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东京灵探 > 第19章 金平糖
    美纪来电话的三个小时之前……

    “欢饮光临,诶……你们不是刚才离开的客人?”

    “嗨咿!不好意思,我们有些事情想要向您打听,请问……照片上的这束鲜花,是您这里的吗?”

    “诶?”

    花店的店长接过桂毅递过来的相机,随后仔细的查看起了照片上的那束鲜花。图片中,有一束白色的鲜花被摆放在路旁的电线杆下,尽管只能从照相机的角度观察这束鲜花,但是店长还是一下子认出了,图片上的这束鲜花就是经她之手出售给客人的。

    “嗨咿,这束花是我们店里卖出去的!”

    “请问……您还记得是什么样的客人买走的这束鲜花吗?”

    “这个……请问……你们是警察吗?”

    “啊,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漫谈社旗下《周刊VIBES》的记者,这是我的名片!”

    “记者?”

    “嗯,我们正在调查关于九年前流浪少年杀人事件的追踪报道,刚才来到这里,就是想买束鲜花拜祭一下当年遇害的那个小女孩,却不想在那边的河堤上看到了这束鲜花,难得过去了这么长时间,还有人记得这件事情,所以……我们就想找到这位先生,采访一下他对于当年那起案件的回忆。”

    “原来是这样啊!”

    店长听完了桂毅的解释之后,便走到了电脑前调阅起了出售记录。随后她就像是一下子想起了什么似得,忽然恍然大悟的说道:

    “啊!我记起那位客人了,他好像穿着一身建筑工人的衣服,头上还包着白色的毛巾!”

    “建筑工人?请问……这附近哪里有工地吗?”

    “这个……不好意思,好像没有吧!”

    “哦!”

    桂毅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间小小的花店,发现这里似乎只是女主人利用楼下空余的房间开设的一家临街店铺。店里除了花材之外,并没有监控设备,就连用来记账单的电脑,都是一台普通的家用笔记本!

    “真是不好意思,能不能再问一个问题,请问……这附近哪儿有卖金平糖的?”

    “金平糖?额……从门前的道路一直向前,在路口那边有一家食品店,那边好像有这种老式的糖果吧!”

    “这样啊!那真是多谢您了!”

    “不必客气!”

    ……

    在花店里打听到了买下那束花的客人的信息之后,桂毅便带着千惠和麻衣离开了花店,随后按照店长的指示沿着大路向前走。等到三人走到了路口那边之后,果然看到了一间看起来有些像旧式杂货铺的食品店。

    “看来应该就是这里了吧!”

    “嗯,好怀念,没想到这边还有这么有怀旧感的商店啊!”

    “是啊,现在大家好像都更愿意去便利店或者超市,像这种老式的店铺,已经很少能见到了……”

    就在千惠和麻衣对这间颇具怀旧感的店铺抒发着感慨之时,桂毅却已经先一步朝着店门外正在摆放商品的店员走了过去。

    “不好意思,请问……你们这里刚才是不是有一位身着建筑工人工作服的男子在这里买过东西呢?”

    “额……嗯,好像是有这么一位小哥吧!沙耶酱,刚才是不是有个穿工作服的小哥来过?”

    “嗨咿!怎么了?”

    听到门外有人呼唤,很快就有一位姑娘从店里面走了出来,随后有些诧异的看向了桂毅。

    “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位先生问的,刚才我在外面,有点记不清楚了!”

    “啊,不好意思,请问您……”

    “哦,我是杂志社的记者!有些事情想要向你们打听一下!请问……你们还记得那个小哥的样子吗?”

    “这个……好像没太注意呢?当时店里突然来了很多客人,然后我只记得有个头上包着白毛巾的工装服小哥在那边结过账。对了,请问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没什么,就是……”

    就在桂毅正要开口打听的时候,一旁那位忙着搬货的男子却突然指着货架上的糖果说道:

    “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如果有客人要金平糖,就从下面的箱子里拿,里面都是称好重量的!”

    “诶?我今天没卖过金平糖啊!”

    “不可能,那这里为甚会少了一包?”

    “你会不会是记错了……”

    “没有,我记得很清楚。啊!不会是被人顺手牵羊了吧!”

    “诶?现在还会有人会来偷那种东西吗?根本就卖不出去好吧!”

    “怎么会,以前的小孩子还是挺喜欢吃的!”

    ……

    眼看着自己的调查被打断了,桂毅立刻就连想到了刚才在电线杆下看到的那一大包金平糖。于是他便小声的向二人提醒道:

    “那个……请问……你们这边有监控吗?”

    “啊,对了!看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

    那位叫沙耶子的女店员听到这句话,转身便走进了店里,随后打开了监控查看了起来。桂毅和千惠她们见状,也一起跟了进来。

    眼看着屏幕上的进度条快速的向前走着,很快,画面上便出现了一位身着公工装提着购物袋的男子。

    “请停一下!慢一点!”

    就在桂毅喊停的那一刹那,就看到画面上的那位工装男子路过了金平糖的货架,随后突然拿起了自己腋下的安全帽,只一抬手,便见到那顶帽子又戴在了他的头上。

    “啊!金平糖……果然少了一袋!”

    “这都是什么世道,这么大年纪的人居然还偷小孩子吃的东西……”

    “算了吧!不过是一袋金平糖而已……又不值钱!”

    ……

    眼看着画面上那位穿着工装的小哥居然就是偷东西的人,桂毅一时间不由得有些错愕。不过他还是很快的反映了过来,随后有些为难的向店主问道:

    “不好意思,请问……可不可以让我拷贝一下这段视频呢?”

    “诶?”

    “那个……我觉得或许会对我们的工作有用!”

    “啊,那倒是没什么!”

    ……

    当桂毅从店里离开的时候,对方已经把视频发送到了桂毅的手机上。于是桂毅就带着千惠和麻衣她们沿着来时的路径朝着停车的位置往回走。

    “真是有些搞不懂,为什么要用偷来的糖果给博子做祭品呢?”

    “是啊!明明其他的零食都是买的,好像只有金平糖是偷来的呢?你觉得呢,桂桑!”

    正当桂毅也在思考着这件事情的时候,他放在口袋里的电话却突然震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