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今晚有好梦 > 第三十一章 一起玩捆绑
    回忆起在集体潜意识海中闪过的画面,孟晓夜毫不怀疑这位长生不老者的实力,那可是纵横战场能生劈妖怪的狠人,而反观脸上满是惊慌和无助的千灵,不用想也知道这孩子毫无办法。

    根本不考虑赤手空拳的她能打赢提刀的敌人。

    “要打一架吗?”暮夜语气略带兴奋。

    “先救人,快!”交流时,那个女人嘴唇动了下,紧接着长腿迈出冲向千灵!

    风在尖啸,她行动轻盈迅捷,绝对比肩人类最顶尖的短跑运动员。

    因为距离较远,孟晓夜发现她会比自己更先触碰到千灵。

    没办法不动手了。

    “撞她!”百米多的距离转瞬即逝,蛮横闯入楼顶范围的瞬间,孟晓夜只觉仿佛有层薄纱拂面。

    那女人目光一动发觉异常,在常人根本反应不来的毫秒间,身体后仰脚步前滑,做出了类似足球场上铲球的动作!。

    而后刀光一闪,孟晓夜感受到背后传来一股不容忽视的推力,晓曦和暮夜也控制不住前进惯力,于是狠狠前扑,却在空无一物处撞到了一堵“墙”!

    一阵无形的波纹从撞击处散开,原来整个楼顶都被盖在一个方正无形的牢笼中。

    “恭喜,你的帮手还是赶上了。”女人轻松站直身子,身材高挑超过一米七,却穿得都市里随处可见的休闲衣服。

    她左手拎起千灵,手腕上原本像是装饰的黑绳忽现微光,变大浮空往千灵头顶罩下,直中目标捆得结结实实。

    “但可惜并不像能救你的样子。”

    被吓到的千灵这才回过神,徒劳挣扎着看向滑到地面的孟晓夜,认出了是谁。

    “对不起,我不知道他们还有人……”她快哭出来一般道歉。

    “没关系,意外来的速度总是很快。”粗犷的男声传来。

    一道人形从地面那中升起,迅速变成一尊全身罩在黑布里,两米多高的壮汉。孟晓夜检查了下身体,完好无恙,立即让晓曦和暮夜帮他捏一个身体。

    现在这情况当然不可能用真面貌示人。

    “哦,化形期的妖,要试试英雄救美吗?”女人提了提被缚住的千灵,发出毫无压力感的轻笑,“早知道就不等你来了,我可怜的假期啊。”

    “揍她晓夜!”暮夜在内心疯狂躁动。

    孟晓夜没有跟着发疯,而是不断打量着对方,询问道:“你们为什么要跟一个小女孩过不去?她应该没有作恶的想法和行为。”

    “哦,原来是不明真相的妖族群众。”女人收起长刀摇头道:“对人类而言,有些存在本身就势如水火,既然你不知道原由就算了,奉劝一句不要再插手人类这边的事情。”

    “言尽于此,修行不易多自重。”

    她手一扬,笼罩着楼顶的无形空气墙立刻缩回成一张符纸般的纸条,飘回手心折入衣兜。

    听这女人的语气,真的很有可能是为丹夏国官方办事。

    孟晓夜很清楚自己无力对抗国家机器,最好听从建议返回现实当做无事发生,但身体就像背上了沉重的壳,无法忽视这份重量,看见千灵悲伤迷茫的表情,心里仍发堵。

    自从被捆缚住后,千灵就耷拉着脑袋没精神,现在似乎连话都说不出来。

    仔细想想,好像自己还答应过要带她去找最后一只婴灵。

    “要不我们试试?”晓曦弱弱的在内心提议。

    “附议。”

    “附议+1。”

    于是两米高的大汉粗壮的右手一握,将兴奋异常的暮夜,化作一条黑色勾爪,大力掷出!

    勾爪像是开了自动瞄准,划一道弧线奔向已经背对他们,正准备离开的女人。

    铛!

    一点刀光闪过,砍中的却是坚韧滑溜的绳索,勾爪稳稳将女人右臂和身体捆住,还自己主动贴着肌肤,往腰腿下方缠绕。

    女人脸上闪过惊讶,这勾爪哪儿来的?

    但她反应极快,身体像立刻像没了骨头般平白缩小了一圈,长刀挑起绳索往头顶掀起,试图挣脱束缚。

    只是这番操作中她不得不松开了抓住千灵的手。

    大汉趁机迈开步子靠近,一把抱起千灵就往旁边撤离。

    女人刚想追,却惊愕发现身上的勾爪忽然变了模样,它变成一块块黑色金属,增大增重,闭合锁住了身体主要关节。

    她立即站立不稳,保持着挣扎的扭曲姿势跌倒,脸颊与地面来了次亲密接触。

    “原来你这么弱的吗?”孟晓夜也愣住了,他原本已经准备好立刻逃离,此刻脚步却不由得停了下来。

    “捆仙!”女人满含怒意又呼吸困难地吐出两字。

    原本捆住千灵的黑绳应声炸开,化作十几条更细的黑绳,将反应不过来的孟晓夜和千灵一同死死捆住,直到捆成像毛毛虫才罢休。

    “我K?”孟晓夜也立即失去平衡,倒在女人旁边。

    “好、难受。”千灵不巧正好被压在身下,承受着重量。

    孟晓夜费力往旁边一滚,才让她不用脸压地。

    被黑绳捆住的感觉很不好,他感觉自己体内妖气种子越来越难以调动,很快完全不能控制。

    而这个姿势正好能看见女人涨红的脸,于是两道躺伏在地面的视线立刻对上,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怒意。

    女人刚才就再次缩小身体摆脱束缚,但暮夜哪会给她机会,甚至进一步收缩挤占她的呼吸空间。

    孟晓夜也试着软化逃脱,但刚有行动,身上的黑绳竟互相嵌合变成了能装液体严丝合缝的一整块。

    哪里有软化的迹象哪里就会被兜住,连头部也不例外。

    “嘿,脑袋给我露出来啊!”被蒙住头部的孟晓夜闷声叫道。

    “那你让这该死的东西别乱碰我!”黑暗的视野中传来女人炸毛的声音。

    “???”孟晓夜忽然明白了什么。

    刚想说话却又忍不住嘴角一勾,随即在内心说道:“暮夜,手感分享下?”

    大家互相能感应,只要暮夜回想下感触,另外两人也能同步感受到。

    “嘿嘿,好啊。”

    “你俩别闹!快想办法离开,这里可不是安全的地方!”晓曦快要气炸了。

    原来就她一个人在着急想办法脱身!

    很快,孟晓夜露出了头部,女人平静了些。

    倒在地上的两人又互相瞪了眼,开始另想办法。

    “晓曦你试试能不能切断。”

    “好。”晓曦还附着在孟晓夜体表,她从露出的脑门旁抽出一条,化作嗡鸣的小型切割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