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 > 第407章 苛待
左鼎寒赶紧命人按着方子去走。

    “一共多少银子,我让属下带的可够?”苏麓禀着亲兄弟明算账,一边倒茶一边问。

    萧景喝了一大口,“有吃的吗?给我带些,另外给我准备个水囊。还有我看那良驹没有任何问题,你跟马户说一下,借我骑上一骑,日后我会归还。”

    苏麓听着他说一系列的事情,问道:“你不休息一下是要找人?要不我派……”

    “不用了,你这儿的人不能随意离开,而我也不能多逗留。”

    苏麓一下子明白了他的意思,急忙吩咐人照他说的办。

    “明日就是陛下的寿诞,还请景兄替我美言!”

    萧景抱了抱拳,还不知道他已经大祸临头。只是知道,“我不一定回京城,我要去找妤儿!”

    苏麓听着这话有种甚感欣慰的感觉,拍了拍萧景的肩头,“有你这妹夫是她的福气!”

    “福气嘛,跟我可是没少遭罪!”萧景自然是这样的,没少遭到暗杀,没少受到波及。

    他接过下人给准备的东西,“如果名路回来,堵在城门口莫让他进来,然后快马加鞭回京!”

    苏麓记下了他说的话,“今日相助不忘,他日必然回报。”

    “我也是,祝你早点找到夫人。”

    萧景一笑,“不用惦记。”

    “那我祝福你们伉俪情深,琴瑟和鸣。”左鼎寒哈哈大笑,“侯爷你真是小心眼,多亏我拜托了苏兄,没有单独去见夫人。”

    “如果那样,你不会稳当站在这儿!”

    萧景说完,拍马而去。

    “这回你放心吧,你妹妹自己找了个良配。”

    苏麓默然的点了点头,“其实我更想祝福他们,前路平坦。”

    “得了吧,你这个祝福不实际,有你那个嫡女在……”左鼎寒还要说,一个眼眸死死地盯着他。

    “我不废话了,我不说了。”他很识时务的闭上了嘴。

    萧景一路之上策马奔腾,他不是漫无目的的跑着,而是看准了一个方向,那就是回山南的路,总感觉这帮家伙要绑着苏妤回山南,不知道那个地方是不是种仇的地方,反正他沿着这条路找着。

    结果,这次他的判断有些错误。追了一天也没有找到任何的踪迹,甚至连夜他都没有休息,所路过的山坡他挨个的找着,可是这些人如同遁形了一般。

    眼看着天光渐亮,这陛下的寿诞就要到了,他必须赶回去。

    在上朝祝贺已经来不及,他只能进宫等着开宴席的时候祝贺。

    可是回萧家问,皇宫里没有送出请柬。

    这让萧景有些纳闷。

    其实陛下知道他不在家,但是送请柬的人未必知道,为何遗漏了他这位温侯爷?

    萧景百思不得其解,结果看到碧莹来见。

    “侯爷,奴婢找夫人有事,不知他在哪里?”

    碧莹想要说一下苏妤交待的事情,她已经按照她交代的办好了,萧家人也是美滋滋的接受。可是第二天居然变卦了,丢下了他们给的一切福利。

    眼下她觉得有必要禀告,可是看着他家侯爷魂不附体的样子,告诉她的话也是搪塞的很。

    “你家夫人有事,暂时不方便相见?”萧景平淡的说道:“另外若是有人上门找夫人,你就说她有事先回山南了!”

    碧莹最初没有多想的应了一下,虽然觉得这前后的话有些不妥,可是当下人的就应该听主子的吩咐。

    但是一向平淡的人却不停的搓着手。

    碧莹见此情形觉得有些不对,扑通一下跪倒在他的面前,“侯爷,是不是夫人出了什么事情,你告诉奴婢一声,也许奴婢可以帮着找找。”

    萧景知道碧莹现在是个靠得住的,甚至把握着萧家不少的财产,可见苏妤对她是很放心的。

    可是剑眉拧着的人还是不打算说,觉得她帮不上什么忙。

    “侯爷,到底什么事情您不能讲?难道你还不信碧莹吗?碧莹可以指天发誓的,您可以信得过奴婢。”碧莹焦急,忘记把族老的事情说一说。

    萧景要伸手扶起她,可是这人拼命的磕头,根本就不起来。

    “夫人被人抓走了,是一个恐怖的组织,我想你害怕,所以没说。”萧景很快的说完。

    碧莹听着直立起身子,“夫人被抓走了,那她会不会有生命危险啊,有没有人来通知侯爷,他们是不是所有钱财?”

    萧景摇了摇头,“他们好像不为钱财,只为你那夫人,颇费周折的给抓去了。”

    碧莹一听脸都白了,“那他们这是知道了夫人会做生意,会赚好多好多的钱财,所以才没来索要钱财,这是授之以渔的道理吧?”

    萧景管不了什么道理,只是看苏妤得此一人很是欣慰,“小丫头见过多少钱财,我那几个铺子一年顶多不过几万,他们为的不是这个。”

    “那就是夫人的新买卖了,每个月我往钱庄存的银两过万,还不算萧无过手的呢!”

    碧莹担心着苏妤,不小心露了露她的家底。

    可眼下萧景也不关心这些,告诉她稍安勿躁莫要传出消息。

    碧莹知道其中的深浅,闭紧了嘴巴不打算再提。

    给疲惫的主子准备了洗澡水,又找出一套干净的衣袍,然后目送他往皇宫去,自己则赶快去了庙里,磕头作揖的祈求平安。

    万寿节的街上,高高搭起的戏台正在唱着大戏,南腔北调的比拼着。

    而各形各色的买卖也是络绎不绝,彩绸横条的如同过年一样。

    大姑娘小媳妇的也穿戴喜庆,就连男子也有头戴绢花,庆祝着陛下的万寿之喜。

    萧景一路瞧着心里也不开怀,只想进宫参加御宴,然后借口不是溜开。结果来到皇宫大门口就看到了小太监海公公,见到他带他急忙往人少的地方走。

    萧景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觉得今日是陛下的寿诞,就连街上都是热闹非凡,所以和小海公公说了两句。

    可是这人无暇听此,但却读懂陛下意思的说道:“温候爷,你知道陛下以仁孝治天下,可你怎么能苛待长辈呢?”

    萧景不语,因为他真的不待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