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武侠仙侠 > 洪荒之圣道煌煌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反客为主,人道最贵!
    “炎帝?”

    “炎帝!”

    多少大罗,此刻在惊、在叹。

    人族的使者很刚烈,送上一条草扎成的狗——这虽然有些离奇,但是在场的神圣不是想到过类似的情景。

    但是,当帝俊施压的时候,有人族未来传说的炎帝似乎要跨越时空与之对峙……这就超乎想象了。

    炎帝,人族的三皇之一,亦是人族若能统治洪荒时代天庭的南方天帝!

    论地位。

    对比帝俊这妖皇,就算有差也差不了几分,可以说是同一个层级的领袖者。

    四大妖皇,五方天帝——这都是圣皇路上的标杆榜样。

    眼下,各有其一站在天庭的殿堂中,针锋相对……的确是很难得看到的大事件。

    一尊尊看热闹不怕事的大罗,明面上不说话,嘴巴紧闭。

    暗中早已是瞪大了双眼,目光炯炯,就差高声呐喊——

    “打起来!”

    当然,也有些看得透彻的大能,低声感慨。

    “炎帝会真的出手吗?未必啊……最多是气机和心灵上的短暂碰撞。”

    “毕竟纵使大罗倒果为因,时序错乱,未来过去不定。”

    “可这里终究是妖族主场,这个时代是妖族天庭的时代,时机完全不对,加之道祖还没完全合道,是巨大威胁。”

    “炎帝就算想征伐,也没法以‘炎帝’这个身份,得换个号才行。只是不知道,这天庭之中万神齐聚,有谁会是那位的后手?”

    “我们还得猜……啧,为什么就不能像太昊学习学习?”

    “在妖族就是羲皇,在人族就是青帝,坦坦荡荡,当反贼头子也能当得那般潇洒不羁……”

    听得一些大能窃窃私语,坐在娲皇身旁把玩酒杯、品尝寂寞的伏羲哑然失笑。

    这位妖皇微微摇头,放下了酒杯,瞅一眼小拳头握紧、像是下一刻便会嚷嚷一声“小炎上去咬他”的女娲,笑容逐渐变得古怪莫名。

    ……

    诸神议论不休,天庭略有喧嚣。

    不过在此刻,这些声音像是彻底远离了曦,与他相隔永恒。

    在妖族庞大无边气运的冲击下,在帝俊的霸者皇道压迫下,曦所代表的人族气运,被授权许可调动的巫族气运,它们一起联动了。

    说到底,人族、巫族,本为一体。

    两者的气运合一,才是真正人族的全部气运。

    在那宏大浩瀚气运中,有奇迹绽放。

    曦感觉自己的精神意志在被一种莫名伟力托举,五德大道被人族气运环绕,萌动不停,仿佛要孵化出什么,在进行一场奇特的升华。

    恍惚间,他像是洞悉了世间的一切隐秘,凝聚人道的华彩结晶,触及到盘古那样至高层次,无所不知。

    可是恍惚间,曦又什么都淡忘了,记不住这特殊状态下的点滴感悟感受。

    只有一种神韵牵引,让他似梦似醒,心灵意志却酣畅淋漓、圆满通透。

    与此同时,一枚昔日在后土祖巫淫威下溜之大吉的印记再现其真灵中,跃跃欲试的探头。

    九色迷离的谷穗,焚尽天地又孕育希望的火焰……这是属于“炎帝”的痕迹。

    曦冷眼旁观,任由那印记发生奇异变化。

    这本是很危险一件事。

    毕竟就曦所知,他应该是炎帝的小号来着?

    那样胡来,会不会引发一连串的危险后果,比如格式化出场设置,又比如同化意志自我、趋向唯一?

    不过,处在特殊状态中的曦,尽管什么都存留不下,但感觉却是一等一的敏锐。

    跟着感觉来,他放飞了自我,放纵炎帝印记与人族气运、五德大道共鸣。

    最深的纠缠下,曦隐约间窥视到了什么隐秘。

    他有些意外的发现——

    ‘炎帝,跟我纠缠在一起。’

    ‘可似乎,却对我没有绝对的统辖权利?’

    ‘关系一直在变,上一个瞬间还很紧密,下一个瞬间便疏远了……’

    ‘不过很有趣?就算再疏远,也是如手足一般。’

    ‘只是如手足的情况时,对主次的争夺激烈大大提升……只不过不是父子局,倒像是兄弟局?’

