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狼抬头 > 第0239章 So Easy啊
        这人正是周立齐。

        他不只是脸长得像是个干扒活的,就连身体也是天生干这块的料子,身子骨单瘦的,挺轻盈,还利索。

        没到五分钟,周立齐就爬到了第四层的位置,随后他一只手拽着防盗窗,蹲在一个空调扇上面,闭着眼睛回忆了一下,再等了大约五六秒,他拽着防盗窗的右手微微用力,整个人翻身就上了防盗窗。

        紧跟着,他像是会缩骨功一样的,那防盗窗间缝大概也就二十公分,愣是被他“挤”了进去。

        这个可了不得了,这是硬功夫啊。

        乍一看,可能觉得很神奇,但实际上有的人,通过后天的训练练习,再加之他本身体格就比较“娇小”,那正常成年人很难挤进去的防盗窗,愣是被他钻了进去。

        钻进防盗窗后,周立齐从兜里掏出一粒像是钻石一样的玩意,微微用力在玻璃上划了一个30CM×60CM的口子,随后动作很轻巧地将玻璃取下来,跟着像是个猴子似的,蹑着脚跳进了房间。

        在白天的时候,周立齐已经踩过点,知道这是曾广虎的办公室,而且还打听到,一般曾广虎是不会在洗浴城过夜的。所以,这个时间点,不出意外的话,办公室里是没有人的。

        周立齐翻身进了办公室后,猫着腰站在窗户前,往下看了一眼,随后快速的拉上窗帘,跟着打着一只冷光小手电,步子轻巧地在房间里寻找起来。

        办公室内的布局很简单,就一个书房,一个办公的地方,再加上一个卧室。

        周立齐首先去了书房,因为他感觉书房里有照片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但他用冷光手电在书房里找了一会儿后,望着书架上那琳琅满目的什么孔子论语之类的书籍后,又否定了。

        这里藏有照片的可能性不大,因为书架上全是书籍,而以周立齐的经验来看,书架上有暗格的可能性也不大。

        除非是把照片架在书里,但书架上的书林林总总怕是不下一百本,一本本翻看的话,天都快亮了,所以他只能放弃,转而来到办公室。

        正常来说,办公室这种地方,人多眼杂的,曾广虎不太可能在这里放照片那么珍贵的东西。

        但让周立齐没想到的是,在办公室里还真发现了意外之喜。

        竟然有一个保险柜!

        “握了个草,soeasy啊!”

        周立齐咧嘴笑了笑,立马蹲下身开始解锁。

        白天在金华酒店停车场的时候,周立齐和曾广虎撞了一下,当时他就把后者身上的钥匙拓印了下来,随后到配钥匙的店里配了一整套。

        所以,周立齐相信,曾广虎需要开锁的地方,几乎都能进。

        随后周立齐蹲下身,一边警惕地注意外边的动静,一边挨个用钥匙开锁。

        当他换到第五把钥匙的时候,“咔擦”一声,保险柜的门锁开了。

        而紧跟着,周立齐就傻眼了。

        因为,保险柜里居然还有一个锁!

        并且还是密码锁!

        在十几年后的今天,动辄指纹锁,虹膜锁、人脸识别啥的,但在当时还没那么先进,密码锁才刚普及。

        这个保险柜的密码锁的密码是四位数的。

        周立齐琢磨了一下,如果用穷举法推算密码的话,理论上最多需要一万次解锁,以他的手速,可以做到一秒钟开锁两到三次,这么算的话,要破解密码可能需要一个多小时。

        但也没办法,这个小型保险箱连着外层的保险柜,除非用电焊把连接的几根手指粗的钢筋切断,可那样一来动静就有点大了,并且他事先也没准备电焊,大剪刀之类的道具。

        所以,周立齐只能一次次去猜密码。

        试了几个生日数字和手机尾号之类的全错之后,周立齐只能从0000开始穷推。

        一次次错误,一次次猜,忙活大概十来分钟后,他额头都渗出了汗水,手心也全是汗,心情也有点烦躁起来。

        “狗日的,G际机密啊,还弄个密码锁?”

        周立齐撇嘴骂了一句,只能继续开锁。

        又等了大约不到两分钟,神经一直高度紧绷,随时注意外面动静的周立齐倏地两手一听,耳朵都竖了起来。

        干这行的,耳朵尖那是必须有的。

        周立齐的耳朵还可以,他隐约听到办公室外传来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没过十来秒后,脚步声已经停在门口的位置。

        周立齐瞬间有了决断,用不到两秒的时间关上保险柜的门,同时快速回到卧室内,猫着腰,一下就钻到卧室内的床底下。

        “嚓嚓”

        几乎就在周立齐躲进床底下的时候,办公室的房门就开了,紧跟着就听见曾广虎有点小猥琐的声音:“呵呵,小蜜,来吧,来这里。”

        “非得到这里干嘛!”

        一个娇嗔的声音传来,听声音还有点酥的,这女子穿着高跟鞋,娇嗔了一句,跟随着曾广龙来到卧室。

        “这里更刺激!不是吗?”

        黑暗中,女子的脸应该红了,没说话。

        大约一分钟后,床上。

        曾广虎躺在床上,手摸索着就要开灯。

        “干嘛?”女子啐骂道:“不许开灯。”

        “……好吧,都依你!”

        紧跟着,床上刮起了狂风,倏地又暴雨倾盘似的,只听见那床啊“噗噗噗噗噗”啥的一直摇啊摇,“嘎吱嘎吱”的,像是要散架了似的。

        周立齐趴在床底下,心里头那是一万头草泥马飞过。

        可眼下这情况,他大气都不敢喘,唯一庆幸的是,没有开灯,否则只要一开灯,往窗户那边一看,就肯定能看见窗户玻璃破了一个大窟窿。

        “156、157……”

        周立齐在心里默数着。

        大约七八分钟后,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后,两人穿上衣服,随即曾广龙叫那女子先出去,而他自己则批了一件西服,穿着一双拖鞋进了办公室。

        “这狗日的去办公室干嘛?”

        周立齐依旧趴在床底下,心中有些疑惑,竖着耳朵听着。

        听了大概不到二十秒,凭感觉,周立齐断定曾广龙是去开保险柜了。

        果然,大约一分钟后,曾广虎依旧没开卧室的灯,他手里拿着一个铅笔盒子一样大的盒子,快速穿好衣服后,就准备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