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浩瀚仙秦 > 第一百九十五章 有朋自远方来
    太阴学宫淡蓝色的光幕之下,那是淡淡的清风,带着宣纸芬芳与墨汁香气。

    在长风之下,那是镀着淡淡的光华的神话之中的宫楼。

    一层层一排排,从太阴学宫东宫门处朝着远方蔓延而去,像是无边无际一般。

    华舵在龙虎大道之上奔跑着,扬起一阵长风。

    龙虎大道之上,范增抬头望着急匆匆冲过来的华舵道:

    “你这是见鬼了?”

    哪知道冲过范增身边的华舵嘴角一乐,做了一鬼脸应道。

    “是的!”

    “是的?”

    范增皱了皱眉,华舵这家伙虽然不着调,但是从未有过骗人之举。

    难道真的见到鬼了?

    但是什么鬼让这家伙这么兴奋?

    范增低头朝着前方走了两步之后,猛然抬起头来,念出了两个字:

    “鬼神?”

    下一刻,他猛然回过头来,却见在龙虎大道远处,华舵从岔道跑了出去,而那岔道便是通向太阴学宫夫子们居住的招摇宫和太阴学宫的肴池宫。

    “有趣!”

    范增笑了笑,他隐约记得几日似乎是华舵值守太阴学宫东宫门之地,想必真有鬼神也应该是在这里吧。

    范增拎着自己手中的竹简信步闲庭的朝着东宫门处走去。

    …………………………………

    此时在招摇宫之中,淡淡的雾气轻轻的笼罩在一个个庭楼宫瓦之上。

    池中流水依旧,池水之中,一只老龟在其中游动,透过水面望着一众太阴学宫的夫子。

    公子政此时在与黄石公下棋;荀夫子正在读着手中的竹简;关伊子正在品茶;郑国轻轻的点上了一根上等的沉香,一阵阵青烟扬起。

    缥缈缭绕,平添了半分仙气。

    就在这气定神闲的境地之中,忽然有一道人影冲入了招摇宫之中,打破了这如是仙境的气氛。

    疾驰而入的不是华舵是谁?

    见到疾驰而入的华舵,招摇宫的众人微微一愣。

    “何事这般慌张?”

    荀夫子放下了自己的手中的书籍,轻轻的问道。

    而招摇宫之中一双双目光也全部转向了华舵。

    “见过诸位夫子,见过公子政,华舵在此有礼了。”

    华舵见到自己平日之中都不想见到的夫子们全部望着自己,连忙施礼道。

    “起!”

    荀夫子站起身来,看着华舵轻轻抬了抬手,凌空将华舵扶起。

    华舵在太阴学宫之中绝对不算是无名之辈,至少在座的诸位夫子都能记下这个奇葩的弟子。

    他是那种并不出类拔萃,但是总能让老师映像深刻的奇葩学子。

    华舵闻声正起身来,荀夫子继续道:“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吧!”

    荀夫子对于华舵也算是了解,他本人没有大事绝对是不会来招摇宫来见他们这些师长的,甚至说不定道上都要躲着他们,这样一个学子出现在这里绝对是发生了什么。

    “禀告荀夫子,有人前来太阴学宫拜访关伊子师傅。”

    下一刻所有人的目光转向了关伊子身上,关伊子可是太阴学宫宫主从阴世复苏而来,他在世上所认识的朋友估计除了在这太阴学宫之中的,都已经长眠地下了。

    难不成还是有逝去的阴魂找到了太阴学宫?

    “找我?”

    关伊子愣了愣,但是下一秒他便想起了上次他外出遇到的阴世衙内——黑白无常,当时他邀请两位来太阴学宫之中言谢。

    难道是他们?

    但是阴世鬼神不是不会轻履人间吗?

    关伊子下一刻便抬起头问道:

    “谁?”

    华舵立刻答道:

    “是两位来自阴世的鬼神。”

    “阴世鬼神?何等模样?”

    在听到阴世鬼神那一刻,关伊子至少已经确定了九成,但是他还是要详细确定一下。

    “其一黑一白,无尽的阴气裹身。白者,满面笑容,身材高瘦,面色惨白,口吐长舌,其头上高高的官帽上写有“一见生财”四字;黑者,面容凶悍,身宽体胖,个小面黑,其官帽上写有“天下太平”四字。”

    华舵把自己看到的面貌向详细的描述了一遍。

    “黑白无常?”

    听到这个描述,招摇宫之中的一众夫子瞬间便意识到了这是何人,这不是曾在太阴学宫典籍之中有所记录的阴世鬼神黑白无常吗?

    “他们说是您的故友前来拜访。”

    华舵似乎怕关伊子没有想起来,又补充道。

    阴身石躯的关伊子点了点头道:

    “却是我的故友。”

    下一刻,关伊子也站起身来,他轻轻的感叹道:

    “我本想阴世鬼神不会轻履人世,不想这两位竟然来了。”

    “公子政,还请予老夫两道临时铭牌,这两位昔日也曾救过太阴学宫的学子,且也不是凡夫俗子,可否让之进入学宫之中,也好使关伊一尽谢意。”

    关伊朝着公子政拜了拜道。

    “自无不可。”

    公子政笑了笑,他袖袍轻轻一震,大袖之中两枚铭牌激射而出,关伊子随手接下。

    太阴学宫之中,势法森严,所有初入都有着相应铭牌,没有铭牌便是鬼神都难以行走一步。

    接下了铭牌之后,关伊子拜道:

    “谢公子,那我先前去了。”

    公子政点了点头道:

    “我会令肴池宫开宴,就是不知阴世鬼神可否食用阳世之物。”

    “谢公子政!”

    关伊子再次拜道。

    公子政轻轻摆摆手,示意不用感谢。

    下一刻,关伊子便随着华舵走出了招摇宫之中。

    “阴世鬼神,有些意思。”

    在关伊子离去之后,坐在公子政对坐的黄石公粘着一只白字,笑道。

    公子政笑了笑道:

    “阴世鬼神没有黄石公想象的那么遥不可及,有时候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黄石公略有深意的看了看公子政。

    “嗯!”

    公子政落下了一颗黑子,在棋盘之中,然后轻轻起了一声鼻音。

    “这就更有意思了!”

    黄石公随之落子。

    公子政轻轻笑道:

    “自然有趣,说不定那阴间掌有大权的阴世衙内游一游这太阴学宫之后,就不想回那阴世了。”

    “公子政似乎有未尽之语。”

    “黄石公,才智无双,不如猜猜。”

    两人下一刻相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