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狼抬头 > 第0307章 糟心租客与黑房东
        “这事儿啊,还得从半个月前一个小年轻说起。”赵胜吃了半碗饭就不吃了,坐在小板凳上抽着烟,一边回忆着说道:“这个小年轻叫林泉,二十六岁,他半个月前的时候来我这租房,我当时看他孤身一人的,以为他是外地人,觉得他可能,所以,本来按规矩是交一押三的,就只交一压一了,他交了一个月房租和押金后,当天就住下了,但谁想,他才住了不到五天,人就退了,来找我退押金。”

        斌子闻声仗言说道:“他才住五天,找你退押金不很正常吗?”

        “不是,你们可能不懂我们这行的规矩。”赵胜深吸口烟,耐着性子解释说道:“我作为一个房东,肯定是希望租客能常住,但事实上每年因为各种事儿交了一个月租金但只住个两三天就跑了的人很多。”

        “你想啊,我作为一个房东,就靠着租金过日子的人,房子一租出去,那是不是就得关闭一个房间的房源消息,我会因此损失多少其他租客啊?他租两天人跑了,但我房子的信息已经腾上去了,还没改,我也有损失啊。”

        一旁的张军皱着眉头听着,弹了弹烟灰,没吭声。

        “所以,他找我退押金,我肯定不能退!这其中的愿意一是因为我有损失,肯定不能退,其次,在当初签租房合同的时候,合同中就已经注明了因个人原因没住满的概不退押金的!”

        “然后呢?”童虎是个直性子,听他啰哩吧嗦的扯了半天,有点不耐烦地问道:“后面怎么样?你还是没退?”

        “我肯定不能退!这个头不能开!”赵胜翘着二郎腿,轻声说道:“但我没想到,这个林泉有点下三滥,而且心胸狭隘的很,那会我正在新S亲戚家呢,谁想到这狗N养的直接就把住房马桶给赌了,电视机一直开着,风扇、热水器也一直开着,居然还把厕所的水龙头也开着,直到三天后我回来才发现,他这房间里水漫金山了啊,里面全是水,厕所里的屎都给浮上来了,房间里全是屎、水,各种生活垃圾,你想想,这场景,这是人能干出来的吗?”

        张军仔细听了一会,算是听明白了。

        这就是很简单的租客和房东的矛盾,租客林泉因为才住了五天想退押金,但因为之前没仔细看合同,房东由不给退,一气之下,把房东的房子瞎搞一通后,人就跑路了。

        平心而论,不站任何立场的说,这种扯皮的事儿是没有对错的,作为租客,人家才住了五天想找你退押金,那是情理之中的,至于那个合同,一份合同条款那么多,不是专业的谁会仔细看?

        而作为房东,他要做生意,要赚钱,本着利益至上的原则,设定了条款,这也没有错,只能说,房东可能最初的目的就想赚黑心钱,而最后租客的手法也过于激进了些。

        张军磕着瓜子,抬眼看着赵胜说道:“后来呢?”

        “后来啊,他人跑了,我上哪去找他?他身份证上写的是邵Y人,我难不成还上邵Y去找他啊?”赵胜撇撇嘴说道:“所以,我也没辙,这事儿我以为了了,但没想到,就在我回来后的第二天,他就找上门了,还是带着人来的。”

        “他带了十来个人上门,但绝口不提押金的事儿,只口口声声说我是黑心房东,带着人砸我窗户玻璃,滋扰租客,让我没法做生意,被他们一闹,已经有好几个租客退房了。”

        童虎闻声皱眉说道:“就这种事儿,你报警不就完了啊?”

        “没用的,我早就试过了,报警后,警方有人来了,也抓了人,但当天就放了。”赵胜有点烦躁地搓搓脸颊,叹口气说道:“这事儿也不是大事,抓进去也就是个民事,能有多大的事儿啊?而那个林泉之所以这么干,我怀疑是幕后有人指使,目的就是看中了我这一栋老楼,想逼我卖掉,迁出去。”

        听到这话,张军顿时目光一凝:“哦?听你这么一说,你这栋楼还是座金山啊,挺值钱的啊。”

        “呵呵!以前或许不是,顶多能值个几十万的,但现在还真是一座金山!”赵胜闻声一笑,“你们刚来或许不清楚,在北山,在我楼的那一带,政F准备拆迁盖新楼,打造一条商业街,那你想啊,这一带一旦要打造成商业街,别说住宅了,地皮的价格起码都要翻番啊,甚至翻几番!”

        张军皱眉问道:“这么说,这个林泉幕后的人就想打你这楼的主意,想逼迫你卖楼?”

        “对!”赵胜毫不犹豫地点点头,很肯定地说道:“政F要在北山这一带打造一条商业街的事儿去年就开始传了,其实这也不算什么秘密,现在整条街上的人都知道,所以大家都囤积着,就等着补偿款呢!”

        “那你们这是趁火打劫,趁机吸皇血啊!”

        赵胜不以为意,“呵呵,这年头,吃皇粮喝皇血,最幸福了,不吸白不吸!”

        张军沉吟说道:“赵哥,那你想怎么办呢?我们在这,他未必会来,但我们一走,他回头又来,也没啥用啊。”

        赵胜目光看着张军,言辞挺恳切地说道:“军老弟,他们之前来骚扰我都算了,不想再追究,我也不指望他们能出得起价钱买我的楼,我就希望你能和他后边的人谈一谈,把这事儿了了!”

        “强龙不压地头蛇,我去谈没问题,但我们毕竟也不是隆H人,对面买不买账很难说啊。”

        “那没事儿,只要你露面了,对我们的帮助就挺大的了,我就挺感激你的了。”

        “那行!你有他们的联系方式吗?”

        “没有,不过没事儿,林泉这小子明天肯定还来,要不今下午就可能来!到时候你抓住他,好好聊聊不就清楚了?”

        张军闻声点点头,话也没说满:“行,我试试昂!”

        说到这,赵胜基本上就把事情的缘由讲清楚了,随后张军等人就在赵胜租房的老楼对面,和赵胜一块吃着饭,大伙喝着酒,等待起来。

        当天下午,林泉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