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东京灵探 > 第5章 搜查本部
    “岸田君,搜查本部会场布置的怎么样了,总店的人马上就要到了!”

    “嗨,已经布置完毕了!对了署长,这次的案件要如何命名?”

    “叫东麻布雏田公寓独身女子毒杀案件怎么样?”

    “署长,会不会太长了,要是加上搜查本部的话,恐怕已经超过了门框的高度了吧!”

    “可是如果没有东麻布的话,那又怎么能够显示出我们东麻布警署在这次的案件调查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呢?毕竟难得大家这次这么顺利的就破获了一幢大案!”

    ……

    眼看着总店的人就要到了,署长却还在对案件的称呼而犹豫不决。这让刑事课长岸田不由得大感为难。要知道只要今天的搜查结果得到了总店派来的指导人员的认可。那么大家就可以顺利的宣布结案了。

    就在岸田课长既忐忑又充满期待的等待着总店精英们的到来之时,岸田课长却看到自己派到外面迎接总店的下属突然站在门口向自己招手。

    “怎么了?”

    “课长,一课的人已经来了!”

    听到下属的汇报,岸田再也顾不上跟署长研究案件的称呼问题了。只见他急忙带着手下来到署长的面前,随后焦急的提醒道:

    “署长,总店的人来了!”

    “啊,这么快!那就叫东麻布雏田公寓独身女子毒杀案件搜查本部吧!赶紧把条幅挂上去!岸田君,都什么时候了还站在这里,赶紧出去迎接啊!”

    “嗨!”

    岸田此时已经顾不得在心里埋怨上级的拖延了。他急忙带着手下出了房间,随后便朝着警署一楼的大厅走去。待他赶到那里的时候,却正好看见一群人被迎接着走进了大厅。

    “您辛苦了,在下是东麻布警署刑事课的课长,岸田雄一!这次能够有机会得到总部搜查一课的指导,实在是深感荣幸!”

    “岸田课长实在是太客气了!我就是警视厅搜查一课特搜系的中山美纪,今天就请多多指教了!”

    “请多指教!”

    ……

    当众人互相介绍了一番之后,岸田便带着众人前往之前布置好的会场。一路上,每当岸田课长回过头来看向走向前边的那位叫做中山美纪的女系长的时候,他的心理便有着一种说不出的羡慕。

    “岸田课长,嫌疑人的背景调查做的怎么样了?”

    “啊,我们已经调查过了,嫌疑人桂毅和受害人野田纱纪子同是在横滨国立大学就读的学生。不过两人是在不同的学部,相信他们之间应该是认识的。另外……我们从现场遗留下的,残留有毒物的药瓶上发现了嫌疑人桂毅的指纹,因此基本上可以断定,凶手就是嫌疑人桂毅……”

    听到岸田课长的分析,美纪却不由得停下了脚步,随后若有所思的反问道:

    “可是,那个嫌疑人桂毅被发现时,因为头部受伤而昏倒了在了现场,关于这一点,你又如何解释?”

    “这个吗?应该是受害人发觉自己中毒之后,想要摆脱嫌疑人的控制,因而发生的争执吧!嫌疑人当时正好被受害人用在场的一件木质工艺品集中了头部,所以倒地不起。至于受害人……她虽然一击得手,可是因为身体受到毒药的侵蚀,最终也没能从现场逃走……”

    “就这样吗?”

    美纪听完了对方的这些解释,不由得神色凝重的摇了摇头,随后便来到了会场。当她走进了会场之后,早就再次等候的东麻布警署的警察立刻便全体站了起来,随即对着美纪和她的下属们说道:

    “您辛苦了!”

    ……

    当搜查会议开始之后,美纪就坐在上首的位置上。开始仔细询问起这一段时间以来的搜查成果。

    “毒物的成分测定了吗?”

    “嗨,已经测定了,杀死受害者的毒药是山埃!从现场的情况来看,应该是嫌疑人强迫受害者吞下去的……”

    “受害人和嫌疑人之间的关系能,除了他们都是横滨国立大学的学生之外,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发现?”

    “报告,暂时还没有发现,不过我们在受害人的手机上发现了嫌疑人的指纹,据猜测,可能是嫌疑人曾经用受害人的手机给自己发过匿名邮件,目的是为了给自己出现在现场提供一个合理的解释。只不过,最后因为受害人现场的木质的工艺品将嫌疑人打晕在了现场,所以嫌疑人才没有得逞……”

    “什么?匿名邮件?那么嫌疑人杀人的动机又是什么,情杀?仇杀?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

    当美纪问到这里的时候,在场的警官们突然安静了下来,一时之间,居然没有人站起身来回答美纪的问题。

    “关于这一点……我们猜测很有可能是情杀!死者野田纱纪子是一位在网络上非常受欢迎的美妆UP主,而嫌疑人,很可能就是死者的爱慕者之一……”

    看到场面突然紧张了起来,岸田课长赶忙站起身来为下属们回答了这个问题。虽然说搜查一课的人都是警视厅精英中的精英,但是岸田还是不想让东麻布警署刑事课在总店的精英面前丢脸。

    “所以……在座的各位就是这样打算这样把这个案子移交给地检署的吗?”

    美纪的语气突然有些严肃地向在场的所有人说了一句,随后便站起身来。在场的其他人以为她就要这样离开了,便连忙一起齐声,向美纪行礼。

    “感谢您不辞辛劳的亲自过问这件案子,我们……”

    “不好意思!虽然我原本就对在座的各位没有过任何的期待,可是……你们还是让我敢到十分的失望……”

    “在下深感抱歉,可是我们已经查清了这个案子的所有环节!我相信,就算是移交给地检署方面,对方也绝对挑不出任何的问题……”

    “所有环节?岸田课长,您的意思难道是通过想象而不是证据来说明案情吗?难道您不觉得,这个案子按照你们的推理,存在着过多的巧合吗?”

    “巧合?请恕在下无法理解……”

    眼看着对方实在是冥顽不灵,还要再狡辩什么,美纪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就对下属吩咐道:

    “去,带走这个案子所有的相关资料,把嫌疑人从拘置所里接出来,带回警视厅。从现在开始,这个案子由我们特搜系接手调查!”

    “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