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东京灵探 > 第21章 报道方向的争执
    “那么这两天真是多谢你的照顾了,晚安!”

    “晚安!”

    当众人在樱之里作别之后,桂毅先是驾车将麻衣送回了她在港区的寓所,随后他才和千惠不行着朝着车站的方向走去。

    “今天,没人来接你吗?”

    “嗯,反正这里离我家也很近了!我觉得还是去车站更方便一些!”

    “哦!”

    ……

    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天一直都是三个人一起行动的,一下子又变成了他和千惠,桂毅突然觉得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尴尬!

    “这两天,还真是辛苦你了,跟着我东奔西跑的!”

    “啊,不用在意,反正我来漫谈社实习,也是想感受一下上班族的氛围!其实……这两天一下子见到了很多不一样的人,我还真是见到了一个和我想象中的完全不同的世界啊!”

    “完全不同的世界?”

    “嗯!”

    ……

    听到千惠的这句话,桂毅不免觉得有些担心,毕竟带着一个女生一起来调查一件发生在九年前的碎尸案可能确实是有些欠考虑。于是桂毅便想着岔开话题。

    “对了,留学的事情安排的怎么样了?”

    “嗯!已经联系好了,多亏了你帮我找到了《群像》杂志的特约摄影工作……我好像还因为这段履历而拿到了一笔奖学金!”

    “好厉害!千惠你还真是优秀啊!”

    “哪有,倒是我觉得,毅酱很厉害,才刚刚加入漫谈社,就有了自己的专栏!”

    ……

    桂毅和千惠就这样一路聊着,很快就来到了车站,然后……两人便要乘坐不同的线路离开了。

    “那么……明天见!”

    “明天见!”

    ……

    第二天!

    “什么……你们决定不报道有关第二起案件的情报?为什么?”

    当和泉主编一大早就听到了桂毅和桐谷的决定之后,他不由得有些激动的向他们质问了起来。

    “实在抱歉,虽然我们拿到了关于第二名受害人的尸检报告!不过,我觉得还是暂时不报道这方面新闻为好?”

    “告诉我理由,你们难道不知道吗?现在全东京的媒体都在关注着这件案子,你知道每天有多少人围在法务省外面等着最新的消息吗?还有警视厅……”

    “实在抱歉!正因为其他的媒体都是这么做的,我才觉得我们没有必要跟风!因为……这些人关注的根本就不是案件本身,他们只是关心在这场风波下法务省和警视厅之间的矛盾罢了!”

    听到桂毅的这句话,和泉主编有些不耐烦的指向了桐谷,随后不解的问道:

    “你呢,桐谷君!难道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吗?”

    “很抱歉,主编大人!这一次,我和桂君的看法一致,我们认为,如果将过多的内容聚焦到法务省和警视厅之间的矛盾上,就会违背我们创办这个专栏的最初目的!所以……我们一致决定,将这一期的内容修改为,对九年前流浪少年杀人事件的整理和回顾!”

    “你们到底知不知道,这种炒冷饭的报道是不会有人看的!”

    “主编大人,我们不是在炒冷饭,这九年来,关于当年那起案件的犯罪动机小柳孝彦从未吐露过半句,媒体也只是把悲剧的原因归咎于小柳孝彦是个心理极度扭曲的恶魔,可是……从我们最近一段时间的调查看来,我们觉得这远远不能解释小柳孝彦做出这种事情的缘由。”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觉得您或许应该看看这个?”

    桂毅一边说着,随后便从文件夹中,拿起了昨天千惠在江户川的堤坝上拍下的那些祭品的照片。

    “这个是……”

    “使我们昨天去江户川取景时,突然在当年案件的受害人成宫博子被埋尸的地方发现的。您看见图片上的这袋金平糖了吗?说明拜祭的对象应该是个孩子!”

    “然后呢?接着说!”

    “这九年来,成宫博子的母亲已经淡忘了当年的案件,甚至连博子生前的一些习惯和喜好,也不太记得了。不过,却有人时隔这么多年,却依旧记得这件事情,虽然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不能百分之百的确定这个人真的是为了拜祭博子,才买来的这些祭品。不过,如果这个假设成立的话,那么……或许我们就可以知道博子被绑架之后的一些事情了!”

    桂毅一边说着,随手又从文件夹里抽出了另外一张照片的放大版,照片中一个男子正提着一袋东西从像是食品店的地方走出来。和泉只看了一眼,便知道应该就是这个家伙在江户川边拜祭的博子。

    “好啦,既然这是他们两个的专栏,这种事情还是让他们自己决定吧!”

    就在谈话陷入到了焦灼的状态之时,刚才一直都在旁边听着的壬生副主编却慢慢的走到了和泉的一旁,随后,随手拿起桌子上的照片打量了起来。

    “这个家伙是谁?”

    “暂时还不知道,不过……警视厅的中山警部已经答应帮我们调查这个人了!”

    “哦?”

    听到桂毅的解释,壬生副主编又拿起文件夹翻开来,随后继续查看起了其他几张照片,当他看到定格在画面上的男子扬起安全帽的图片之时,壬生主编不免好奇的问道:

    “他这是在干什么?”

    “这个……画面上的这个人,从货架上偷走了一包金平糖,然后藏在了自己的帽子里!”

    “等一下,你是说这个人拜祭受害人的祭品是偷来的?”

    “只有金平糖是,其他的应该都是买来的!”

    “可是,这些东西里,金平糖好像是最不值钱的东西了吧!”

    “嗨咿!这也是让我们感到疑惑地方,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用偷来的金平糖来拜祭博子!”

    “有意思!”

    ……

    壬生主编自言自语的嘟囔了一句,随后便拍着和泉主编的肩膀说道:

    “好了,你也别固执了!专栏的事情,就让他们几个接着负责就是了,反正我们还有别的王牌,以后机会有的是,而且就算是想抢新闻,《VIBES》也不是那些电视台和报社的对手啊,我们可是周刊,只有做深度报道,才会有读者买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