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大唐当奶爸 > 第397章 小喵喵的人缘(二合一)
    杜少清转头歉意的对冯智戴笑道:“唐突了,冯公子还是随我来客厅喝茶吧,家里人多有点乱了。”

    冯智戴看着闯进来的这个妙龄女子,一下就被惊艳到了,虽然看着对方年纪不大,但这身气质绝对是自己见过女子中少有的。

    “驸马,这位是?”

    “呵呵,忘了给冯公子引荐了,这位是杜某的另一位红颜,未婚妻子武氏,乃是前工部尚书应国公的二女儿,现在是我杜家商会大掌柜。”

    杜少清说完,又对武照说道:“夫人,这是岭南耿国公二世子。”

    武照对着冯智戴盈盈一礼,随后径直去寻大猫了,她可没心思在不相干人身上耽搁。

    冯智戴已经懵了,未婚妻??大掌柜?

    什么情况?

    你不是驸马吗?

    大唐驸马什么时候可以另娶他人了?

    而且贵族女子不都是深居简出相夫教子的吗?谁家会让出来抛头露面?

    “冯公子??……”

    叫了对方三声,对方才回神,有些尴尬的说道:“这,驸马,实在是、是、让人佩服!”

    “哈哈哈哈,哪里哪里……走走走,喝茶去喝茶去。”

    杜少清爽朗大笑,这表情和笑声,明显是充满了得意。

    别说这个外来的公子听了惊愕,就算是整个长安城里面,乃至大唐其他大贵族那边,谁不对杜少清翘起大拇指说佩服,简直是我辈楷模。

    杜少清心想,记得很多穿越众都能一人娶好几个公主的,我娶一个,外加一个国公女儿,已经足够低调了吧。

    另外一边,冯盎正在接待魏王李泰。

    李泰被皇帝老爹训斥一顿之后,的确心生悔意,是自己不讲理了,叹息一声,只能说大猫运气不好吧。

    “殿下,老夫有个疑问在心头,这位杜驸马是何许人也?为何以前从未听说过呢?”冯盎想起了医馆的一幕,似乎李泰对那杜驸马的态度很不一样。

    照理说一个皇帝亲生儿子,一字亲王,高高在上,高出驸马太多了,怎么会对驸马低头?

    哪个驸马见了皇子不是温顺的跟绵羊一样?

    “耿国公不知晓也正常,我这个妹夫也是去年才回长安的,但是他的出身可不一般,乃是已故宰相,蔡国公杜如晦流落在外的嫡长子。”

    什么??

    杜相的儿子?

    一时间冯盎心中也忍不住升起一团八卦之火,杜相?流落在外的嫡长子?确定不是私生子?

    “呵呵,说来这事情也是巧合,甚至之前我们还将之当成皇室秘闻不愿多提。

    但是现在长安百姓人尽皆知,已经被传闻佳话了。”

    感觉到这位国公有兴趣,既然是来赔礼道歉的,自然要缓和关系,李泰也就和气的讲起了故事。

    随着李泰的讲解,冯盎一次次被震惊到了。

    这,这些都是真的吗?

    皇帝女儿私奔,出去捡了一个宰相的儿子?听起来这么像民间传说呢?

    更让冯盎吃惊的还在后面,冯智戴讲起了杜少清这一年多来的战绩,一桩桩大事,不说全是杜少清之功,但却处处都有他的身影,甚至灭吐蕃都是他一人的计谋。

    良久之后,冯盎感慨道:“杜相何其幸运,一个流落在民间贫贱出身的儿子,竟然能够完全继承乃父才智,甚至还犹有过之,让人羡慕啊。”

    此时杜少清这边,因为大猫受伤的事情传了出去,杜家的医馆已经安静不下来了。

    第一波来的是武照和崔灏二虎几个人。

    没等杜少清跟冯智戴喝两口茶呢,宫里来人了。

    “驸马爷可在?”内侍老高的声音在医馆响起。

    “哦?高内侍?你这是?莫非岳父相召?”

    “非也,陛下和娘娘听说神虎遇刺,赐下疗伤药材一批,以嘉奖神虎的忠心护主,这些都是宫里兽医遴选过的兽药。”

    杜少清哭笑不得,什么情况?一只宠物受伤了,皇帝送药慰问?这老虎的待遇太高了吧。

    “我替我家大猫谢谢陛下和娘娘,太厚爱了。”

    “不知小公主和神虎在哪里?老奴奉命前来探望。”

    杜少清让三虎带老高过去。

    冯智戴脑子有些迟钝道:“这神虎到底有多神?竟然能够让陛下送药慰问?莫非立过大功?”