    曦的双眼逐渐深邃,带上了智慧的光。

    炎帝不能侵占篡夺属于他的主权。

    外人所臆测中的炎帝亲身下场,自然也谈不上。

    不过,一些馈赠却是很到位,加持这曦的一身气息,让之越发莫测高远,可与帝俊抗衡,在妖族那庞大气运的冲击下巍然不动,有分庭抗礼的气象。

    且,有独特的“德”之光辉闪耀起来,这是一种极致圣皇的心灵光芒,是对人道的美好期许、无边功绩所具象成的奇特存在,抵上了帝俊的霸道气焰。

    若有若无间,一条道路在虚无中铸就、延伸。

    它通达人道所追求的遥远而美好的彼岸,横渡一切困苦灾厄的狂风巨浪,凝结出永恒的桥梁。

    这道桥梁能承载苍生黎庶,让他们借此实现生命的升华、心灵的圆满。

    这是人族的梦。

    是所有人皇都在追求与践行的理念。

    这条路,能与人道共鸣,能让众生相信。

    理念、信心,那都是一种力量。

    人皇就掌控着这种力量,这种能改天换地的力量!

    当连苍天都可以改变,连大地都能翻转……那看似高高在上、作威作福的天庭,在人皇心中又算得了什么呢?

    曦身上冕服的辉光灿烂耀眼,衬托他的气质越发超卓伟岸。

    此刻的他,既像是高远无上的天帝圣皇,又像是再普通不过的人道一员;既是智慧无边广大、超然时代的贤者,又是双脚踏在泥土上的平平无奇工作者。

    对立,但又完美和谐统一在一起的特质,让他带着难言的让人心灵震撼的气场,恍惚间在挥着道理信念铸就的神剑,向着帝俊的心神斩去!

    曦无言。

    可实质却已是在喝问妖族天庭的道,帝俊的心。

    我人族,从来不指望有救世主,也不太需要什么妖皇垂怜,走在自己的道路上,创造自己的劳动成果……帝力于我何有哉?

    无声无形中,曦的气场膨胀无边,向着帝俊冲撞了过去。

    帝俊冷冷看着他。

    靠着妖皇席位的位置够高。

    哪怕曦修饰了自己的身高,但帝俊还是能略微俯视他。

    当曦发出无声的质问时,冥冥中展翅的金乌法相越发活跃了。

    而帝俊的双眼也如同是两颗大日,放射无穷光辉……对应着两人的位置,就像是高悬的太阳照耀洪荒山河、人道众生。

    这,便是帝俊对曦的回答。

    天庭,便如那大日,掌握着苍生万灵生存的重要资本。

    你人族服也好,不服也罢,这都是你们无法违逆的规则法度!

    ‘什么苍生?’

    ‘什么黎庶?’

    ‘千秋万代,更迭不停……唯有这山河常在,唯有那大日永悬。’

    ‘唯有我天庭才是最高,宰执山河!’

    ‘一切种族,不过是选择和博弈的结果,多你们不多,少你们不少,不要自作多情!’

    帝俊不语。

    可他的精神意志却传达出了其心声,阐述了天庭的理念。

    这与人皇的理念针锋相对。

    人皇,追逐着梦幻未来。

    天庭,代表现在力量。

    当两者碰撞在一起,哪怕只是心灵上的碰撞,理念上的对抗……也注定是惊世的。

    “轰!”

    巍峨壮观的天庭宫阙在颤动,煌煌星辰大海此刻真的不是形容,星空抖动皱褶。

    那殿堂中的一位位大罗亦是有感,这一刻他们的心中像是有闷雷炸响,炸得心尖颤栗发麻,感受到灵魂意志的期待、惶恐……

    当心灵上的悸动过去,他们发现,这一瞬间的理念争锋并没有分出胜负,处在僵持中。

    “这就是你人族的高见吗?”

    在诸多神圣绷紧的神经中,帝俊面无表情的开口,话音听不出多少喜怒哀乐。

    “不错。”曦淡漠道。

    “你人族不信服我天庭。”帝俊头颅微微高昂,目光视线更加俯视曦了,“你们认为我天庭与你们的理念不合,于是便升起了异心?”

    “真让我失望……”妖皇眼底闪过意味不明的色彩,“人族就是这般货色?你们的圣母娲皇还在我天庭任职,我天庭也未曾苛待打击过你们,政令上多有扶持……你们如今发展起来了,翅膀硬朗了,便吃干抹净,想要破门而出?”

