卡,他怎么能收?

    “你有个鬼!”魏东来瞪了他一眼,道:“你要是真有,纳兰嫣然现在怎么可能还是个青铜?”

    魏东来将白银卡插入他的上衣口袋,拍了拍他的肩膀,欣慰道:“星辞啊,老师观察你很久了,在我教过的所有学生中,我有种预感,你是将来最能成事的。”

    “我知道你家里也不容易,父母出去打工了,留你一人在家,但最穷不过讨饭,不死终能出头,更何况你有天赋,只要不荒废,有进取心,前途不可限量!”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自嘲,道:“别跟我一样,少壮不努力,长大当老师。”

    “谢谢老师。”瞧着班主任这么说,箫星辞倒也没有矫情,不再推脱,心中有些感动,现在他没什么能力去回报什么,唯一能做的,便是杀入决赛,给老班争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