    “哪有什么大功?纯粹就是陛下和娘娘爱屋及乌,宠着外孙女罢了。”杜少清解释道。

    好吧,冯智戴再次刷新了对杜家的看法,心说这杜家也太过受宠了。

    而此时大猫的病房里面,随着探望人员的增多,已经显得有些热闹了,小萱萱倒好,似乎忘记了自己是在陪着病号,竟然坐在椅子上喝着茶给大家讲起了故事。

    从训练四舅跑步开始,一天天的讲,病房里面传来一阵阵的哄笑。

    等到听说伤害大猫的就是这位冯二公子,众人一阵唏嘘,莫非这冯二公子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射伤之后再来赔礼?

    当然这是因为小萱萱带着自己的观点讲的,一个孩子能有多么明辨是非?少不了添油加醋。

    “小公主在吗?可曾受伤?老奴高权前来探望。”

    “呀?是高爷爷来了?快点进来,要不然赶不上听故事啦……”

    老高心中苦笑,教过多少次了,自己身份卑贱,哪里担得起一声爷爷,可这杜家的女儿就是不听,礼数很周到,跟她父亲一样,丝毫不因自己是个宦官而有所鄙视。

    太医馆前厅,医馆正常营业着,突然一队人马呼啸而来,负责医馆的四虎上前拦住道:“尔等何人?敢来太医馆生事?”

    这时人马闪开一条道,一个高头大马的人物走上前来大喊道:“别动手别动手,是我,汉王李元昌。”

    “哦?汉王殿下?您这是?”四虎懵了,怎么带兵来了?这什么意思?

    李元昌翻身下马解释道:“听说大猫遇刺,我这不是着急来探望吗?上次我的小妾就是大猫帮忙救回来的。”

    “额,可这彪人马是怎么回事?”四虎问道。

    “不是说有人射杀大猫吗?我这不是来问个凶手,给大猫报仇呀。”

    四虎一脸懵逼,报仇?我的天呐,什么时候大猫人缘这么牛叉了?

    下意识的笑着说了句,“报什么仇啊殿下,凶手就在内堂呢。”

    什么???

    来人,随我杀进去宰了凶手给大猫报仇。

    说完李元昌带人冲了进去,四虎彻底懵了。

    等等啊,别这样啊,几百私兵冲进去,医馆哪里装的下?四虎喊着拦都拦不住,连前厅来看病的病人都被惊扰的无法看病。

    四虎心说完了,这下捅娄子了。

    “该死的,是谁伤了大猫?主动站出来本王饶你个全尸!”李元昌冲进院子里大吼道。

    噗……

    杜少清一口热茶被吓得喷出来了,这什么情况啊?

    冯智戴更加尴尬,有些不明所以的看向了门外,心说能自称本王的,定是皇子王爷,可这又不是魏王李泰声音,我难道还得罪了谁吗?

    杜少清黑着脸走出了客厅,听声音就知道是汉王这个莽夫。

    “七叔,你这是干什么?要拆了医馆吗?”

    “怎么会?这不是听说小喵喵遇刺,生怕你人手不够,带兵过来帮忙打仗的嘛。

    四虎说凶人就在后院,是谁?你要是不方便动手,老叔来。

    大猫我们的感情可不一般,谁敢动他?”李元昌拍胸脯道。

    冯智戴也跟着走了出来,看向了李元昌,心说我不认识你呀。

    杜少清真想捂着脸假装不认识这货,“这不,就是他了,七叔如果觉得上次挨打伤势不过瘾,那就来揍他一顿好了,他是岭南耿国公的二儿子。”

    谁??

    耿国公?岭南?

    李元昌就算再傻,也知道这人是谁了,天南霸主冯盎的儿子,咳咳,似乎惹不起,这可是手握重兵的。

    看着李元昌陷入了尴尬,杜少清笑着给了个台阶道:“其实都是误会,冯公子以为大猫在行凶,误伤罢了,人家已经登门道歉了,七叔就别追究了。

    你要是看望大猫的话,就在那边的屋子里面,自去就是。”

    李元昌涨红了脸嘿嘿笑道:“误会呀?误会就算了,冯家小子,下回看清楚点,猫和虎要分清楚。

    来人,把给神虎准备的烤羊抬上来,咱们去慰问神虎。”

    后面跟着几个仆人抬着一个还冒着热气的烤全羊,杜少清鼻子抽了抽,心说这大猫混得真不错,一整只烤羊,这次估计过瘾了吧。

    不对,他受伤了,这两天只能吃流食,烤羊是只能看不能吃啦。

    想到这里,杜少清的脸上表情极其古怪,就差笑出声了。

    冯智戴小声问道:“驸马,刚才那位是?为什么他说神虎是猫呢?”

