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撼龙诀 > 三 血蟥
    老吴凑到李冰耳边继续说:“跟着我们干,让你有十辈子都花不完的钱,还上什么鸟班,受什么窝囊气?”
        短短一句话,击中了李冰的要害。他想起为了挣一点微薄工资,在单位里受尽的窝囊气,早有辞职打算,还有家里的妻子,也没少为生活窘迫而吵架流泪,提起来就一阵阵酸楚。
        时日艰难,他梦想着有钱,梦想着财务自由,带着老婆爸妈还有孩子环游世界,难道这一切,就要实现了?人往往会被金钱冲昏头脑,他此时还算镇定,问道:“你们为什么要带我下去,还要给我钱?你们到底……到底给多少钱?”
        老吴笑笑,耳语道:“我给你交个心,里边的东西跟你有关,一会进去,看见什么宝贝,拿几件走。”
        李冰说:“”这可不行,这都是国家的财产!”
        老吴说:“小声点,你还挺有觉悟,要不这样,我们把宝贝带出去,等卖了价,折成钱分你。”
        李冰说:“一会儿要让我做什么?”
        老吴拍了拍他肩膀说:“到时候就知道了,没多难。”
        李冰忽然醒过来,这帮人到处接活施工,原来是倒斗的,听他们口音也不像本地人,专门跑到此地营生的吗?以前帮我们厂建厂房,难道厂房底下也有大墓不成?
        他胡乱想着,已随着人群来到路尽头的另一口天井,这里直通地下二层,时震山犹豫了一下,说:“真要下去?”
        老吴说:“不下去干什么?净说些废话!”
        身后的一个保安却说:“这里边有东西,下不得。”
        余小龙说:“什么东西?别他妈的妖言惑众。”
        老吴本不想带那四个保安下来,但又没办法,也不能放他们走,就说:“刚才说话那个,你先下。”
        那个人立时腿软了,抱着一根打下的钢柱说:“哥,不是我不想下,那里边确实有不干净的东西,我好怕怕。”
        老吴对时震山说:“我去,你们都招些什么人?”自己先钻了下去。身后的人也都一个个下去。瘦小保安最后一个颤颤巍巍从梯子上爬下来,还没站稳就一屁股摔到地上,裤子已泥了一团。
        余小龙四周看了看,除了他们站的那一块,大部分地面都做了水泥硬化处理,墙角还堆了些写有水泥基渗透结晶的袋子。这些都是做防水的材料,一台抽水机就摆在眼前,还有电线从楼上通下来。
        老吴说:“这才不到十米,地下水就出来了,这样搞下去不怕地基下沉城墙有危险吗?”
        时震山说:“这工程也不是我搞的,确实不太清楚。”
        老吴说:“不清楚?劝你别耍花样,密道在哪?”他心里盘算着时间不能太长,不然外边场地无人施工,再有两个小时就要换班,肯定会被发现。
        时震山说:“这里还有密道?我怎么不知道。”
        余小龙用枪顶了他的腰说:“老实点,你不知道谁知道?想糊弄老子,枪子儿可不长眼。”
        时震山不得不继续走,却走的很磨蹭,这里边修了不止几十间房子,房子一间间挨着大小不一,错综复杂的走廊向南延伸,直到了城里。老吴不断记忆着走过的路,想再脑子里还原出一幅布局图,但布局是如此杂乱,丝毫没有头绪。
        靠近天井还是些土墙,可越往里走,墙面都已打上了水泥,墙体也变得更厚了。这样的房子根本不是用来做宾馆的!
        余小龙已经在每个路口用小刀刻印了标记,却发现几条路走下来标记又出现了。
        他用枪头点了点时震山的肩膀,说:“你把我们往哪儿带?老小子,我看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时震山说:“小兄弟,这里的房子这么多,哪间通到哪里的我也晕乎呀,不过你放心,我是听说这里有一条密道,一定带你们去。想起来了,在那边。”
        时震山用手一指,自己先往前跑,后边的人急急跟上去,一转弯,就那么一瞬间,时震山却已没了踪影。
        几个人散开在周围房子里找,灯却突然灭了。
        老吴喊了一声:“打开矿灯。都往我这儿集中!”
        人群又一下子集中到老吴四周,另外几个保安也不见了。
        李冰拽着余小龙的袖子说:“现在怎么办?要不往回走吧,以后有机会再来。”
        余小龙说:“今天是唯一的机会,哪儿还有下次!”
        老吴说:“先都不要慌,这才几秒钟功夫,附近肯定有暗门”
        说着就在四周的水泥墙壁寻找,可终究没找到任何裂缝和机关。
        远处传来砰地一声,似有什么东西坠落。众人都寻声跑去,路的尽处有一扇打开的门。
        有人要进去,老吴拦住道:“等等。”仔细观察了门框四周,又拿手电向里绕了绕,慢慢地挪进去,灰色的墙壁上明显有一处颜色发白,徐晓龙用铁锨把轻轻触动一下,又用力一砸,一堵墙立时闪开一条缝。
        他往进看看,一条幽深的隧道直通向地底。
        余小龙说:“这么容易就找到了?恐怕有诈,刚才的响动可能是吸引我们来的。”
        老吴说:“十日同天,异象已现,来不及了,龙潭虎穴都得闯一闯!下!”自己先从洞口钻进去,后面的人依次而入。
        盗洞的出口却不是在墓室内。而是一处天然的地下洞穴。老吴首先钻出来,落在一块石板上。洞内却传出啊地一声,队伍立刻慌乱了。
        老吴喊道:“怎么了?”
        有人说:“有东西钻到裤子里了。”又接连惨叫两声,再没了动静。
        众人立即从洞里抢着钻出来。最后一个人是被拉着腿拽出来的,放到地上时已没了呼吸,裤裆一片血红。
        余小龙取了匕首就要去割他裤子,老吴说:“先别动。”自己走到脸部查看,忽然口中似有东西在鼓动。
        老吴大喊一声:“闪开!”
        一条似蛇一样的东西从口中飞出,老吴一闪身,那东西落在地上向一条暗河游去。旁边一工人追上去一锄头砸下去,那东西的头被直直钉在地上,身子还在不停摆动。
        李冰早已被眼前的一幕吓傻了眼,指着前面说:“好大的蚯蚓。”
        老吴用铁锨把那东西断成几段,说:“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血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