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东京灵探 > 第34章 奇怪的反应
    伊藤嘉一居然的答应参加测谎了!

    桂毅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立刻便兴奋了起来。紧接着没过多久,银河映画就收到了来自伊藤嘉一秘书的电话。

    “你好,这里是伊藤不动产,我们想邀请贵社的相关人员尽快前往伊藤不动产商讨测谎的事宜……”

    听到对方在电话里答应的如此痛快,桂毅放下电话之后,不免觉得有些诧异。说实话,伊藤嘉一的反应转变的实在是太快了,从一开始的毫不回应到现在居然积极主动地要求尽快进行测谎试验,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阴谋吗?

    “怎么了,毅酱?”

    千惠看到桂毅放下电话之后,眉头突然紧皱了起来。心里不由得有些担心的问道:

    “没什么,刚才是伊藤不动产的人打来的电话,邀请我们一起去商量测谎的事情,我只是觉得,伊藤嘉一好像并不担心测谎,他……好像希望尽快了结这件事情,我有点奇怪,难道说……他心里已经有了把握了吗?”

    “什么?伊藤嘉一主动找我们去商量测谎的事情?他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主动了?”

    “是呀!感觉好奇怪啊!”

    “对了,毅酱!测谎的事情,不会有什么纰漏吧!”

    “这个……”

    桂毅看到麻衣探寻目光,然后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根据林警部给我的资料,匹诺曹系统的准确率高达95%,而且这个数据还不是实验室的理想条件下得出的,而是经过广泛测试之后得出的。怎么说呢?我想这应该是我们唯一可以将伊藤嘉一定罪的机会了!”

    从数据上看,桂毅觉得自己依旧占据着主动。而伊藤嘉一一开始拒绝的态度以及那封存在漏洞的遗书。也同样给了桂毅不少的信心。不过眼下,这起事件的主导却不是桂毅,所以桂毅打算让麻衣和千惠出面去见伊藤,商定有关测谎的事情。

    在确定了出席的人员之后,桂毅随即给伊藤不动产那边回复了消息。与此同时,麻衣和千惠也分别在社交媒体上确认了这件事情。于是在第二天上午,桂毅等人便以银河映画社员的身份带着设备来到了伊藤不动产,前来面见伊藤嘉一。

    因为这起事件已经成为了近期媒体上的热门话题。所以当天前来采访的记者有很多,直到桂毅他们从车上下来之后,一群记者便瞬间围拢了上来。

    “麻衣小姐,现在伊藤先生已经答应接受测谎试验了,请问您对此有何回应?”

    “我们很高兴伊藤先生能够做出积极的答复,这对我们找到光代老师的下落有着非常积极的帮助。事实上,我们和大部分人一样,并不希望伊藤先生会是杀害自己妻子的凶手,可是真相到底如何呢?我想我们很多人都对此拭目以待……”

    “那,千惠小姐,您对这件事的看法如何,听说你已经因为这件事情而推迟了自己导演处女作的放映?”

    “对不起,我只想知道光代老师到底去了那里,光代老师是我母亲的好朋友,从我知道有人在追查这件事情开始,我就对这个问题抱有极大的关切……”

    千惠和麻衣简单的回应了一下记者们的询问,随后便迈步走进了伊藤不动产的大楼。这已经不是桂毅第一次到这里来了。当他们乘坐电梯来到了楼上之后,伊藤嘉一居然出人意料的亲自到电梯口来迎接他们。

    “欢迎各位特地前来,内人的事情,真是让你们费心了!”

    伊藤嘉一一见到桂毅他们几个,便郑重的向他们行了一礼。这种待遇实在是超出了桂毅的想象。因为桂毅觉得,这段时间闹出了这么多的事情,伊藤多少都应该对自己有所不满才是啊!

    见面的场合依旧是伊藤的办公室。这次秘书提前就已经为众人准备好了茶水和点心。等到大家都坐下之后,还是伊藤主动开口首先问道:

    “那么,我可以询问一下,几位为什么会对内人的死因突然产生了疑问呢?这件事情,不是早在二十年前,警方就已经给出了答案吗?”

    “关于这件事……一开始我们是想为光代老师拍摄一部纪录片的,不过后来我们突然发现遗书上有一些地方好像有些问题,于是我们便根据这一点产生了一些质疑。很遗憾,在我们公开了这些质疑之后,有人就开始打压我们……”

    麻衣的言辞依旧十分的犀利,而诡异则站在一旁,让哲也通过摄像机将这场谈话记录了下来。

    “打压?实在抱歉,这并非是出于我的授意,其实……我很感谢你们为光代所做的事情。这二十年来,我常常有一种感觉,也许当年光代并没有死,我觉得有的时候,她好像就在我的身边!事实上,我很高兴还有人能够记得光代,谢谢你们!”

    “那么……你是愿意接受我们安排的测谎试验了?”

    “是的!只要需要,我愿意为光代做任何的事情!对了,你们刚才说遗书上有问题,请问……到底是什么问题?”

    “是称呼上的问题,光代老师当时已经入籍了,如果是遗书的话,他应该自称为伊藤光代才是!因为野间光代只是她的笔名,身为小说家,是绝对不会犯下这样的错误的!”

    ……

    千惠依旧语气冷淡的回应着伊藤的提问,当千惠说完之后,桂毅注意到伊藤突然沉默了许久,直到过了好一会儿,他这才若有所思的说道:

    “这么一说,光代的遗书确实是有些奇怪啊!我也真是的,这么多年……为什么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啊!”

    如果让桂毅形容一下现在伊藤给他的感觉的话,这位老者就像是一个温和而又慈祥的老人,言语中竟丝毫没有怪罪桂毅的语气。相反,他反而时不时地站在桂毅他们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就好像,他也开始怀疑光代老师有可能不是自杀的可能似得。

    “那么……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开始测谎实验呢?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想尽快有个结果。”

    麻衣稍微沉默了一回儿,突然开口直接询问了起了今天来这里的目的。

    “啊,我随时都可以,如果方便的话,今天也行啊!”

    伊藤听到麻衣的询问,顿时便微笑着回答了一句,他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的轻松,仿佛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