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未分类 > 国术大明星 > 第十八章 这TM不是玩赖么!
    极真会的成员被叶谨眼神扫过,心中全都泛起一丝寒意,鸡皮疙瘩冒了一身。

    这个家伙,太狠了!

    看着对面迟迟没有回应,叶谨心里暗暗松了口气,貌似都是没见过血的,胆子不壮,这就好办了。

    胆气这种东西,在很多时候会决定一场战役的成败。

    国术界有句老话叫:打人先打胆。

    最早这句话是从战场上流传下来的,一场仗打下来,为什么都是新兵死的多,老兵死的少?不是老兵耍滑,也不是老兵多厉害,而是老兵胆子大。

    人家一刀砍下来,你一怕,眼睛一闭,什么都完了。

    老兵则不一样,你一刀砍在我身上,只要没砍死我了,我就一刀砍回去,刀掉了,就上手掐,手砍掉了,拿牙磕也磕死你。

    总结起来就是,你怂,对方三分胆气也能长出十二分,你狠,对方十分胆气也能去七分。

    叶谨起初最担心的就是这些人仗着人多势众胆子壮,那他今天就算不死,也得蜕层皮,所以他一出手就是狠招,旨在杀灭敌方的胆气,不求能不战而屈人之兵,至少也能让对方打起来束手束脚。

    叶谨将目光落在了高山晴子的脸上,眉头微皱。

    这个女人给他的感觉很不好。

    从始至终,叶谨都没有在这个女人脸上看到多余的表情。

    甚至在他在提着那个野铃的下巴的时候,其余人都或多或少露出了恐惧的神情,唯独这个女人神情没有丝毫变化,也没有出言制止。

    这个女人站在场上,更像是一个旁观者,和其余的极真会的人有些格格不入。

    叶谨留了个心,暗暗的警惕。

    “叶谨选手在第一个照面就使蓝方两名选手丧失了战斗力,随后场上的气氛就陷入了僵局,呈现出了十分微妙的对峙状态,看来折损了两名选手对蓝方队伍的打击很大,士气显得十分低落,反观叶谨选手虽然在气势上压倒了蓝方选手,却是不骄不躁,似乎在静待时机。”

    黄静堂老花镜后面的眼睛亮的吓人,满面红光,脸上的褶子都开了,跟刚娶了二房似的。

    导播徐怀傻眼了。

    这老黄头,你TM是要退休,可是还没退休呢,放飞自我的太早了吧,客观原则呢,公正原则呢,偏心眼儿也偏的太明显了!

    徐怀急的在桌子下面直接伸腿蹬了黄静堂一脚,提醒他差不多行了。

    黄静堂话声一顿眉毛一拧,侧过身二话没说一脚蹬在徐怀的凳子上。

    凳子一歪徐怀差点直接被这一脚踹倒了,可是给他吓了一大跳,刚想生气随后就听到黄静堂继续道:“现在看来叶谨选手的强悍的实力已经是毋庸置疑的了,面对似乎不可能战胜的对手,蓝方选手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目前看来能否还有继续进攻的勇气,还是一个未知数!他们会选择认输么?”

    徐怀彻底被惊呆了,气的跺了跺脚,低声骂道:“你就作吧,可劲儿作……”

    ……

    擂台上的叶谨听到解说内容就忍不住乐了。

    秦江市武术队很多表演赛都会在体育频道转播,所以秦江武校的学生对黄静堂并不陌生。

    叶谨没想到平时不苟言笑,解说风格一板一眼的黄老还有这样的一面,这牛逼给他自己吹得都有点脸红了。

    只是很快叶谨就有了一个惊喜的发现,通过黄静堂这么一说,呈现匀速增长的声望值猛然一窜,已经突破了5000大关。

    【恭喜宿主,声望值累计达到5000,获得新手成就,奖励青铜宝箱×1!】

    声望是什么?就是公众对个体或组织的认可程度,代表着权威性的名声!

    现在一个在秦江电视台体育频道德高望重的老台柱子都这么捧着自己,这些观众能不认可自己么?

    这得是多大的情谊啊。

    叶谨远远的看着解说席上的黄静堂,您以后就是我亲大爷了!

    有人欢喜有人愁,叶谨这边高兴,极真会的人脸上都是青一阵紫一阵,气得不轻。

    高山晴子眉头一皱,挥挥手道:“你们一起上。”

    “嗨!”

    “嗨!”

    “嗨!”

    听到高山晴子的命令,所有的极真会成员全都愤然的冲向了叶谨。

    叶谨眼睛微眯,精神瞬间集中了起来,汗毛竖起,就像是一头被人围堵的大野猫,整个弓起了身子,足尖发力,擦地而行,猛然朝着正对着他的高山晴子窜去。

    擒贼先擒王!

    高山晴子是这些人的主心骨,实力也可能是最强的,只要一举拿下她,剩下所有人的胆气都会彻底被平掉!

    “刷刷刷……”

    八卦掌的修为大大的提高了叶谨的步法速度,两米的距离瞬息而至,甩手直冲,一击子午捶朝着高山晴子的气门击去!

    高山晴子眼皮一抬,看着攻来的叶谨,灵巧向后一个纵跃,拉开了和叶谨的距离,后站定,依旧是双手抱胸的姿势。

    叶谨心中一凛,这个速度,这个反应,果然……

    叶谨想要追击却感觉到左右斜后八面劲风袭来,只好作罢,余光扫了一眼,便身体一俯,左手撑地,双腿猛然朝后一蹬。

    这两脚正中两人胸口,踢的二人身子倒仰,后退了几步。

    刹那间叶谨便感觉右耳朵传来一阵劲风,下意识的偏头躲掉,随后左手微微一曲,猛然发力,弹起一尺来高,却是把寸劲发力的窍门使在了地上,顺势擒住刚刚踢过自己耳边还未收回的那只脚脚腕,左手反扣住那人膝盖,趁着自己下坠的力道猛然一拧。

    “咯嘣!”

    “啊……”

    一声痛呼传来,这人膝关节已然被卸掉了,抱着腿倒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叶谨也坠落在了地上,一抬头就看到两个下劈腿袭来,叶谨心中一凛,架起双拳,抬起一脚,分别架住两条腿,然后丝毫没有迟疑的向外一滚。

    几个人没想到叶谨反应如此之快,纷纷再次围堵而上。

    叶谨一个鲤鱼打挺,直接踹到一人胸口,踹的他踉跄后退,直接撞在了拦绳上,叶谨蹲身落地,却是丝毫未停接了一个前滚翻,拉开和追兵的距离。

    此时那个被叶谨蹬飞的人也恰好被拦绳弹回,正好送到叶谨眼前。

    叶谨并掌成刀,直戳那人下肋。

    “啊……”

    又是一声惨叫,那人直接弓成了个虾米,紧接着叶谨一只手插入那人胯下,骤然发劲,直接把这人挑飞,砸落在了台下。

    不过须臾的功夫,叶谨卸掉一人膝关节,把一人扔到台下,便是又使两人失去了战斗力。

    只是此时叶谨的情况并不乐观,其余能动的六人已经对着这一侧拦网彻底形成了合围,就算是叶谨速度再快,身法再灵便,似乎也已无路可逃。

    正当所有观众都为叶谨捏把汗的时候,却是看到了了惊人的一幕。

    叶谨纵然一跳,如同猿猴腾跃,直接落在了拦绳上,双手一横便定住了身形,刷刷刷几步,便落在了角柱上。

    极真会的几个人都看傻了。

    还有这样儿?

    这TM不是玩赖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