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狼抬头 > 第0095章 刀枪对话!
        六个人,六个币!

        这不是找茬吗?除了小学生,一般人去游戏厅哪有只玩一个铜板的!

        可人家到底是来消费的,曾荣也不好发作,当下只脸色不太好看的给张军拿了六个币。

        张军接过币,随即领着众人一人占了一台游戏机坐下。

        “呵呵,服务到位啊,还有免费香烟。”

        陈百川眼睛一亮,发现收银柜台上的一个篮子里有散装烟,他伸手就抓了一大把。

        “鸡儿,就拿那么几根烟,够分吗?”

        田笔盖撇撇嘴,大刺刺上前,连烟带篮子全给抱了回来。

        见状,曾荣脸色难看地上前问了一句:“朋友,这里面有一百多支烟呢!你抽得完吗?”

        田笔盖随口说道:“抽完再拿!”

        曾荣气急:“你——”

        随后张军几人就坐在游戏厅里,一人占一台机子,也不玩,只坐在那抽着烟,扯着卵犊子。

        张军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浑然没理会其他人,只顾着捧着手机低头玩着超级马里奥。

        曾荣在一旁看了能有十来分钟,实在是坐不住了,便站了起来,他瞧了瞧,感觉这群人里张军是领头的,所以就走到张军面前,脸色阴沉地说道:“你们到底玩不玩啊?找茬是吧?”

        闻言,张军微微抬头扫了他一眼,没说话。

        曾荣阴着脸说道:“知道这是谁的场子吗?你确定要在这里搞事?”

        “我搞啥事儿了?”

        “你TM还没搞事?六个人要了一块钱的铜板,拿了我一篮子的烟不提了,还坐在这也不玩,你这占着座位让其他人怎么玩?!”

        “呵呵!你要讲道理,我就跟你好好说说!”

        张军咧嘴笑了笑,歪着脑袋盯着他:“你这游戏厅做的是开门生意没错,可我没给钱啊?你那篮子里的烂白沙烟上面不是写着免费提供吗?再说了,其他人在玩,我们也在玩,先来后到,凭什么就说我们拦着别人不让玩了?你哪只眼睛看我搞事了?!”

        “你……你TM的这是歪理!”

        “就是歪理怎么了?!”

        张军蓦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面无表情地盯着他,手点着曾荣的胸口说道:“明的告诉你!搞的就是你怎么了?!你跟我对不上话,我给你机会,你把付利叫来!”

        “呵呵!”

        听到这话,曾荣一愣,紧接着冷笑起来:“牛B!可以!我倒要看看,你们一会还能不能这么牛B!”

        话音落,曾荣当着张军的面就拿起手机,拨通了舅舅付利的电话。

        “喂,舅舅?咱游戏厅来了一伙人要找茬!”

        “对伙是谁?多少人?”

        “不认识!一共六个人赖在这!”

        电话那头,某酒店里的付利才刚起床,听到这话他沉默了一下,随即说道:“行!这事我知道了!我马上叫城辉他们去一趟!”

        话音落,付利就挂断了电话。

        随后他坐在床上想了想,点了支烟,就拨通了樊城辉的电话。

        “喂,小辉?”

        “啥事儿啊大哥?”

        付利深吸口烟,沉声在电话里说道:“是这样,恒宝路游戏厅出了点事儿,我估计是张军他们几个,你现在马上领几个人去称称他们斤两!”

        “什么尺度?!”

        “你看着弄!”

        付利模棱两可地说完一句,随后就挂断电话。

        “小崽子,有点不知天高地厚了!”

        付利坐在床上,嘀咕了一句,随后没太当回事的将手机搁到一边,又睡下了。

        游戏厅内。

        厅内气氛不太好!

        张军搬了两把椅子合到一块,很光棍的躺下了,在脸上盖上一张报纸,嘴里发出均匀的呼吸声,睡着了!

        而田笔盖和陈百川以及李鸿明三人则不知从哪拿来一副扑克牌,搬了一张椅子,就打起了斗地主。

        田笔盖斜眼看着李鸿明和陈百川,出了两张牌:“对A要不要?!不要我一条龙溜了啊?”

        “你TM声音小点,军哥睡着呢!”李鸿明瞪眼说了一句:“不要。”

        一旁正饶有兴致看三人打牌的张浩文插了一句:“军不想醒,打雷也叫不醒他!放心吧!”

        “不要!”

        “9、10、J、Q、K、A完了!”听见两人都说不要,田笔盖嘿嘿一笑,一把牌直接出完。

        陈百川瞪着眼珠子看着田笔盖:“草!把把是你赢,你TM出千了吧?”

        李鸿明破口骂道:“不玩了!这B绝对有问题,连续四把地主,把把火箭四个2,怎么倒牌都没用!绝对有问题!”

        收银台前,曾荣阴着脸看着,也不吱声。

        而游戏厅内几个玩家也看出了气氛有些不对,当下有几人也不玩游戏了,也搬了把椅子坐在一旁看着。

        “看你们能嚣张几时!”

        曾荣冷笑嘀咕一句,等待着。

        再过大概一分钟。

        “嘎吱!”

        一道粗暴的刹车声音响起,紧接着就是一个年轻男子的吼声传来。

        “哪个是张军?过来让我瞧瞧有多高?有多重?”

        伴随着吼声,只见一个戴耳环的青年撩起门帘,身后跟着十来个十七八岁的小年轻就进了游戏厅。

        “小辉你总算来了!”

        闻言,曾荣来了精神,连忙起身就迎了上去。

        “有好戏看了!”

        厅内原先的玩家一看,顿时就让开位置,腾出空间。

        “你就是付利?”

        关九“腾”的一下就从椅子上跳了下来,上前一步,目光冷漠地盯着他:“付利就长这B样啊?”

        “小辉,张军应该是他。”曾荣冷笑着指了指里侧不远处正睡觉的张军,随即才看了关九一眼,冲樊城辉说道:“不过这几人都是来闹事的,你也别管什么张军王军,先打顿死的再说!”

        “几个嬲哈醒!掀不起什么浪花!”樊城辉呲牙一笑,随即也没看关九,右手抄起一把铁椅子就往张军冲去。

        “呵呵,就你们几个,跟军对得上话吗?”

        关九撇撇嘴,一句话说完,整个人蓦然上前一步挡在樊城辉身前,随即右手入怀,飞速掏出一把匕首,左手攥住他的衣领,右手掌捏住匕首刀刃中间的位置,“噗!噗”闪电般就连续在樊城辉小腹捅了两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