    “他是当今陛下的弟弟,汉王李元昌,为人有些癫狂,不用理他,其实他也分不清猫虎。”杜少清打趣道。

    果然,病房里面人已经够多的了,可涌不了李元昌带来的私兵,所以只是几个仆人抬着烤羊跟着进去了。

    “大猫,死了没有?没死快看我给你带好吃的了,你最中意的烤全羊啊,热乎的……”

    众人朝着门口一看,嚯,真的是一整只烤全羊?

    老天,你这大手笔,大猫吃的完吗?

    小萱萱皱着眉头站起来喊道:“哎呀,七姥爷,你小点声音,小喵喵病了,不能被吵。

    而且道长爷爷说了,这几天大猫不能吃别的,需要吃些好下嘴的流食。”

    谁知道这时大猫忍痛低吼一声,那意思怎么听着有些不满和埋怨呢,是不是在抗议说我能吃羊肉,不吃流食。

    小萱萱回头训斥道:“别吼了,再吼你也要听道长爷爷的,等你伤好了再给你吃烤羊。”

    李元昌愣了下,随后有些失望道:“那,那这烤羊岂不是浪费了?哎,早知道就先来探望了,瞎忙活半天。”

    众人都想笑,这位王爷也真是奇葩。

    “不会呀,你可以把烤羊留下,我帮小喵喵吃掉,等他好了,我再告诉你,你再给他烤一只就是了,绝不浪费。”小萱萱认真道。

    噗……

    屋内众人再也忍不住,全都笑喷了出来,这孩子的吃货本性真是太强大了,生冷不忌呀,连给大猫准备的烤羊都抢?

    更奇葩的是,李元昌听完,竟然十分赞同的点头道:“嗯嗯,也好,那就给你吃吧,不过这么大的烤羊,你一个小孩肯定吃不了,我跟你一起分分好了。”

    我倒……

    这一大一下,都是吃货界的奇葩吗?

    “哈哈,太好了,不如就在这里好了,这里这么多人,大家一起分着吃吧。”小萱萱欢喜道。

    人群之中的老高心说,人怎么能吃给宠物烤的羊呢?

    可是环视四周,所有人都没有任何反感的样子,这是怎么回事?于是老高也没有率先开口。

    等他看到汉王让人分割羊肉,屋里没人都赞美的开吃的时候,老高已经懵了,什么情况?

    其实他不知道,屋里的众人,可都是习惯了跟大猫一锅吃饭的杜家人,早就不忌讳这些了。

    看着分给自己的一盘子羊肉,老高犹豫了半天,还是忍着胃里的不适,开始吃了起来。

    而躺着的大猫就悲剧了,此时虎目几乎快急出眼泪了,这群人太无良了,你们吃着我看着?到底谁是病号呀?

    想要晃着挪动挪动给自己争取下人权,不对,是虎权的,可是背后的伤口刚刚结痂,一动就疼,老虎疼得龇牙咧嘴。

    “别动,知道你想吃肉,但是现在不能吃,姐姐替你吃好了,七姥爷的烤羊手艺还行,比长安酒楼里面的好吃点,不过不如爹爹的。

    来你闻闻看是不是这个样子?”小萱萱将烤羊腿递到大猫鼻子旁边。

    大猫真的哭了,眼泪都掉下来了,我不能咬着吃,你撕一块给我也成啊,没有你这样欺负虎的小主人。

    此时皇宫弘文馆里面,杜家派人去给小萱萱请假,程如玉好奇的拉住报信人问了下,听到是大猫受伤,这小姑娘也被吓了一跳,连忙跑到颜师古身边请假要去探望。

    颜师古心想好吧,反正这丫头的心都飞出去了,就准了吧。

    这时学堂里面有个孩子拉住程如玉问道:“是神虎受伤了吗?程师妹,我能不能也跟着去探望一下?”

    “你?我跟小喵喵是好伙伴好朋友,你又不认识他。”

    “就是不认识我才想认识一下的,以前看着神虎可吓人了,不敢靠近,现在趁他病了去探望一下,说不定就能跟神虎做朋友呢。”

    啊?这样啊,好像是这样啊,那,那好吧!

    程如玉迷迷糊糊的就答应了。

    可是这一答应好像点燃了火药桶一样,学堂里面孩子炸了锅了,纷纷想要插一脚的,都要去探望,谁不想近距离跟神虎攀上交情,就算是不能骑上威风一下,至少做个朋友以后不担心被神虎按在地上打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