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东京灵探 > 第14章 无法想象的父子关系
    “放煤气?”

    桂毅听到这里,心里不由得感到十分的不可思议,他简直无法想象,小柳父子之间,倒是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到底有什么样的孩子,才会想要杀死自己的父亲呢?

    “是他从电视上学到的,有个女孩伪造了煤气泄漏的现场杀死了自己的母亲,然后逃脱了警察的眼睛。那个家伙也想学着电视上的样子杀死我,不过……到底还是被我看破了!”

    小柳孝彦的父亲再说出这些话语的时候,简直就像是再说自家孩子的童年趣闻一般,神色极为平淡。桂毅从他的话语之中听不出什么憎恨。也许是因为中风之后的小柳先生已经无法流畅的表达自己的情绪了吧!又或者,他确实没有憎恨过小柳孝彦,可惜……桂毅已经无法从他的语气中做出判断了。

    “那你们父子一起生活的那段时间,你们又是如何相处的呢?”

    “那个家伙,也许……天生就跟别的孩子不太一样吧!对付这种野兽一般的角色,难道除了拳头,还有更好的办法吗?不管你如何打他,他都只会恶狠狠地盯着你,绝对不会有半句的求饶……”

    “那后来,您把他赶走之后,他还联系过你吗?”

    “没有了,而且我也不敢再把那个家伙养在身边了,因为……我觉得他有一天真的会杀掉我!你只要看过那个眼神,就会明白,他……绝对是能够做出那种事的家伙!唉……”

    “不好意思!小柳先生,我有点不明白!你和他之间,怎么会搞成这样的关系啊!”

    “咳……谁知道!我连他到底是不是我的儿子都不能确定,那个野兽,就算你不给他钱,他也有办法自己活下来。简直就像是野草一样的顽强。他根本就不需要父亲,也不需要母亲。任何跟他接近过的人,应该都忘不了那种让人恐怖的眼神吧!你可能无法理解我当时的心情吧……”

    是呀!桂毅确实是很难理解这对父子之间的奇葩关系。儿子曾经学者电视上的情节想要杀死父亲。而父亲却因为害怕被自己的儿子杀死而选择将他逐出家门,他跟本无法想象,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后来倒是如何活下来的。

    此时感到震撼的不只是桂毅,坐在他身旁的东云麻衣和千惠,也久久的陷入到了沉思之中。在她们来这里之前,两人从未想到这个世界上居然还会有这样的父子。

    “请问……您是因为不确定小柳孝彦到底是不是您的孩子,您才会……才会这么对他的吧!”

    就在会客室内陷入了沉默之时,坐在桂毅身后一直在认真聆听着的千惠子突然开口追问了一句。

    “一开始,确实是有这样的原因!不过……到后来,我是真的害怕了!那个家伙,是一个绝对不肯屈服的人,不管我如何的折磨他,他都不曾向我哀求过一次,我是真的害怕了……”

    ……

    约定的会面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这次的会面无疑让桂毅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如果不是听到小柳孝彦的父亲亲口所说,桂毅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居然真的发生过。

    “咳咳,真是想不到,小柳孝彦居然会生活在那样的环境里!咳咳,桂桑,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办?”

    拖着生病的身体,东云麻衣跟着大家一起回到了车里。此时此刻,众人还远未从刚才的震惊之中恢复过来。直到听到麻衣的话,桂毅才慢慢的回过神来说道:

    “额……接下来我的安排是拜访当年的受害人一家!不过现在那家人已经搬到千Y县了,我看,只能明天再过去了!”

    “嗯!那……咳咳……那我明天再来找你们吧!还得麻烦桂桑,帮我把车子开回……开回去!”

    东云麻衣说着说着,突然间便一头倒在了桂毅的身上。坐在后排的千惠子见状,还以为是这个女人又在耍什么花样,赶忙伸手想要扶起她的身子,可是当千惠的手掌一碰到麻衣的额头,千惠却突然下了一跳。

    “啊,好烫!”

    “诶?麻衣!麻衣酱?”

    “毅酱,赶紧帮我把她抱到后面来,我们得赶紧在附近找个诊所!”

    “啊,嗨咿!”

    桂毅轻轻拍打着麻衣那通红的俏脸,可惜无论他怎么呼喊,麻衣都没有反应。于是他赶忙按照千惠的提醒打开车门,随后将麻衣从副驾驶的位置上抱到了后面,由千惠负责照看。

    “毅酱,我记得刚才从大路拐过来的时候,就看到有一家诊所!”

    “嗯!好,你系好安全带,我这就把车子开出去!”

    桂毅话音刚落,便立刻为千惠关好了车门,随后他便回到了驾驶座上,发动了汽车,凭着印象加速驶上了来时的道路。

    当车子再次路过北府中公园之后,没过多久,果然像千惠所说的那样,路旁出现了内村内科诊所的招牌。于是桂毅赶忙将车停在了路边的位置上。随后绕到后座,协助千惠将麻衣从车子里抱了出来。

    “对不起,我的朋友病的很重,好像晕过去了!”

    当桂毅和千惠冲进了诊所之后,便赶忙向前来的接待的护士求救。护士见状,自然不敢怠慢,随后便让他们把人送进急诊室,接着就叫来了大夫。

    “怎么了?”

    “她早上的时候有点感冒,然后……然后就突然就晕倒了!”

    “诶?”

    “你们先出去吧!”

    大夫听完桂毅的叙述,便将他和千惠请出了急诊室。随后有护士进来协助医生为病人检查身体。大概过了有好一会儿,才有护士又把他们叫了进去。

    “大夫,麻衣酱她,没事吧!”

    “啊!没什么大事,就是感冒,再加上休息不够,而且有些贫血!等一下她应该就可以醒过来了。”

    几个人正说着的时候,床上的麻衣却突然又传来了一声咳嗽,随后桂毅和千惠便看到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我这是……在哪儿?”

    “在诊所里,你刚才晕倒了,是我和毅酱把你送来的!”

    千惠说着,随后便解下了自己的外套来,为麻衣盖在了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