    “还送上刍狗,以作欺侮?”

    “人族,便是这般忘恩负义吗?”

    帝俊话音逐渐洪亮起来,站在高点上喝问人族。

    “天庭,什么时候成了一言堂?容不下不同的声音?”曦冷静反击,“天地之色,万千迷离;宇内万籁,高低合鸣。”

    “族有兆亿,道有千万,从不相一。”

    “天庭,掌天执道,管辖苍生,格局竟然只有那么一点吗?”

    曦驳斥帝俊,“我人族与你的道理不同,如何不可?管的竟然那么宽?”

    “还是说,你这妖皇,对我们这苍生黎庶就可以重拳出击……对那些颇有分量却胡言妄语之徒,就装作睁眼瞎?”

    曦蓦然踏前了一步,“这就是现在天庭的理念吗!”

    这一踏步,他的声势变得更强大了,挡回了帝俊的压迫。

    只是,帝俊也不是简单的。

    “忠奸之道,天庭自有分明,无需他人虚言诳之。”帝俊冷冷道,“贡献高低,自有论证。”

    他手指一伸,点指一边大放异彩的奇宝,又点指了一下那条很碍眼的草型狗。

    “原来是有理无钱莫进门吗?”曦仰头大笑,“这可是很有趣啊!”

    “是非公道,自在神心。”帝俊眸光幽深,“你看看有谁认可你的道理?”

    “那是他们不知晓这刍狗之意。”曦振袖,“我送上这刍狗,非是贬低天庭。”

    “恰恰是我人族对天庭目前而言很是满意,才珍而重之的奉上了这件礼物。”

    他从帝俊的桌案上双手捧起了草狗,高高举起。

    “你们知道,这出自哪里?”

    “出自我人族祭拜天地的祭坛上!”

    “每年,若是我人族衣食无忧,生活条件日益美好。”

    “那么到了年末。”

    “我们便会举行一场族祭,祭拜天地,祭拜盘古祖神!”

    “感谢,我们得以生在了美好的世界中。”

    “反之。”

    “如果连衣食都没有着落,吃了上顿需要操心下顿,又哪里还有心思去折腾什么祭拜呢?”

    “要是饿着肚子强行为之。”

    “不咒骂几句天道不公,那都是奇怪了。”

    曦重新将刍狗放下。

    “你看……正是天庭做的不错,我人族才有精神祭天不是?”

    “所以刍狗敬上,怎么能说人族欺侮天庭?”

    “我们奉上祭天的刍狗,正是对你们天庭近些年工作的认可,是代表无数苍生黎庶对你们的肯定!”曦脸上似笑非笑,“它的身上,铭刻了一年又一年人族的喜悦,对天地的感恩,是足以作为天庭歌功颂德的最好衬托……刍狗虽轻,但在眼下难道不胜过万千灵宝?”

    曦振振有辞。

    哪怕是许多妖族的大罗听了。

    虽然觉得有些强词夺理。

    可他们却也找不到多少反驳的余地。

    毕竟,总不能说——

    我们就是要你人族大出血,要压迫你人族低头?

    大家都还没有撕破脸,一些问题必须委婉着来。

    而这,却是给了曦回转的空间,游刃有余的处理。

    “天庭的诞生,是承载伟大盘古的意志,是在展望美好人道的未来,是汲取人道无穷智慧先行踏上永恒道路的前行者,对苍生进行回馈的工具。”

    曦严肃道。

    “天庭,苍生,互利互惠。”

    “天意运转洪荒,蹭一点剩余价值,获取气运功德。”

    “苍生信服天意的智慧,愿意交付运营的权力,默认被割一些韭菜尖,在接受的范围之内。”

    “可天庭,不能忘了本。”

    “你们对自己过去的功绩很满意,想要有歌功颂德?”

    “这是人之常情。”

    “但是不能贪慕虚荣。”

    “要追求实际。”

    “我人族现下,送上这刍狗,一是认可天庭的工作,二则为了劝诫天庭的妖皇,要明晰本心。”

    “你们说,我这样讲……道理够不够?”

    ……

    “这炎帝,真的不简单啊!”

    女娲一脸欣喜的对伏羲窃窃私语,“这么快便做到了反客为主。”

    “谁让理论上,人道苍生是天庭的主人?”伏羲笑着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