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狼抬头 > 第0158章 落地吉他(月初求恶魔果实!
        “轰轰!”

        关九刚准备去揪住秦宝山的时候,就看见一辆摩的,开着刺目的远光灯,油门踩得轰轰响,速度飞快的驶来。

        “嘎吱!”

        摩托车先关九一步,在秦宝山身边停滞,随即陈林下车,一把搀扶注陈林,拉着陈林就要上车!

        “宝叔!快!这边!”

        “来的正是时候!”秦宝山整个人都快虚脱了,粗重喘息着,随即一边往摩托车这边靠,冲陈林说道:“快点!三个人坐不下,把这个女的拉下来!”

        陈林一愣:“已经到家了!不用坐摩托车的啊?”

        “把她拉下来!”

        陈林微微皱眉,随即依言把易苏苏拽下车,一边扭头问道:“为什么?上门了已经!”

        秦宝山语速极快的说道:“见光了!不能再用!”

        秦宝山和陈林说了几句话,叙述起来挺慢,实际上也就不到两秒的时间。

        而关九冲上前,正准备去拖秦宝山,强干他的时候,眼神一瞥,注意到被拽下车的易苏苏。

        与之同时,老李穿着拖鞋出了院门,距此也就六七十米远。

        “唰!”

        关九稍稍犹豫了下,随即放弃秦宝山,低头拦腰抱起了易苏苏,而后转身就跑。

        “还想跑?!”

        陈林见状,抄起路边的一块石头就要追。

        “唰!”

        关九转身,停下,双手抱着易苏苏,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

        陈林身形一滞!

        “算了,别追了!”

        秦宝山被关九两刀吓破胆了,见状连忙拉了陈林一下。

        陈林本来就是装装样子,闻言也就借驴下坡。

        “站住!”

        陈林不敢追,老李还在追!

        无论是出于职业素养,还是路人的见义勇为精神,老李都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关九逃走,所以,他哪怕就穿了个拖鞋,也还在追着。

        关九这次没回头,抱着易苏苏快速往回跑。

        老李年纪也大了,而且穿着个凉拖跑步很不方便,所以没追几步就有点气喘吁吁,速度也不快,只能眼睁睁看着关九越来越远。

        几十秒后。

        “轰!”

        摩托车启动,关九载着易苏苏飞快离开。

        随后关九载着易苏苏往回跑了不到一里路吧,就遇到了正往这边赶的陈百川。

        “九…九哥,你怎么?”坐在摩托车后座上的陈百川看见关九时,先是一愣,紧接着目光看见摩托车上的易苏苏时,脸色大变:“怎么回事?易苏苏怎么在这里?还昏迷了?”

        关九目光扫了陈百川一眼,“先回家!”

        “啊,好!好!”

        陈百川点点头,冲摩的司机说道:“师傅,掉头!”

        摩托车司机没说什么,片刻后,摩托车掉头,陈百川跟在关九乘坐的摩托车后面,他脸色有些难看地望着前面摩托车上,那躺在关九怀里的易苏苏,她垂下的一只原本白嫩的小腿,此刻已经浮肿,有些血迹。

        “唰”

        坐在摩托车后座上的陈百川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喂王阿姨?”

        “你谁啊?”

        “我小陈啊?我去苏苏家补课的时候路过你那,我们见过几次的啊,您还有印象吗?”

        “啊,是你啊?啥事儿啊。”

        陈百川眉头紧锁,沉声说道:“是这样,麻烦您告诉易九歌和他妈妈一下,易苏苏在坉山出事了,现在人昏迷呢!”

        “怎么回事啊?你在苏苏身边?你们怎么跑坉山去了?”

        “阿姨,您先别问了,您就告诉她家里人一声就行,我们马上回童乐坪。”

        “哦好!”

        ……秦宝山家。

        客厅内,老李皱着眉毛看着秦宝山,沉声说道:“宝山!你们到底怎么回事?你们坉山的治A环境也太差了!大晚上的拎着刀追杀?这是要杀你啊!居然还敢当着我的面杀人?”

        闻声,秦宝山脸色不太好看,也不敢吱声,他光着膀子,只眉头紧皱的忍受着背后陈林给他消毒,清洗伤口。

        老李目光看着秦宝山:“追你的那个人是谁?这也太猖狂了吧?”

        秦宝山犹豫片刻,随即摇头说道:“没事儿啊,都是误会,老李你别在意就行了。”

        秦宝山说这话,倒不是说他很大度,愿意替关九隐瞒些什么,而是这种事儿一旦经官,就会牵扯很多东西。

        比如雇佣伍家兄弟刺杀张军的事儿,再比如上次张军与秦涛的事儿,还有李阳那事儿,太多了。

        这种事儿,要是自己没踩进去那还好说,既然已经陷进去了,要是瞎说的话,关九能不能被法办还不一定,但秦宝山自己反而有可能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成了屎!

        老李冷冷地看着他:“呵呵,你们是江湖事江湖了呗?”

        秦宝山沉吟道:“就一点误会,改天聊聊就完了,老李,你是广虎的朋友,我能骗你吗?”

        ……易苏苏家。

        这个时间点,易九歌早就不唱收工了,此刻已经吃完饭,躺在床上,借着昏黄的烛光,正看着书。

        易九歌还不到二十岁,年纪不大,虽然看外貌和同龄人一般的稚嫩,但他却没有这个年纪年轻人几乎通有的浮躁和虚荣,大多数时候,他给人的形象都是文质彬彬的,略带忧郁的,内敛得近乎木讷。

        他戴着黑框眼镜,他习惯性的动作的扶一扶眼镜,或许是因为家境的原因,又或者是因为性格的原因,生活中也不免会受到冷眼和不公平的待遇,但他大多数时候也就是扶一扶眼镜,挤出一丝笑容。

        今晚胸口莫名的有些堵得慌,易九歌看了好一会儿书也看不进去,他想了想,随即拎着床边的吉他就下了床。

        “噗”

        易九歌吹灭蜡烛,拎着吉他就出了门。

        “吱呀。”

        正当易九歌准备关门出去溜达一圈的时候,一阵脚步声响起,易九歌转头一看,只见邻居王姨喘着粗气,满头大汗地跑了过来。

        一边跑,王姨一边喊:“呼~呼~小九啊!你…你快去看看吧,你妹妹在坉山出事了。”

        闻言,易九歌脸色微变:“怎么了?”

        “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清楚。”王姨声音急促地说道:“电话是小陈打来的,哦对,就是那个常找苏苏补课的那个小陈,听他说,你妹妹在坉山昏迷了。”

        话音落。

        “啪”

        易九歌手中的吉他呯然掉落在地,木制的吉他肚子也被摔出了一丝裂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