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狼抬头 > 第0309章 隔壁老王的惆怅
        三枪过后,李元浩这边三人腿部中D,一个个抱着腿蹲在地上哼哼唧唧的,往斌子等人的眼神中也带着一丝畏惧。

        这帮人,说白了,其实就是一群小地痞无赖,平时能干点打砸烧抢的坏事儿,但一旦真的遇上狠茬子,也就焉了。

        李元浩的西部牛仔帽子早就不知飞哪去了,他脸色苍白,捂着大腿,色厉内茬地指着斌子喝道:“小崽子,敢开枪打我!你等着!等着昂!”

        说着,李元浩神情颇为狼狈的转身,冲其他人招呼一声,随后一群人搀扶着灰溜溜的跑远了。

        3分钟后,距赵胜的老楼不到三百米的路边,李元浩带着林泉他们上了两辆面包车,才刚上车,李元浩就拿着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大哥!我被人干了!”

        “啥玩意?”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声线粗犷的男音:“元浩,你们不是在赵胜那边整吗?就他一个小包租公能把你们干了?”

        “不是!赵胜找人了!还带了枪!我们被干了!中了三枪!”

        闻言,电话那头,李元浩的大哥顿时声音提高了八度:“赵胜找人了?还动枪了?!”

        “是!他们就来了四五个人,但手里有枪!大哥!我干不过啊!”

        “行!你们还在北山金州湾那边是吧?我马上来!”

        话音落,两人挂断电话!

        ……另一头,交了罚款,出来后的陈百川心情很是郁闷,独自一人搭车来到童乐坪,来到易苏苏家。

        易苏苏家门口,易九歌此时正捧着一本哲学类的书,坐在家门口,徜徉在午后冬日阳光下,看着书。

        他扭头一看见陈百川过来,顿时放下书,神情不悦地说道:“陈百川,你来干啥啊?”

        “苏苏呢?苏苏在家吗?”

        “你还敢来找我妹?”易九歌脸色不善地望着陈百川:“你是觉得自己还不够火是吧?你还不知道吧,就你昨晚那条新闻,我们这整条街,十户里面有八户都知道了!你现在是名人啊!”

        “我……!!”

        陈百川脸色涨红,憋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像样的话。

        在心底下,陈百川是有点怵这个未来的大舅子的,更何况昨晚出了那么一档子的事儿,实在是丢人。

        “你给我滚!别逼我揍你!”

        “不是,大舅子啊——不是九歌!你听我说,昨晚真的是个误会!”

        “还大舅子?谁是你大舅子?”

        听到这话,易九歌当时就有点窝火了,他从椅子上跳起来,随即转身就从厨房掏出一把大菜刀,气势相当唬人地拎着菜刀就冲陈百川冲过来。

        陈百川差点吓尿了,脸色一瞬间就变成了猪肝色,站在原地稍稍犹豫了一下,随即也不敢再比比,转身撒开腿就跑。

        “你别跑!”

        “真是个疯子!”

        看易九歌那样子,像是真的要杀人似的,陈百川被吓得不轻,夹着小蛋跑得贼快。

        陈百川是职业老王,还是住在隔壁的那种,所以,他这种人没少被人撵着跑,他的速度即使比不上周立齐这种省田径选手,那也不差太多。

        所以,易九歌追了一会,就感觉有点追不上了,随即他目光一横,手腕一抖,带着锈迹的菜刀脱手飞出,飞出二十多米,从陈百川头上飞过,径直钉在后者身前的一棵白杨树上。

        “这一家子都不正常的!”

        陈百川嘟囔了一句,看着那钉在树上,还在震颤的菜刀刀柄,他差点就给跪下了。

        一路飞也似的跑,总算是把易九歌给甩了,随即陈百川喘着粗气,坐在镇入口处的一块光滑的石头上休息。

        “嘿,川哥,你咋来童乐坪了呢?舍得回家乡看望父老乡亲了啊?”

        陈百川正休息呢,冷不丁后背被人拍了一下,等他转身一看,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身穿休闲裤加羽绒服的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

        此人名叫尊龙,人长得还真挺像那个同名的明星的,人挺帅的,尊龙也是跟陈百川尿一个壶的角色,去年的时候,那会张军他们的重心还在童乐坪,所以,陈百川和尊龙也认识,两人关系还不错。

        陈百川脸色不太好看:“别扯淡,哥心情不好。”

        “咋了?看你这样子,老王又失手了,被人撵了?”

        “唉,别提了。”陈百川脸色难看,也没隐瞒地说道:“老子守身如玉大半年,大半年了第一次去洗浴城玩,还被抓了,还上电视台了!最关键的是,第一个来局里看我的还是苏苏!”

        尊龙闻声一愣:“川哥你牛啊!这种事儿都能被你碰上?”

        “唉!烦啊!易九歌这货就是个疯子,刚差点被他砍死!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吧,苏苏也躲着不见我!”

        “有啥好烦的,大不了换一个呗。”尊龙随口说了一句,随即给陈百川发了只眼,在旁边的桥墩上坐了下来,说道:“川哥你不是妓术总监吗?就你这样的,啥样的追不到啊?”

        “别跟我提妓术总监,田笔盖才是总监,我是付出真心的!”

        “可得了吧,就你还真心?你的前任能组一个加强连了吧?”

        “是真的!”陈百川抽了口烟,神情烦躁地说道:“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和苏苏处这么久,我碰都没碰她,一方面是她不让,另一方面也是我真心想和她好,她这个人别看有时候也嘻嘻哈哈的,其实挺有原则,想和她牵个手都得看心情。”

        尊龙闻声无语:“有这么苦憋的吗?”

        陈百川一脸惆怅地搓了搓脸颊,沉默半晌后才叹息说道:“唉,我太难了。”

        ……另一头,李元浩的大哥叫孟平,此人三角眼,脖子上还戴着个大金链子,瓜瓢头,满脸横肉,身穿一件白色大貂,看着就有一股子匪气。

        孟平在接到李元浩电话后,二话没说,用了不到十分钟就召集了一个近三十人的队伍,一伙人拎着西瓜刀之类的家伙,分乘六台面包车,直奔北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