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狼抬头 > 第0375章 一年多前的车祸
        在当时那个年代,一个小县城,月入46万啥概念啊?怎么着也算是上层了。

        这就是捞快钱!就像是武侠小说里的邪派武功一样,速成!

        这是暴利!

        成本看似很低,其实很高昂,一旦被抓!根据刑法第170条,伪造货币三万以上就算是特别巨大,刑期就是十年以上了。

        就老钱这个年纪,还有他印刷的这个量,一进去,牢底坐穿没得跑。

        景钱点点头,“行,这个地址呢,你去找,你在城里朋友多,路子广,你找会快些。”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那先这样,我就回去了,一会我得给我儿子汇点钱。”

        “嗯,你等下。”桑八叫住了景钱,随即从屋内角落的一个保险柜里直接拿了两捆多现金,塞入到景钱怀里:“说好给你垫着的,这里是二十三万,你拿着!”

        景钱看见手里的那两捆二十三万的真钞,一时间有点失神,喉结滚动了下,吞了口唾液。

        ……几分钟后,景钱离去。

        离开桑八家后,景钱先是给儿子的账上汇了一万块钱,随后又去了菜市场,买了鸡与鱼还有一箱子鸡蛋,这才脸上挂着笑容地回了家。

        晚上七点左右,景钱给自己做了三菜一汤,美美的吃了一顿后,躺在自家后院的凉椅子上,给儿子拨了一个电话。

        几秒钟后,电话通了。

        “喂,爸?”

        “毅伢子啊,现在在干嘛呢?”

        “我在宿舍呢。”

        “唉,叫你不要那么早去学校你不听。”景钱轻声责备了一句,随即又问道:“我给你汇了一万块钱,你收到了吗?”

        电话那头,景毅闻声沉默片刻,才说道:“我收到了,爸我不需要这么多钱啊,学费四千多,生活费啥的一个月有五百块钱差不多了,用不了这么多的。”

        景钱咧嘴一笑,一边抽着烟,“呵呵,花不了,那剩下的部分就是给你钓妹陀的钱!”

        “爸你怎么又提这个,以前没见你这样啊?”电话那头,景毅语气不无埋怨地说道:“就最近一阵子,老叫我找女朋友,我哪有那么多心思嘛。”

        “呵呵,行行!我不提了,总之我娃这么优秀,找媳妇也不用我操心的。”

        “那肯定的啊!当年我在高中都拒绝多少个了,用我去钓妹陀吗?都是妹陀钓我好吗?”景毅笑了笑,随后喝了口水,清了清嗓子,问道:“不过爸,话又说回来,你哪来的这么多钱啊?”

        “咳咳!”景钱咳嗽了两声,昏黄的灯光下,他脸色有些潮.红地望着夜空中那闪烁的星星,“最近有个老朋友找我,我俩合作准备开个小厂子,他有资金,这是他垫的钱,总之以后咱们啊,就不缺钱了,钱的事儿有我,你就安心上学,找女朋友,争取在你毕业的时候把毕业酒和儿子满月酒一块办了,这就圆满了!”

        ……同一时间,邵Y大祥区,某靠近郊区的街道上。

        一名身高大约一米七,戴着鸭舌帽,背着双肩包的青年手里拿着一张照片,正沿途挨家挨户地去道路两边的商铺店里问。

        青年来这边已经有一两天了,但由于他要问的事儿已经过去一年多,所以,问起来效率很低,几乎没什么收获。

        但青年显然还没死心,一手拿着照片,一手拿着一把折扇给自己扇着风,迈步又进了拐角的一家烟酒商行。

        “给我拿包软白。”青年伸手指了指柜台内的软白沙香烟,随即上半身趴在柜台上,拿着照片冲老板说道:“老板,跟你打听个事儿,照片中的这个人你见过吗?”

        商铺老板是个中年妇女,她闻声凑过来,随即两眼瞪着青年:“怎么又是你?!我上次不是跟你说了吗?我没见过!我这店是今年年初才接手的,你一个去年年初的事儿我哪晓得?”

        听到这话,青年不由得摸了摸鼻子,神情略显尴尬。

        这两天整条街上跑下跑的,到处问,不知不觉间已经问到了重复的。

        “去去去,买了烟就走吧!”妇女老板娘叉着腰说道:“快两年的事儿了,找我有啥用啊?真要有事儿,你该去找当地派C所啊!”

        青年神情有些不甘的,手拿着照片,犹豫着就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门帘一掀,一名身材略有些发福,穿着条纹衬衣西裤的中年迈步进了商行。

        中年一进门,脸上挂着笑得冲妇女老板打招呼:“蒙蒙,最近生意怎么样,还好吧!”

        “别提了!对面又开了一家,跟我挤兑生意,本来生意就不好做了,我今天都准备关门了的,哪想到还能碰上私家侦探的。”

        中年眉毛一挑:“私家侦探?”

        妇女冲站在柜台边,正准备离去的青年努努嘴,“喏?就是他。”

        听到这话,中年男人下意识抬头看了青年一眼,随即目光定格在柜台上的照片上。

        中年男人盯着照片看了两秒后,忽的抬头,皱眉看着青年:“小豪?你怎么会有小豪的照片?”

        闻言,青年顿时大喜:“你认识照片中的人?”

        “认识啊!”中年皱眉说道:“这不就是李豪嘛,我认识的,以前他还经常来我店里买东西。”

        “嗯,叔,能借一步说话吗?”

        青年嘴巴很甜地说了一句后,伸手拉着中年,两人随即来到商铺外对面的马路边上。

        “我是李豪的朋友,我想问一件事儿。”青年环视周围一眼,见附近都没什么人过来后,随即目光看着中年,轻声问道:“去年二月份,李豪在这条街被一辆大货车给撞死了,这事儿您知情吗?”

        青年问这话的时候其实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因为毕竟是去年的事儿了,距今已经一年多,而对方虽说认识李豪,但也不一定能知道李豪被车撞死这事儿。

        但青年没想到的是,中年闻声微微低头想了下,随即很肯定地说道:“我知道啊,听说是被一辆大货车给撞死的,但我也没亲眼见到。”

        “哦。”

        听到这话,青年有些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