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东京灵探 > 第14章 灵探系统的妙用
    “呼!”

    当桂毅用双手接着一捧水扑在脸上之后,一股清爽的感觉让他原本开始有些激动的头脑慢慢的冷静了下来。他有些迷茫的看着镜中的自己,脑海中又想起了刚才和泉主编跟他的那段谈话。

    “打败《INSIGHT》!你行的,桂毅!”

    “看来你现在干劲十足啊!”

    就在桂毅对着镜子握紧拳头想要给自己加油打气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再次在他的脑海中响起。

    “啊!不要这么突然的就冒出来,会吓死人的,你这个家伙!”

    “哦,很抱歉!我默认的设定是功能唤醒,如果你不喜欢的话,可以更改成其他的唤醒模式……”

    “等一下,我能不能问一句,你到底是什么啊!妖怪?外星人?还是……其他的什么……超自然生物?”

    桂毅此时突然没有了工作上的担忧,这让他终于有功夫开始关注起那个藏在自己脑海中的奇怪的家伙了。虽然对方声称自己是什么灵探系统,可是就像刚才这样冷不丁的突然来一句,搞不好还真的会吓死人呢!

    “该怎么说呢,灵探系统要是比较起来,其实有点像是你手机上的SIRI功能吧!只不过,我们采用的是脑波对话的功能,所以交流起来,更加方便,也更注重隐私!”

    “SIRI?那好吧SIRI先生,我怎么做才能把你彻底的关掉呢?”

    “额,很抱歉,您确定真的要这么做吗?我可是一个好帮手呢?”

    “哈,我并不觉得你有什么用,比如上次在案发现场的时候,你可是一点忙都没帮上啊!行了,现在请告诉我,我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把你这个吓人的!没用的!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破系统给我关了!”

    “您执意要这么做吗?那好吧!本来我还想着把上次在案发现场记录下来的资料交给你呢!现在请您在心里默念,删除灵探系统,之后所有的的警告信息您通通回答是就可以了!”

    “等一下,你说资料?什么资料?”

    “就是上次在案发现场记录下来的资料,有影像记录,只要是您的目光所及之处,我全都记录了下来,另外我还可以用三维模型的方式重现案发现场的环境,还有那块碎玻璃,上面的一些残留成分报告,我想……应该会对你有所帮助吗?”

    “什么?你还有成分残留报告,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想知道吗?那块碎玻璃上,沾染了一些从橄榄中提取的天然乳化剂的成分,此外死者家的榻榻米上也测出了一些这种乳化剂的残留……”

    “真的假的……等一下,你刚才说乳化剂,那是什么意思?”

    “就是卸妆水中最重要的成分,虽然含量不多,但是如果没有这种物质,卸妆水的效果还不如普通的清水好。乳化剂最大的作用就是可以把油脂和水混合成乳浊液,而在死者家中所检测出的这种乳化剂,则是从橄榄中提取出来的天然成分,价格非常昂贵……”

    桂毅认真的听取着灵探系统的解释,就在这时,他却突然听到卫生间的门被人推开,随后有几个人同事走了进来。桂毅见状,便从墙上拽下一张纸巾来擦了擦手,随后走了出去。

    “等一下,你刚才说道这些资料,到底是从那里弄来的,警方没有公布这些资料吧!”

    “这个很简单,我是通过你的嗅觉来测定的,准确度的话,应该跟实验室里调查的结论差不多吧!”

    “嗅觉,简直不可思议……”

    ……

    就在桂毅正在暗自向灵探系统打听着案子的事情之时,他也正好回到了座位上。一旁的桐谷前辈见桂毅一脸凝重的样子,便有些担心的向他问道:

    “桂君?桂君?”

    “啊!前辈……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刚才我想找你问问案发现场当时的情形!不过你一直没有回来,桂君,你不要紧吧!”

    “额,不要紧!对不起,前辈!刚才让你久等了!”

    “没关系,能不能给我大致的形容一下死者所居住的公寓,是怎样的一种格局?”

    “这个……”

    桂毅在心里暗自联系了一下灵探,果不其然,脑海中立刻就出现了那一日在案发现场见到的场景。

    “我记得,刚进玄关的墙上还挂着日历,上面有一些账单,还有银行的通知书之类的。对了,日历上的某些日期还做了特别的标注?”

    “特别的标注?警察有没有提到过……这些标注的含义?”

    “这个……很抱歉,他们并没有跟我说过……”

    “那好吧,桂君!接下来呢,您还记得屋子里房间的位置吗?”

    “这个,在玄关的一旁是浴室的入口,里面很干净。然后走到玄关的尽头,就是一张双人沙发,然后就是起居室了。起居室的左边是厨房和餐厅,右边则是一间和式风格的卧室。”

    “等一下,桂君!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我记得上次你不是说一进去就被人打晕了吗?”

    越听越不对劲的桐谷突然打断了桂毅的发言,随后突然有些紧张的向他问了一句。

    “啊,实在不好意思!其实这是我第二次去现场时才看到的情形。当时是被那些警察押着去的,然后就碰巧在卧室里发现了一块碎玻璃。在那之后,警视厅方面就同意把我释放了,只不过,要求我必须每周都要去警视厅报道……”

    “原来是这样啊,真是吓了我一跳!对了,你刚才说什么碎玻璃,那个……是不是很重要的线索啊!”

    “是的,前辈!当据时在场的中山警部推测说,那块碎玻璃,很可能是之前用来盛放卸妆水的容器的一部分。因为在死者的梳妆台上,中山警部并没有发现卸妆水的踪迹。”

    “卸妆水啊!这个线索你怎么看!”

    “前辈,其实我依稀记得,那晚在我进入房间之前,里面曾经传出了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而我在进入公寓之后,却发现受害人是被绑在沙发上的……所以……当时在那间公寓里的,一定还有杀害了野田纱纪子的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