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医姝 > 第六十三章:阿龙醒了
        次日一早。

    “姨娘,二姐姐真的让人把例钱送来了,还送了好多东西呢!”黎子容兴奋的大叫,开心的不得了。

    “真的?”陈氏也是一惊,她昨晚喝了药,感觉确实好了很多,暗暗皱眉,黎晚姝不过是前夫人的孩子,顾氏能听二小姐的话?

    陈氏还不知道老太君掌家之事。

    看到桌子上的东西,犹如做梦,她都不记得她多久没见过这些东西了。

    她性子弱,不争不抢,努力做个隐形人,只求她们母子安康,只是黎晚姝昨晚哪些话,让心里心惊胆战。

    黎晚姝不过才十几岁,却给她一种不一样的感觉,着实奇怪。

    “这糕点好好吃,姨娘尝尝!”黎子容眯着眼睛,宝贝似的递给陈氏。

    陈氏张嘴轻轻咬了一口,听到黎子容问她好吃吗?那期待的眼神,让陈氏鼻子一酸,容哥儿再不济也是候府的少爷,这些年跟着她,就没吃过几顿好的,一直都在小心翼翼的过日子。

    仔细想来,她的隐忍究竟换来了什么?

    一块小小的糕点,竟能让容哥儿如此开心?

    “容儿,你这些年可怨过姨娘?”陈氏复杂的看着黎子容,她不是一个好母亲,自己受苦也就罢了,连累孩子和她一起受苦。

    黎子容拿着糕点的手微微一顿,抬眸看了眼陈氏,无声笑了笑,什么也没有说,低头继续吃着糕点,只是眼里的喜悦带着一丝灰暗。

    陈氏叹了一口气,无力的看着黎子容,重新躺回去,她已经懦弱惯了,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黎晚姝一早就去了药铺,发现沈清比她来的还早,不禁无声的笑了,看到小哑,过去摸了摸他的头。

    小哑一愣,脸色微微一红,继续低头做自己的事情。

    “黎姑娘!”云中飞看到黎晚姝,客气的唤了一声。

    “阿龙怎么样了?”黎晚姝问,她昨晚回去想了一下,可以在药浴中多加两味药,效果会更好。

    “好点了,沈老一早就过来了!”云中飞暗暗吃惊,沈老早上对他说了一些话,他没有想到,一个女子竟然会医术,且十分精。

    “嗯,我过去看看。”黎晚姝说着已经过去了。

    “姝丫头,”沈清在摆弄药材,脸色带着一丝凝重,看到黎晚姝脸色微微温和:“阿龙这样药浴没有错,可是时间终究有些慢,怕……”

    “外祖父没事,我已经想到办法了!”黎晚姝一笑,把她想到的药草加进去,果然没过多久,阿龙的身体有了明显的变化。

    沈清看了十分激动:“如此简单,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有时疑难杂症,不是需要多贵的药材,而是对症。

    沈清看着黎晚姝既复杂又欣慰,说实话,他一开始并不想教黎晚姝医术,也是挣扎了好久才下了决心。

    黎晚姝看着冷清的药铺,嘴角勾了勾,一点也不担心生意好坏。

    倒是掌柜的和小哑急得团团转,不停在门口张望着,看到对面的和春堂药店人来人往,再看自己的药店,不由吧唧吧唧嘴,心想这皇上的名头也不怎么样啊!

    黎晚姝自然也注意到了对面,人家生意火爆,和她的一对比,简直太鲜明了。

    “快看,那是贾家的马车,又来了!”街上有人呼喊出声。

    “贾家可是京都城说上名的富庶人家,瞧瞧那马车多豪华,真是富的流油,最近老是跑和春堂,不知是家里谁病了?”

    “贾家钱多的冒油,肯定也有自家大夫,如今日日跑和春堂,想必是家中什么人得了重病吧!”

    “……”

    黎晚姝听到这里,不由抬起头看了看,只看和春堂的掌家人背着药箱出来,脸色带着一丝难看,上马车时望了一眼黎晚姝这边,眼中灰暗不明。

    “对了,我听说贾老爷的一个小妾好像怀孕了,估计过不久就要生产了吧!”街道上又有人说道。

    “对对……我也听说了,贾老爷那个小妾十分得宠,贾老爷老来得子,能不宠吗?”

    “只是,这和春堂的大夫日日跑贾家,莫不是出了什么事?”

    “……”

    街道上的人议论纷纷,直到马车走远了,才三三两两的散去。

    黎晚姝也收回目光,该干嘛干嘛去。

    晚些的时候,阿龙醒了,黎晚姝为了又施了一次针。

    她最引以为傲就是她的这套银针,关键时刻,是救命最快的良药,特别是那几套失传的针法,更是叹为观止。

    “你且好好休息,你的病不出半月便可痊愈!”黎晚姝看阿龙一直盯着她,不由笑了笑。

    阿龙脸上的红肿虽消了一些,但依旧看着恐怖,黎晚姝却没有任何反应。

    阿龙眼里闪过惊讶,看到黎晚姝年纪不大,且又是女子,动了动嘴想说什么,看到云中飞进来了,便闭上了眼睛,一副不愿意说话的样子。

    云中飞看到阿龙醒了一喜,急步过去:“阿龙,你醒了?”

    “……”

    阿龙依旧闭着眼睛!

    黎晚姝看了,悄悄退了出去。

    云中飞看着阿龙,眼里一痛,开口:“阿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何你出去了半月,就变成这副样子?”

    “……”阿龙依旧不说话。

    “要不是黎姑娘,你现在早没命了,成具腐尸了,死了都没人样儿!”云中飞忍不住吼了出来,阿龙是他出生入死的兄弟。

    阿龙听了,手指忍不住轻轻一颤,睁开眼睛看向云中飞,流露出一丝愧疚。

    “大哥,对不起!”许久,阿龙发出沙哑的声音,他知道云中飞是真的担心他。

    “阿龙,告诉大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大哥替你做主!”云中飞叹了一口气。

    阿龙听了,又重新闭上眼睛,把头扭到一边。

    云中飞看了,不由握紧拳头,盯着阿龙看了好一会儿才离去。

    阿龙过一会儿才睁开眼睛,看着陌生的床幔,眼里涌起一股痛苦,紧紧抓住被褥,红肿的脸上满是痛苦。

    为什么,他还活着?

    这么痛苦,他宁愿死了!

    为什么要让他痛苦的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