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东京灵探 > 第28章 意外的联想
    从警视厅的地下车库里出来之后,美纪才刚刚把车开向前往镰仓方向的高速路,还没走多远,放在中控台上的手机便传来了震动的声响。

    “摩西?摩西?”

    “啊,中山警部,我是桂毅,很抱歉在工作时间之外还打扰您,今天我刚刚去了第二处埋尸现场,从尸检报告上列出的内容来看,您觉得死者有没有可能……是死于……车祸之类的!”

    “车祸?你以为警察都是白痴吗?这种可能性我们当然有考虑过!不过我们查过估算死者遇害的那段时间,在发现尸体的一带并没有发生过严重的车祸。就连附近的地区也没有……”

    “不是,今天我刚刚从朋友那里听到一点消息,在十年前,有人亲眼在小岩附近的靠近江户川的公路上目睹了一场车祸。据说当时被撞伤的小孩从车轮下面跑出来之后,就自己爬出来然后跳到河里了。然后……那位目击者一直都以为自己看到的是河童!”

    “河童?你到底想说什么?你这个家伙,不会是喝醉了吧!”

    “啊……总之一言难尽,我会先试着跟当年的那位目击者联系一下的,到时候,希望您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一下,拜托了!”

    “还是等你查出一些有价值的线索再说吧!小柳孝彦这个家伙,我现在已经把他留给地检署去头疼了!”

    美纪在电话里态度冷淡的说了一句,随后便随手挂断了电话。桂毅见状,估计是警部大人还在为这个案子的事情感到生气,于是便也没再打过去。

    当桂毅挂掉手机回去之后,他便转身又回到了店里。

    “怎么样?是不是我们发现了警察没有发现的线索?”

    桂毅刚一坐下,麻衣便迫不急待的打听了起来。

    “不知道,可能只是我们多想了吧!警部大人说警察之前也追查过交通案件的线索,可惜……并没有相关的报案记录!”

    “等一下,毅酱!我有点不明白了!如果说那个小孩真的被车撞了,为什么不留在原地等待救援,反而自己跳进来河里呢?被车撞了还能爬起来跳进河里,这个也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难怪会被人认作是河童呢!”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除非找到了当事人才可以!而且,我们现在也不能确定那位老人家说的话是真的!总而言之,大家还是不要在这件事上报太大的期望吧!”

    原本难得的一场聚会,不知不觉的大家居然又扯到了工作上。桂毅清醒过来之后,不由得暗道自己似乎已经习惯了上班族式的思维。

    因为今天雅美和麻衣她们是第一次见面,所以大家只是简单地喝了几杯啤酒便打算离开了。从烧鸟大学出来之后,哲也因为要送雅美回去,不和他们三个一路,所以大家便在店门外就此告辞。

    “那么毅酱!明天的话,我就把那位老先生的地址发给你,你自己过去就可以吧!”

    “嗯!明天我们三个先提前跟那位先生联系一下,看看什么时间过去拜访比较方便!”

    “你可要记着,要是有了好消息,别忘了通知我和雅美!”

    “没问题,等这几期连载结束了,我们再找个地方好好地喝一杯吧!要喝到第二轮的那种!”

    自来熟的麻衣听到哲也依依不舍的话语,不由得也加入进来热情地向对方告别。哲也听到麻衣的话,顿时便流露出了一脸痴汉的表情。

    “好啦,我们也走吧!又是忙碌而一无所获的一天啊!”

    三个人看着哲也和雅美离去的背影,不由得转过身来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一路上,昏黄的路灯,有些怀旧感的民居。让这里显得格外的宁静。

    “你们说,当年小柳被他的父亲从家里赶出来之后,他是如何生存下来的?在那个年纪,就算是去打工,只怕也没人敢收留他吧!”

    不知道为什么,当桂毅听到麻衣这句略带感伤的话语之时,他突然站在了原地。

    “我知道我们应该如何调查小柳孝彦了,或许……应该从他的经济来源入手!”

    “经济来源?”

    “嗯,当年流浪少年杀人事件被爆出来以后,小柳孝彦几乎一切的隐私都被记着们给翻了个遍!唯独他被赶出家门的那段经历……”

    “毅酱,你是说他被赶出家门之后,在媒体上是一片空白?”

    “是的!否则的话,大家也不会好奇他为什么会绑架和杀害成宫博子了。因为小柳孝彦,从来都没有开口说过他和成宫博子之间的事情,只是承认自己是杀人凶手。目的,动机,与受害人如何相识,在警方那里完全就是一片空白!可是那段时间他到底是如何在这座城市活下来的,却并没有人关心过。媒体上称呼他是流浪少年,可是并没有人见过他流浪啊!他被抓的时候,可是还穿着在学校时的制服呢!”

    “是啊!如果报纸上称呼他是流浪少年,那么大家就会想当然的认为,他是一个流浪汉吧!睡在公园,从垃圾箱里捡吃的东西!”

    “可是……如果是一个流浪汉,穿着学校的制服露宿在街头,难道不是一件很惹眼的事情吗?那为什么却没有人报道他流浪时的经历呢?千惠……你说!”

    “想不明白!到底是谁给他起了流浪少年这样一个绰号的?”

    “麻衣,你呢?”

    “我也想不明白!如果失去了经济来源,我恐怕……我恐怕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等一下,那个安达宪次……”

    “是呀!他可是个惯犯啊!而且还认识成宫博子,说不定他也认识小柳孝彦呢?”

    “就是了,如果这些人是靠着盗窃才生存下来的话!那成宫博子被绑架,似乎也就有了一个理由!”

    “什么理由?”

    当大家分析到这里的时候,此时的桂毅已经无需灵探的提示便已经想到了答案。

    “如果只是两个男孩子去食品店偷东西的话,难道你们不觉得很惹眼吗?可要是他们带上一个女孩子呢?”

    “毅酱,你的意思是说……”

    “是的!成宫博子的存在,说不定是他们两个为了给自己盗窃的行为找个掩护,所以才故意将她绑架的。而博子被杀害的原因,说不定也和这个原因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