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大魔王娇养指南 > 第792章 内盗?
    黄大一眼扫过,发现七成是女子,基本都上了年纪,最年轻的也有三十多岁了。但有一样,她们的脸皮白净,浑身都散着香气。

    他想,还是小翠年轻好看又有才啊。

    李开良轻咳一声:“天馥楼遇上的麻烦,大家都清楚。我们新东家姓燕,年少有为,跟护国公都能把酒言欢!”

    话到这里,人群里起了小小骚动。护国公可是跺脚能令整个大卫震三震的狠角啊,原来新东家这么牛气?

    李开良停顿几息让他们回味,而后才接下去:“但他也是眼里容不进砂子的主儿。天馥楼还要继续开下去,继续做香粉生意!配方失窃案,新东家特派这位黄大爷追查到底。从此刻起,你们都要听命于他。”

    他目光扫过,众人不敢与他对视,都垂下了目光。

    李开良这才对黄大道:“这里交给你了。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办。”若非燕三郎特地交代要带黄大过来,天馥楼他都不会再来第二次。

    李开良现在忙得不可开交,要替新东家购置合适的产业,要为以后的宏伟计划拉拔新的队伍,砍价、交接、人手安排,连轴转了几天都没合眼。

    幸好他是异士,体力远优于常人。

    黄大目送他离开,才转回目光,深深吸了一口气。现在,这里是他的主场了。

    ……

    申时末,黄大回到邀景园。

    他走过开满迎春花的小路,前方传来饭菜的香气。

    啊,这香气好浓郁。黄大动了动鼻子,好像是——

    他推门进屋,张涵翠正好端着一个瓦罐走出厨房,见他便笑:“腿真长,我这刚端上汤,你就来了。”

    她把瓦罐放到桌上:“今晚是黄芪炖老母鸡,三只。”

    因为黄大入夜以后就会变回原形,所以张涵翠特地把晚饭时间提早了。

    张涵翠给他打了一碗汤,黄大端起来灌了一口。

    真鲜。

    再灌一口。

    真甜。

    他每灌一口汤就叹一口气。张涵翠听得有点懵:“不好喝么?”

    “不不,很好喝!”

    “这是怎么了?”张涵翠看他愁眉苦脸,相处多日,黄大从未有过这种表情。“天馥楼那里进展不顺?”

    说话间外头叽吱两声响,有两个小脑袋从门边冒出来,朝这里探头探脑。

    还是两只黄鼠狼,但个头小了一号,就比老鼠大不多点儿。

    “黄三黄四来了。”张涵翠又去拣了两只碗,满满地舀肉盛汤,“来,上桌吧。”

    两只小黄鼬欢呼一声,蹭上桌低头就吃,也不怕烫。

    “比狗鼻子还灵!”黄大狠狠给了他们一记眼刀,可惜两个小的视若无睹,只顾吃鸡。

    张涵翠笑着坐了下来:“天馥楼原东家一年来都查不出猫腻,你一天内就想见成效,哪有那么容易?”

    黄大跟两只小鼬抢吃鸡汤,哪有功夫说话?

    一刻钟后,整鸡都变成了骨架,汤水点滴不剩,他才满足地搁下饭碗:“能接触配方的坊工,都在天馥楼里至少干了十几年,有个甚至干了快三十年。我把他们叫去单独训话,没发现什么问题;我还许诺重金,要他们互相举报形迹可疑之人。到最后,只有一人被举报了。”

    张涵翠奇道:“怎么可疑了?”

    “那女工姓童,在香坊做了快二十年。但年前旁人看见她坐在坊里偷偷掉流泪,一问才知道她丈夫不小心摔断了腿,老娘又卧床多年,都靠药物吊着命。家里来钱少了一半,药又贵了,老娘请不起大夫看诊也吃不起药,撑不下去了。”

    张涵翠听得叹气:“也是可怜。”小老百姓,日子都不好过。

    “可她后来就有钱了,丈夫治腿,老娘治病,药费都能垫上。”黄大撇了撇嘴,“就这么巧,偏在天馥楼配方失窃的时候?嘿嘿,我看她是卖配方来的钱。”

    “原东家没有查过她?”

    “查过了,一无所获。”黄大冷笑,“她说是在济市商队当趟子手的儿子干完活分到钱了,往家里寄,才解了家里燃眉之急。嘿,我不信。我会盯死她,直到她露出马脚!”

    那些个资深坊工的背景和家庭,他都要深挖下去翻个底朝天。

    张涵翠小声道:“可是,天馥楼最近还在丢方子。童大娘难道一直内盗不止?”

    黄大挠头:“这也……不无可能。很多人尝过甜头,从此就成了惯偷。你要信我,我知道。”呃,他说这话时,真心想到的不是自己。

    “我知道。惯偷和惯赌,都是一样的。”张涵翠先是苦笑一声,而后接着道,“只是我想,天馥楼的仿品能出现在市面上,说明配方有人买。不如从这一方查起,双管齐下?”

    黄大眼睛一亮:“小翠,你真聪明!”

    她可是想了很久呢,张涵翠抿嘴一笑:“我不能平白受你这许多恩惠呀。对了,广元桥那里就有人卖天馥楼的仿品,我们不妨去追查一下他的进货来源?”

    “好,好!”小翠说的是“我们”了,黄大心里美滋滋。

    ……

    这天晚间,燕三郎正在书房翻阅几本旧书,外头突然传来一声爆响。

    声音不小,震得沉重的黄花梨木桌面都颤了几下。他跨出门去,望见西北方天空笔直升起一缕黄烟。

    冒烟的位置,好像还在邀景园中?

    对了,那是千岁的实验场!

    少年一路奔到邀景园的西北角,却见由温室改成的香坊已经炸得窗户尽碎,黄烟滚滚。

    张涵翠立在十丈外的月牙门里,面无人色。

    燕三郎左顾右盼:“怎么回事?”还好,只炸掉一个温室,没有更近一步的损失。

    话音刚落,又是“轰”一声炸响。

    二次爆炸,这回连门板都碎了。

    “千岁大人还在里面!”张涵翠回过神来,失声尖叫,“她、她没出来!”

    燕三郎沉声道,“你冷静些。这里发生什么事?”

    “我、我……”张涵翠嘴唇发抖,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费好大力气才拼出一个完整的句子,“我们正在焠取香液,我没做好,爆、爆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