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 > 第669章 交谈
“那怎么能行。”苏妤直接就反对,“外边还有那么多的俘虏,你走了他们造反怎么办?”

    “群龙无首的给谁造反。”萧景不信她,“况且来时的拦路虎也该收拾了。”

    苏妤不信的摇头,“你当他们是栽在那里的树,等着你去收拾?”

    “走了更好,免得惊扰百姓。回头海捕文书一发,就是有人想留也留不住。”

    “你说的是辰王?没想到他心不小啊!”

    “心不小有何用,还妄想着垂手而得的功绩,真以为是传位的太子?”萧景冷笑道:“听说当初先皇有意将皇位传给他,可是你瞧着他这等食吃的样子,即便当了皇帝会是个好皇帝吗?他离我们的陛下差得太远了。”

    看着萧景不屑于此人,苏妤道:“那这次没抓住他的把柄,就这么放任吗?”

    说到这儿萧景闪亮的目光有些灰暗,“朝中以相爷为首的重臣,他们认为皇家兄弟不可睨墙,尤其是这个外表看着无害的辰王,在他们的面前就会卖乖了,如今更是打着单身贵族吸引他们的目光,表面做着一个无害的王爷,得到了他们全力的支持。”

    “难怪陛下明面上铲除不了他,那相爷不用如何?”

    “不行,此人政绩斐然,而且也绝对的忠于皇帝,就是不想看兄弟阋墙有反天道,所以陛下才排除了兵,留下一个空虚的城,可不想你发现了这十万的兵,我也不得不出现。”

    苏妤听着这一切,“那我这是立功了还是立罪了?”

    她自己听着都糊涂了。

    萧景一笑,迷人的眼风扫了她一下,“自视甚高啊?”

    “哪有?我是真的不解。”

    “那就不解吧,免得居功自傲。”

    苏妤听着明白,“要是我不发现这兵,是不是辰王敢在京里揭竿而起?”

    “未必,他一直在观察着。”萧景道:“本来都秘密抓了朝中几个重臣,想要让朝堂之上造成恐慌,陛下也极力的配合着,可赫连老将军一走就出了马脚,因为他偷偷转回宫中的时候,还是被这个敏锐的家伙发现了。”

    “赫连将军怎么没真的走。”

    “他走了谁保驾护驾,所以辰王才笃定,陛下没有那么傻。”

    “这是用了反定律反推理啊!没看出来他还是个人才。”

    “皇家有庸才么?都是从小在挣扎中长大的,注定他们不平庸。”

    “你还在长他人志气。”

    “我只是不轻敌。”萧景言归正传,“你去山南我们顶多呆一时辰,最后我们还得赶上。”

    “这么短的时间,路过啊!”苏妤不满意。

    “韩笑不在,我就得保护你,我的公主。”萧景打着官腔的说道。

    就因为这个呀!苏妤看着他没问出口,但是表情有了小小的失落。

    “你在想什么?”

    “没想什么。”苏妤拒绝交出自己心里的想法。

    “我猜你在想本候。”萧景揶揄着。

    “你少臭美了,谁想你。”

    “那你为何和我说话脸红了?”萧景道:“是不是想我,嗯,还不承认。”

    “我才没有想你,我是在想着那些还在发烧的士兵,我现在就下去看看他们。”

    “那我陪你去。”

    某些人还寸步不离了。

    “我又不能跑掉,吩咐着他们休息会儿,我去看看!”

    “行,听我家夫人的。”萧景说完便吩咐下去。

    “谁是你家的夫人?”苏妤道:“还没和好呢。”

    “那要怎样是和好。”萧景拉过要下车的人。

    苏妤脸红的扯回手。

    “我去看病人呢?”

    “我也是病人,你都不关心。”萧景吃味的说着。

    苏妤瞥了他一眼下了车,“壮的跟牛一样。”

    萧景上下的打量着自己,心说没瘦成杆儿已经是好事了,所以回嘴说她,“可有个人没心没肺的壮的如牛。”

    “我愿意。”苏妤下了马车去了俘虏兵处,这些俘虏兵看她来不知道做什么,但是都很警惕的很。

    如今俘虏多生病的也多,所以能休息都聚集在一起,取暖是一个也方便他们商量着什么。

    但是看管的兵不给他们这个机会,过去就咣咣踢上几脚,让他们分散着坐。

    “都老实的,不然有你们好看。”当兵的呵斥声。

    可是看到了苏妤,都退守一旁。

    “你们发热可好些了?”苏妤开门见山的问道。

    “没,没好。”一个胆怯的兵,算是这些人里大胆的,他说着还指了指里边,坐着的几个人面色不正常的红着,都是发烧来的迹象。

    “烧的这么厉害,可有找军医?”

    这些人一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我们哪有那资格。”人群里有人说了一句。

    “有病就得看大夫,何谈资格。”苏妤说着冲看守的兵挥了挥手,“找军医来。”

    有些兵还不知道苏妤的真实身份,但是看着他们主帅都围着这个人转,于是半分不敢耽搁的让人去叫人。

    “再烧些水来。”苏妤看着兵都有发烧的迹象,直接吩咐火头军给备热水,这样有利于他们好病。

    军医本来不愿意给他们看病,毕竟这些人都是俘虏。可苏妤开口了,他们不敢有任何的反抗。

    配上了药再配上热水,伤兵虽然没有好转,但是明显情绪有了潜移默化的转变。

    “禀禀……”军医一时不知该怎么称呼。

    “叫我苏小姐就好。”苏妤告诉对方,“我会随时看着他们的病情,你要辛苦一些。”

    军医点了点头,虽然不怎么情愿,但是不敢反抗。

    苏妤做完了这些也有些小发累,回马车时居然看到萧景还在。

    “你没下去转转,就这么放心。”

    萧景看了她一眼,把收到的情报悄悄放在袖子里,然后若无其事的道:“我这不是有病在身吗?你也不关心我。”

    “又来,你有什么病?”看着健康的不能在健康的人,“莫非你旧伤为好。”

    “嗯,是旧伤未愈。”萧景拉了人上车,为了接近还真无所不用其极。

    苏妤不信,知道对方伤的是肩头,直接就去拉扯了一下,好验证一下自己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