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狼抬头 > 第0373章 真正的手艺人
        景钱手有些颤抖的伸出来,在纸上摩挲着,好半晌,才说道:“纸是没有问题的,就是少了点,这些纸,估计只能弄一百多万的货。”

        桑八低头说道:“先试试手吧,看看你的手艺。”

        景钱挑眉问道:“老八,你知道这纸他们是从哪里搞到的吗?”

        “不清楚。”桑八沉吟说道:“刀哥他们干这行不是一两天了,他们的触角已经蔓延全省,甚至外省,从原料进货到印刷到出货渠道,都很完善了,另外,上层关系也不缺,正因为这样,他们才能构建一个庞大的假钞帝国!”

        听到这话,景钱两眼中有着惊叹:“那他们一年得挣多少钱啊。”

        “这就不是咱们该操心的事儿了。”桑八咧嘴一笑,“怎么样,现在纸到齐了,今晚能开工吧?”

        景钱点点头,紧跟着又摇摇头,他舔了舔嘴皮,缓缓说道:“咳!今晚开工也不是不可以,但我希望能把货弄得更好!所以,我想摆脱你几件事儿。”

        “啥事儿你直说。”

        “我想请你帮我买一台凹色机,厂里的设备有些年头了,有时候精度不准。”

        “凹色机?啥玩意啊?”

        “跟你说这些专业的你也不懂。”景钱皱了皱眉,随后从桌上拿起一支笔,找了个纸条,在纸条上写着:凹色机、光变油墨。磁性油墨之类的原材机器。

        片刻后,将需要的一些材料写好后,景钱套上笔筒,感慨说道:“你是外行人,不懂这行的深浅,也不知道R.MB现在做得有多精致。”

        桑八挑眉,撇嘴说道:“能有多精致?我那么多假钱不一样当真的花出去了?再精致不一样是你们这些搞印刷的印出来的吗?”

        “呵呵,咱先说下这纸吧?这些纸就不是一般的纸,市面上的纸多是木浆粗制而成,而这纸呢?主要原料是棉短绒,比一般的造纸原料贵重得多,造纸原料配方,有着严格的固定比例。造出来的纸,质地光洁细腻,坚韧耐折,挺括平整。”景钱微微一笑,谈到专业,他侃侃而谈地说道:“再说这油墨吧,这也不是一般的油墨,这油墨具有防伪的特性,还是感光油墨,是经特殊工艺加工而成的特种印刷油墨,而若是自己调配油墨的话还需要注意很多细节,一种油墨在不同地点不同时间段,甚至不同天气的情况下,因空气中的湿度不同,它的质地都有可能发生改变。”

        “此外,R.MB上还有诸多的防伪标识,通常情况下,要印钱那都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需要多道工序,严格检查,甚至连销毁旧版都需要严格的登记审核。”景钱点了支烟,深深吸了一口,说道:“打个不算太恰当的比喻吧,如果能搞到北宋张择端那个年代的纸张,我们能无限逼真的印刷出无数件《清明上河图》,但你要印钱,要想印得跟真的一样?那从某个程度上来说,会更难!”

        其实景钱这话也差不多是实情了,当代的钱造得越来越逼真,越来越形象,每一张钱的图案上都能找到许多我们五千多年传承文明的特征,这点就不提了,此外,大额面值的钱上的防伪标识都多达十几种,想完整的做出来?太难了!

        在零几年的时候,这种造假钱的还有不少的,但到十几年后,这种造假钞的其实已经不多了。

        因为两点原因,第一是电子货币(支付B、W信等)啥的已经是世界通行,客观上大幅度减少了纸笔的流通量,其次一点,真币也越难越伪造。

        到十几年后,一些伪钞犯罪集团甚至只能用扣真钱的关键部位补假钱,通过这样一种拆真补假的手段印制伪钞!

        ……三天后,张军与斌子和童虎,三人来到内M通L。

        当时王荃在联系阿古拉的时候,后者正在外边,预计要一阵子才能回来,王荃把张军的事儿跟他简单说了一下后,阿古拉还是有点兴趣的。

        碍于自己短时间内赶不回来,阿古拉又联系了当地的另外一个朋友,拜托其招待下张军。

        阿古拉的这个朋友叫巴图,此人继承了牧民民族的豪迈粗犷体质,人长得像是那张飞似的,虎背熊腰,身上穿着个黑褂子,脚下踩着登山靴子,寸头,脸上满是横肉,瓜瓢头,远远看着就很有匪气。

        下午五点多,通L的某个饭馆内。

        巴图带着三个朋友,接待了张军三人。

        饭馆酒桌上,还没上菜的时候,巴图就站了起来,指了指张军说道:“张军兄弟,实不相瞒,阿古拉已经回来了,现在就在咱们这房间里!”

        “哦?”张军一愣,随即站了起来,目光看着桌前、巴图身边的三人:“回来了?不知道他们三中的哪一位是阿古拉呢?!”

        一旁的斌子撇撇嘴,“内M人不是说很豪爽的吗?怎么人来了,还扭扭捏捏的呢!”

        “哈哈。”巴图一笑,“这也不能怪阿古拉,他是去呼H浩T帮朋友办事儿去了,原来预计得明天才回来,没想到提前完工了,所以,就在你们刚到的前半个小时,他才到的。”

        张军闻声点点头,扫了酒桌上另外三名内蒙人一眼,见巴图没给介绍也没太在意,他咧嘴笑道:“既然人回来了,那更好,咱们边吃边聊吧。”

        说着,张军就开了一瓶白酒,准备给众人倒酒,同时弯腰就准备坐下。

        “慢着。”巴图裂开大嘴笑了笑,“喝酒!我巴图喜欢!交朋友我也喜欢!但我们内M人交朋友有个规矩。”

        张军愣了一下,“没听说啊?喝酒还有规矩?你说!”

        “呵呵!”巴图目光看着张军,笑着说道:“哥们儿,我们内蒙喝酒有个规矩。我先介绍一下今天桌上的几个朋友,然后咱们先喝一圈。喝完之后你能说出来他们的名字,就说明你认我们这些朋友,我们自己喝一杯。要是你说不出来名字,就说明咱们的情谊还没到,你得自己喝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