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腾飞时代 > 29.凛如寒冬
    王成似乎对于饭馆遭受的惨重损失丝毫没有放在心上。第二天一早,王成便慢悠悠的蹬着那辆破旧的三轮车,载着常安来到了饭馆。
      此时的饭馆的外墙上已经是一片漆黑,幸好饭馆与周围的建筑之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这才没有殃及到周遭的邻居。
      常安和王成两个人在饭馆里将还能用的东西翻找出来,期间还有不少路过的熟人也加入了帮忙的队伍。就这样,等二人收拾完,已经是早晨快十点的事了。
      看着三轮车上满满当当的锅碗瓢盆,王成点了一根烟,思忖了一阵。
      “你在这等我一会儿,我去给老板打个电话。”
      听到王成的话,常安轻轻的点了点头。王成见状便快步跑到了不远处的小卖部,拿起了小卖部的公用电话。
      咿咿呀呀的说了五分钟,王成这才走了回来,对着常安笑着说道:“走吧,下午咱们俩一起去见见老板。”
      说着,王成翻身跨上了三轮车。带着一车的杂物,叮叮当当的朝着出租屋驶去。
      中午吃完饭,王成先是带着常安去买了一套合身的新衣服,然后又和常安一起去理发店剪了头发。
      这一折腾便足足耗费了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
      下午三点钟,在距离饭馆不远处的一家茶馆的包间里,常安再次见到了饭馆的老板。
      和之前两次见到的不一样,这次老板的身上明显带有很重的戾气。常安刚进门的时候还听到了老板用粤语骂的脏话。
      见到王成和常安进来,老板这才将大哥大的天线收了起来。
      “昨天晚上到底是什么回事?哪个叼毛做的?”
      听到老板用生硬的普通话询问着,王成赶忙回答道:“不知道,不过派出所那边怀疑是憨子做的。”
      “今次畀佢冚家铲。”
      老板一边咒骂着,一边重新拿起了大哥大。
      “喂,有一个叫憨子的东北佬……对,就是他……挑那星,扑街烧了我的铺子……对,你安排……”
      等老板的电话打完,王成这才小心翼翼的开口:“老板,这……”
      王成的话还没说出口,便被老板挥手打断了。
      “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你们先修养一段时间。铺子的事情你们不用操心,我会找人收拾好的。就这样,我先走了。”
      说着,老板便站起身,走出了包间。
      而常安则与王成二人面面相觑,此时的二人还不知道,老板的一通电话,会让事情变的更加复杂。
      派出所的审讯室,加油员百无聊赖的坐在审讯椅上,整个审讯室只有一名辅警在陪着他。
      整个审讯室里鸦雀无声,如果不是隔壁时不时传来几声惨叫,或许加油员会开始误认自己已经与世隔绝了。
      旁边的审讯室里,王春生手中拎着一条皮带,面目狰狞的对着被死死束缚着的乔五大声吼着。
      “再给你一次机会,憨子究竟在哪儿?”
      此时的乔五赤裸着上身,身上到处都是皮带留下的血痕。
      双眼无神的摇了摇头,乔五这才有些虚弱的回答道:“王所,我真不知道。”
      啪!
      又是一声皮带与皮肤接触的脆响,王春生喘着粗气,眼睛死死的盯着乔五。
      “还是不老实是不是?还是不准备说实话?”
      说着,王春生又是狠狠的一皮带抽在了乔五的背上。乔五猝不及防,顿时惨叫了出来。
      “早晨三点,去红玫瑰那个戴着口罩的人是谁?”
      王春生的话令乔五心中的最后一丝侥幸也随之破灭。
      “我说我说,别打了。”
      听到乔五的求饶声,王春生这才将手中的皮带扔到了一边,撕扯着乔五的头发,满脸狰狞的问道:“快点说,别磨磨蹭蹭的。”
      乔五轻轻的出了一口气,随即转头对着审讯室内的另一名警察说道。
      “能给我根烟吗?”
      那名警察看向了王春生,见王春生轻轻的点了点头,这才从兜里掏出了烟,点燃了一根塞进了乔五的嘴里。
      乔五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出了一道长长的烟雾。
      “早上三点,憨子来找过我,说是要借一千块回老家。我当时没有那么多,于是就给了他四百块。然后他就走了。”
      “然后呢?”
      听到王春生的质问,乔五轻轻的笑了笑。
      “然后我就被你王所长请到这里吃大餐了啊。”
      乔五的俏皮话没有将王春生逗笑,只听王春生继续冷冷的问道:“憨子有没有跟你说为什么借钱?”
      乔五摇了摇头。
      “我们自从上次见过面之后就没再也没联系过,我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王春生低着头,脑海里在思考着乔五的话有几分真几分假。
      半晌,王春生这才看向了乔五。
      “上次憨子是从谁手里借的钱?”
      乔五想了想,随即轻轻的摇了摇头。
      “这个我真不知道,我也是听手底下的其他兄弟说的。要不我回去帮王所问问?”
      王春生冷冷的看了着乔五,这才将目光转到了一旁。
      “不要以为有人罩着你,我就拿你没办法。三天之内,我要是找不到憨子,我就拿你顶账。”
      说罢,王春生看了看坐在一旁的警察,开口吩咐道:“给他解开,让他滚蛋。”
      被拷在审讯椅上的乔五笑了,这种事情他见得多了,只是一场皮肉之苦的事情而已。
      回到办公室的王春生,皱着眉头翻阅着自己的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的记着憨子最近几天已知的活动轨迹。
      看了一阵子之后,王春生轻轻的揉了揉已经发酸的眼睛。随即看着手边的电话思考了半晌,终于还是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不一会儿,电话接通。一个沉稳的中年男性声音从话筒中传了出来。
      “哪位?”
      “叔,是我,春生。”
      “什么事?”
      “我这边发生了一件事,和乔五有关……”
      两个人通过电话交谈了约十分钟,大多数的时间都是王春生在讲,而对方在听。偶尔对方会问出一两个问题,而王春生也是毫不迟疑的解答。
      挂断了电话,王春生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外面的气候宜人,而此时王春生的心里却凛冽如寒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