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如意郎 > 第102章 红拂男票
    李德见见到的不就是前天在街上追着两个小子跑了三条街的红衣女子,张出尘。

    “张出尘,张家。”

    李德脑袋稍微想了一下,才道:“原来是张姑娘,叫住我可有事情?”

    “张姑娘,你认识李公子?”张家家主问道。

    “是,说起来真是巧了,李德正是与我失散已久的夫君。”

    红衣女子张出尘语不惊人死不休,一开口众人都是一阵漠然,她身边矮桌上的一位公子当即眉头就皱成了川字,另一桌的男子则是虎目圆瞪盯着李德看了又看。

    张家家主脸都黑了,今天原本是为了自家侄儿婚事举办的宴席,想不到事情才说到一半本来想要借此机会缓和一下气氛,怎么突然有出现如此变故。

    李德是张出尘的夫君,这个事情,他觉得有些蹊跷,但是女子名誉怎么可能会被拿来玷污,若真是自家侄儿要是真强行迎娶有夫之妇,笑话可就闹大了,有悖人伦的事情绝对不能做。

    李德忽然眼皮都跳了,可能是激动的,更可能是被惊到的,跟张出尘就见了一面怎么就成了一家的了。

    “夫君,我找的你好苦。”

    李德的脑子可没有瓦特,通过张出尘不动声色,一本正经的瞎说的态度来看,不难猜出自己是被人家临时拿来做了挡驾牌。

    怎么想到在古代能够遇到这种事情。

    他心里安慰自己,想着人帅就是麻烦,如此情况是帮忙,还是帮忙呢。

    “你是……娘子,咱们分开太久,还以为你遭遇不测,今天让我们重逢真的是天意。”

    李德戏精附体,都是演他很放得开,言语之中将话语权全都交给张出尘,毕竟他不了解对方情况。

    万一跟他猜测不同,张出尘不是出自杨素府又怎么办,再说好像这姑娘跟杨素之间,他不想猜测。

    “老天让我们重逢真是太好了。”张出尘表情激动的说道。

    “张姑娘,我从长安跟你来太原府一路上并没有听你提过你有夫君,而起你不是来跟张兄解除婚约的吗?”

    大厅内,同样是客人的男子惊讶着询问道。

    张出尘听说说话的人脸上稍有不悦,李靖是她在长安遇到的,当初她在杨素府做事的时候曾经遇到过,当时是帮过他的。

    这次结伴同来张家算是顺路,没有想到最先提出质疑的人竟然是他。

    “你我之间有婚约在先,怎么又出现一个夫君。”张家侄子跟着疑惑道。

    “张姑娘,此事你需要解释清楚,我张家虽然不是官宦世家但好歹也是天下富户之一,杨尚书现已不再,事情绝对不能不清不楚。”张家家主说道。

    李德这个旁观者感觉情况不太妙,也不知道张出尘能不能解释清楚,真是为自己捏了一把汗。

    为什么是担心自己,因为女侠要是一言不合可以遁走,飞檐走壁什么的,他有家有业的往哪里跑。

    做红颜挡驾牌这种事情以后坚决不能干,啥好处捞不着,竟是惊心动魄的事儿。

    张出尘听到质疑,面上很平静,如此情况心里素质真的很强,要是稍有不慎就能让人看出破绽。

    李德是很佩服的,真实的谎言,只要让自己信了,即便是谎言也是真实的。

    “李靖大哥,你我虽然有一面之缘,又一路上多有照顾,可你我毕竟不熟所以我的私事没有告知。”张出尘淡淡道。

    李靖一听顿时有些伤心,他一路陪同,知道张出尘是退亲的,心中别提有多高兴,结果今天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

    刚刚在宴会之上,张出尘已经说出来意,是张家并没做回复。

    他以为李德的出现,让张出尘找到了一个借口,刚刚害怕临时起意会露馅,谁成想结果真是出人意料。

    张出尘的话有些无情,但又在情理之中,他们两人的只是结伴同行,还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现在反倒让他尴尬。

    “李靖兄弟,都是江湖儿女有什么就说什么,不比拘谨,既然张姑娘对你没有意思,成人之美岂不更好。”

    “成人之美,你以为张姑娘喜欢你怎么着,人家看上的是那个小白脸。”李靖脸色难看,赌气的道。

    李德无奈,怎么说着说着就将话题引到他身上了,这做挡驾牌不就是这样,见到两名男子为了个女人争锋相对,第一次感觉好像还不错。

    可他没什么经验,于是决定看看再说,很识趣的保持了沉默。

    “张大哥,我之前就说的很清楚,杨尚书已将婚书交还给我,是否选择这桩婚事全凭我的意愿,而且如今杨尚书已经逝去之前与张家的合作全都作废不是吗?”

    张出尘慢条斯理的说着,意思很简单,现在人都不在了,张家根本没有必要再跟她这样的小女子计较。

    “张姑娘,你我有婚约在前,那他又是怎么回事?”张仲坚质问道。

    李德也是好奇,看着张出尘,用眼神交流,明显是问你都有婚约了,我这个男票又是怎么回事。

    “张仲坚大哥,此事说来话长,听我慢慢道来。”

    注意力再次被集中在张出尘那里,李德都感觉此时闪人或许,应该,可能被发现的几率不会太大,因为在场的人都太专注与刚刚的话题,似乎自动将他忽略了。

    然而他想错了,或许他真的被人忽略了,但是张管家却是死死的盯着他。

    李德看到张管家的眼神,似乎有点明白了,刚才他可是拿了一百两纹银的。

    “都是出来打工的,你凭什么羡慕我,银子是张家家主给的,我说什么了吗?”李德心道。

    “事情还是因我的义父说起,与张家结亲之时正是太子刚立,当时晋王外出征伐战功卓越,我义父决定帮助晋王,于是在长安摆下擂台,比武招亲,广纳人才。”

    张出尘说到这儿,情绪有些低落,聪明的人此时已经明白,心中对杨尚书的做法感到不耻,但却时是一个好办法。

    用义女来做筹码招揽人才,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当时的杨素可是权势再握,谁人不想碰碰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