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武侠仙侠 > 道人赋 > 第九十七节 恩仇相抵
    却说那不垢和尚丝毫不理纪烟岚的一身煞气,没头没尾的说出了这么一句,之后竟还一脸的感慨之色。

    陈景云自然不解其意,心知其中可能有十么故事,于是收起了掌心处不断吞吐的灵力,不再理睬眼前这个形容凄惨的和尚。

    将眼扫过那些依旧拼力攻打剑阵的万兽山修士,在他们悍不畏死的冲击之下,三百剑修中也开始有人受伤,不过好在受伤之人皆被护在阵中,倒是不曾有人陨落。

    见此情形,观主大人不由目露寒光,这些乙阙门弟子中大半都受过他的“指点”,虽然其中有陈观主好为人师的恶趣味,可要真论起来,众人也该算他半个弟子了,以陈景云向来护短的性子,怎肯善罢甘休?

    于是便见陈景云身形一晃,就已来在了剑阵前头,再化出一颗苍翠的巨木虚影立在剑阵中央,几个受了重伤却依旧战意昂扬的剑修,在得了乙木灵气的生机滋养后,身上的伤情瞬间得到缓解。

    其实一干乙阙门剑修心中早已热血沸腾,眼见着自家两位太上长老破灵阵、灭强敌,众人此时都有找人捉对厮杀一番的冲动,怎奈事先得了武尊严令,谁敢擅自离阵?

    此时三百剑疯子将将战的兴起,直杀得众多来攻的万兽山修士如同下饺子一般从空中掉落,心情畅快之下众剑修尽皆长啸出声,哪里有人会在乎自己身上的些许伤势?

    可惜还没等众人畅快多久,陈景云的身形就已立在了剑阵前方,众人看着武尊大人挺拔如松的背影,心中却都不由得“咯噔!”一下,暗道一声:“完了!没机会了!......武尊也真是的,您倒是杀的痛快了,可怎么就不肯留给后辈一些立功杀敌的机会呢?”

    一时间,偌大的剑阵中一片唉声叹气。

    陈景云没有读心之术,却也能够大致猜到三百剑修的心中所想,啼笑皆非之余,已将磅礴的神念扫向了一众万兽山修士,在他看来,己方的门人弟子实在没有与那些狗急跳墙的万兽宗修士斗法的必要。

    “啊——!”随着此起彼伏的惨嚎声传来,那些已经红了眼的万兽山修士尽皆痛苦的抱着脑袋在地上打滚,就连众多疯狂的灵兽也都只能屈服于地、瑟瑟发抖,万兽山上战事立歇。

    咂吧了一下嘴,陈景云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以他远超元婴后期修士的神识修为,去欺负那些最多不过结丹境的修者,的确是以大欺小了。

    “怎么都像木头一样?愣着干十么呢?该杀的杀、该绑的绑、该搜的搜去呀!难道连这也要本尊亲自动手不成?一个个全都是废物点心......”

    被自家武尊一顿好骂,三百剑修这才反应过来,看着方才还跟己方战成一团的对手尽皆失了战力,众修心尖打颤之余尽皆欢呼出声!

    自今日起,剑煌山一脉在这苍山福地之中是真正的一家独大了!

    再说纪烟岚这边,听了不垢和尚没头没尾的一句话,纪烟岚本要打出的剑势不由一顿,眼中也泛起疑惑之色,离山古冢她如何会忘?若是没有当年在古冢中的一番机缘,她此时能否进阶元婴期还在两说。

    不过此事纪烟岚从未对人提起,便连温易安也只知道自己师姑进过古修士遗冢,却不知道那遗冢到底在什么地方。

    “贼和尚,你是在哪里得知离山古冢的?此时提起又是何意?”纪烟岚语气冰冷的问。

    不垢和尚闻言,感慨道:“不想时隔百年,你已经有了今日的修为、造化,不知你可还记得助你灭杀古冢深处尸魁的佛光?”

    纪烟岚听了不垢和尚的问话,面上冰冷的表情忽地一滞,目露不可置信之色,急声问:“难道当日暗中助我之人竟是你这贼......呃——竟是不垢大师你么?”

    见纪烟岚舍了“贼和尚”的称谓,改称自己为“大师”,不垢和尚便知纪烟岚是个在意恩情的,又自叹息一声道:

    “当日老僧也是无意中进了那处古冢,想着或许能寻些古修遗宝亦或丹药、秘法,于是一路向内探寻,可惜或许是自己的福缘不够,一路寻找竟然毫无所获。

    待探至古冢深处时,才发现此处古冢竟是被一个结丹境的女娃儿给捷足先登了,又见那女娃血染红衣却依旧仗剑与尸魁死斗,心生恻隐之下,便已佛法相帮,助其灭杀了尸魁。”

    说到此处,不垢和尚眼中尽是欣慰之色、并无一丝后悔相帮之意。

    听完不垢和尚的讲述,纪烟岚眼中露出复杂之色,叹息一声收起飞剑,之后整理衣冠,对着不垢和尚深施一礼,乃是在谢不垢和尚当年相助之恩。

    在这人心鬼蜮的修仙界中,不垢和尚倒是难得的怀了真慈悲,他当年若是有半点贪图古修遗物的心思,相信可以轻易的将纪烟岚与尸魁同时灭杀当场、再取宝走人,而他却在救人之后飘然离去,甚至连自己的身份都没有表露。

    “剑煌山弟子听令!不可对慈航禅院弟子无理!”

    听了纪烟岚的喝令,乙阙门众修士虽然心有不解,却也只能依令行事,慈航禅院的一众僧侣虽然不明就里,但都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

    陈景云自然听到了纪烟岚与不垢和尚的对话,闪身回到二人身旁,心中对不垢的恶感已经消去不少。

    “不垢大师,你既心怀慈悲意,却为何会容许胖禅师行那般恶事?”纪烟岚心有不解的问道。

    不垢和尚听问,只是双手合十苦笑摇头,脸上悲苦之色尽显。

    见问不出来什么,纪烟岚也就不再纠结,思量了一阵之后,对陈景云道:“师弟,不垢大师与我有大恩,却是不得不报,我欲放大师与慈航禅院的一干修士离去,你看——?”

    见纪烟岚开口征询自己的意见,陈景云摆手笑道:“一切听师姐的便是,不过师姐,这慈航禅院毕竟是宗门的死敌,如此轻易放过恐怕会寒了下面弟子的心,我的意思,便叫他们如当日的赤炎宗一样,献出半数的修行资源,如此方能服众。”

    不垢和尚本不是挟恩图报之人,只是为免门人弟子遭难,这才将古冢之事说出,心中也只是期许纪烟岚念及相助之情,放过门下无辜的弟子,此时一听纪烟岚与陈景云的对话,当即大喜,可是再看到另外两宗修士的惨状之后,旋即又是一悲。

    再次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号,悲悯的道:“季剑尊、闲云武尊,当日鄙宗半月师弟因为一念只差,纠集众人铸成大错,可是下面的众多弟子却是无辜,如今首恶已死,二位可否......”

    不待不垢和尚说完,陈景云就已接话道:“不垢大师,你与我乙阙门算是恩仇相抵,而且你也赚回了性命,此时再说这些可就过了,不过你且放心,我与师姐皆不是嗜杀之人,剑煌山一脉走的乃是堂皇之道,因此不会赶尽杀绝。”

    听陈景云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不垢和尚也就在不多言,在僧袍内取出一个古朴的储物袋递给了陈景云,之后便艰难的起身,在一众劫后余生的僧人的簇拥下,架起佛光,回了宗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