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东京灵探 > 第45章 小柳孝彦的坦白(1)
    “那么……还是让我们从你16岁,被赶出家门的那一天,开始说起吧!”

    当小柳孝彦终于又重归平静之后,桂毅和美纪这才重新坐在了这个被外面的媒体誉为少年杀人狂魔的男子的对面。用一种平静而又诚恳的语气向这个少年问道:

    “可以跟我们说说,你被父亲从家里赶出去之后,都经历了些什么吗?”

    “嗨……嗨咿!”

    听到美纪的询问,小柳孝彦先是有些拘谨的点了点头,随后才略带紧张的向美纪回答道:

    “我本来……是打算去投奔母亲的!不过……因为她已经不再原来的住处了。再加上出来的时候,身上没有多少钱……所以……我就只能……从哪些在私立学院上学的有钱的学生身上……想办法了!”

    小柳孝彦说道这里的时候,原本抬着的头再次低垂了下来。桂毅看得出来,他多少还是有些廉耻心的,对于自己欺凌弱小的事情,小柳孝彦并不觉得有多么的光彩。

    “你从他们手上抢钱了吗?”

    美纪听到这里,不由得有些严肃的问了小柳一句。

    “只是……借点钱……去便利店买点面包!”

    小柳孝彦小声的回答了一句,脸上却流露出了一丝无奈的微笑!

    “是啊!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只怕就算是想找一份工作养活自己,恐怕也没有那么容易吧!”

    桂毅听到了这里,却没有轻易的跳过这个话题,他反而有些关心的向小柳孝彦问了一句。

    “那你晚上住的地方呢?”

    “可以住在无人洗衣店的长椅上!反正……我只要一个地方睡觉就可以了!”

    小柳孝彦轻描淡写的向桂毅回答道。虽然说居住的问题在桂毅看来似乎是个大问题,可是在小柳这边,却根本不算是什么。

    “那么,你又是怎么认识安达一家的?”

    美纪在笔记本上记下了小柳孝彦的回答之后,便单刀直入的问起了安达一家的事情!

    “是因为宪次……偶然间遇到了一群人在欺负他,我当时随手帮了他一点小忙!然后……我们就认识了!”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安达家……没有大人的?”

    “一开始就发现了,那天晚上,宪次出于感激,把我带回了家里招待我。当时……阿樱还因此很不高兴。不过……宪次就是那样的人,永远都在为别人着想。他对阿樱说我没地方去,恳求阿樱让我留下。我其实并不在意这个,只是……害怕被警察发现我无家可归,怕他们把我送回到我的父亲身边!”

    “那后来,安达樱就那么同意了?”

    “是的,我告诉她我是出来去投奔母亲的,只不过,因为不知道她现在的地址,所以才会住在洗衣店里。我答应她,一旦找到了母亲,我就会立刻搬走!”

    “原来是因为这个缘故啊!小柳先生,那你当时知不知道,安达宪次母亲的下落呢?”

    “据说……是离开东京到外地去工作了!一开始……阿樱确实是这么告诉我的!她说……只要她的妈妈赚到了足够的钱,就会回来接她们了。”

    听到小柳孝彦的话语,桂毅和美纪不由得停下了互相对视了一眼。

    “安达姐弟的母亲最终也没有回到他们的身边。事实上,这个不负责任的女人不但抛弃了她们姐弟三人,还利用亲人的情感欺骗她们留在哪所公寓里。以便她能够继续从区役所那边骗取救助金。一开始,这个女人还算是有些良心,每个月多少还会给安达姐弟留下一点点钱,可到了后面,她就开始以种种借口占有所有的救助金。”

    “这就是安达樱不得不出卖自己身体的真正原因!自从那天见过直子之后,桂毅突然就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安达樱利用身体赚到的钱到底都花在了那里呢?”

    “化妆品吗?不,直子说过……安达樱并不总是化妆!”

    “那是被小柳孝彦占用了吗?很遗憾,小柳当年被媒体称作是流浪少年,听起来手上似乎也不是很宽裕呢!”

    “如果既不是花在自己身上,又没有被小柳孝彦霸占的话!那安达樱还能把这些钱用在那里呢?总不能是那个已经分手的藤井太步吧!”

    ……

    “小柳桑,我们已经去江户川区区役所调查过了,当年……安达家一直都在按月从区役所领取救助金,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安达樱小姐无法用打工的方式来赚取钱财补提家用。请问……您知道这些救助金都被用在了什么地方吗?”

    听到桂毅的询问,小柳孝彦却只是摇了摇头,然后干脆的说道:

    “她们没有这笔钱,账户……在宪次母亲的手上!她们根本就拿不到这笔钱!”

    ……

    “不好意思!可不可以让我问一句!请问……如果安达樱的母亲没有给他们留下足够的生活费的话,她们……为什么不把这件事告诉区役所呢?”

    听到美纪突然问道这个问题。小柳孝彦却只是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随后语气诚恳的说道:

    “我想……你们或许不会懂得!如果……不是你们告诉我……母亲现在的下落……我还在担心,她会不会已经不在了。现在,虽然觉得她没有来看望过我似乎有些绝情,可是听到她还活着,我还是觉得很高兴啊!”

    “抱歉,问了这样失礼的问题!”

    ……

    美纪听到小柳的这番似是而非的解释,心里的疑惑却反而打消了。也许,就是这种毫无用处的坚持,才会让安达姐弟各自走上了悲剧的人生吧!

    “小柳先生,我想再打听一下安达猛的事情。请问……安达猛被车撞到的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猛吗?现在想起来还真是抱歉啊!要是那天……我没有答应带他去就好了!”

    “请问……您指的是……”

    “是一家离我们住的地方很远的超市,有的时候,家里没了吃的,我和宪次就回去那里想想办法。毕竟,阿樱赚到的钱,只勉强能负担得起房租还有一些基本的日常开销。可要是想填饱肚子,那就得再想别的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