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老子是条狗 > 第889章:玩大了(感谢有趣的灵魂解封支持)
        越抽感觉味道越不对劲,总觉得差了点什么?

        没理由啊……寻真疑惑的看着前几天抽着还蛮带劲的烟,今儿怎么就变得索然无味了?

        再去超市买一包别的试试??

        烟瘾一旦犯了,那是抓心甘的难受。

        如果你身边有抽烟的朋友,他一定会在某个深夜亦或是凌晨,发现没烟了,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在家连烟屁.股都找不到了,一定要出去买一包烟才行,于是走遍了周边的街道,就为了买一包烟,抽上那么一口,方才能睡着。

        现在的寻真便是如此,也不管外面多大的雪,就想抽一口。

        这会路上也不通,就咣咣的踩着雪往出走。

        离得最近的就是灿然超市,张寻真冻的大鼻涕都要出来了,脸蛋子吹得生疼,大雪仍然在下,不想往前走了,就咬着牙去了灿然超市。

        “寻真姐你怎么来了。”一进屋,张灿然便开心的问道。

        “呦,灿然你啥时候回来的。”寻真进屋扫了眼,发现屋内只有张灿然自己,当即松了口气,幸好老板娘跟老唐不在,不然进屋买烟多尴尬。

        “那边的业绩完成了,就回来,顺便看一下德云社的响声,嘿嘿,我现在可是德云女孩。”张灿然美滋滋的拿着新买的德云社的票。

        “听你飞哥说你现在在那边做金融?”

        “嗯,就是拉别人投资,在用我们公司往出放。”

        “一个月多钱啊,方便说么?”

        “不到三万吧,对我来说挺好的,够花了。”

        “那是真挺好的,在冰城这边人均四五千工资的地方好多男人都赶不上你呢,相声有意思么,改天一起去许嵩的演唱会吧。”

        两个姑娘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越聊越开心,等聊了一会儿,见时机差不多了,张寻真说:“给我来一包四块钱的蓝海灵芝。”

        “谁抽啊?”张灿然一愣,印象里张寻真这样的角色不可能抽这样低等的烟,最起码也得利群起步,然而她竟然要了这么便宜的烟,这让张灿然倍感意外!

        “啊,我爸呗,就想抽点这种烟,说太贵的烟没劲,蓝海灵芝劲大,试试。”寻真微笑着解释一句。

        “哦哦,要多少?”张灿然本以为寻真会买一条呢,结果寻真说:“先拿一盒让他尝尝试试。”

        “喏,给你,嫂子不要钱,飞哥就是我亲哥一样的。”

        “那怎么行,你也是开点做生意的,快,拿着。”寻真不由分说的扔下五块钱,抬屁.股就走。

        寻真从徐晓衫嘴里听说过,越是便宜的烟,劲越大,结果寻真刚抽了两口就放弃了。

        咳咳!

        一股呛嗓子的味传了过来,整的她老难受了,当时就将整盒烟都给撇了,实在抽不来。

        寻真感到非常苦恼,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接着抽玉溪顶着。

        下午的时候,雪逐渐变小,路上还是出现工人开始清雪,铲车将雪拉走,工作效率算是很快了,这样就可以保证人们即便在下完雪出去之后,走的还是光洁的路边。

        据说南极那边已经在融化,全球变暖的趋势愈发严重起来,也不知道地球还能存在多久,人们的下一个轮回又是什么时候。

        不过寻真没有心情考虑那么多,总感觉身体里缺了点什么似的。

        晚上七点多,张寻真与徐晓衫等一众姐妹她家吃饭,喝酒。

        经过上次的事件过后,寻真已经尽量避免跟她们在一起玩了,觉得她们根本就不是那种可以交的朋友。

        但寻真心软,随着徐晓衫等姐妹一个劲的给她道歉,寻真就心软了,她觉得可能这些女孩子胆子天生就是比较小,跟她不一样,从小的环境接触的东西,人跟事物也不一样,她们胆子小也正常,不是每一个人都是张钰琪,可以为了自己去拼命,正如何义飞所说的那样,朋友该处还是得处,面子上过得去就完事了,也没必要深交。

        几位姑娘喝着酒,聊着那些臭男人,聊得不亦乐乎。

        喝到尽兴时,每个人手里都夹着烟。

        等到张寻真也轻车熟路的抽烟时,徐晓衫嗷嗷意外:“姐妹,你啥时候会抽烟滴?”

        “呵。”张寻真笑了笑:“上高中那会就会,平常不爱抽而已,看你们都抽,我就寻思跟着裹两口吧,我是耍烟不是抽烟,这烟没啥劲,抽起来没什么意思。”

        “我有一个有意思的东西你玩不玩?”徐晓衫眼睛滴溜一转,鬼鬼祟祟的问道。

        “劲大么?”

        “绝对大。”

        “呛嗓子么?”

        “不仅不呛嗓子,反而还会感觉特别舒适。”

        “真的?”寻真现在就苦于没有这种烟呢,当下来了兴趣,问道:“啥烟?”

        “就是有点贵!一般人可玩不起,不过你的身份跟实力来说,我想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来,我试试。”

        “来呗。”

        说完,徐晓衫回到自己的卧室,鬼鬼祟祟的拿出一些不可描述的东西,然后寻真就好奇的看了一眼,她从来没见过,但她隐隐约约知道这是什么。

        紧接着看着这些女的轻车熟路的也都抽了起来,张寻真愕然:“你们……都碰?都不要命了。”

        寻真一下子就懵了,她可从来没想到这些朝夕相处的姐妹竟然在玩这些东西!

        “这个东西就跟炒菜的调味剂一样,偶尔碰一下没什么的,枯燥的生活也需要一些新鲜感,玩完这些再出去约小鲜肉心情那是相当的巴适,之前看你连烟都不抽,就没想给你玩这个,而且这东西死贵死贵的,我都不舍得呢。”

        “算了算了。”寻真可知道这东西的危害,根本就不信徐晓衫的危言耸听,当即摆摆手:“我就抽抽烟就挺好,这个东西死活不能碰,碰了我老公得打死我,都得跟我离婚。”

        “没那么夸张,一次两次没什么的,根本没瘾,你看我们,都很正常啊。”

        “是吗?”

        寻真疑惑了片刻,开始跃跃欲试起来,但她强忍着去碰的冲动在那看徐晓衫她们玩,不一会儿就看见徐晓衫趴在墙壁上,寻真愣了下:“姐妹你干嘛呢?”

        徐晓衫比划一个嘘的手势:“别说话,我是壁虎。”

        张寻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