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全职国医 > 第六百七十一章 脉证矛盾
    早上,方寒吃过早饭,就躺在院子属于老爷子的躺椅上摇摇晃晃,昏昏欲睡。

    方寒非常喜欢这种感觉,十一月初的阳光也是非常温柔的,晒在人身上暖洋洋的,既不觉得热,也不会让人感觉到冷。

    摇椅一晃一晃的,就像是在母亲的怀抱一样,突然间就回到了婴儿时期,无忧无虑,没有烦恼。

    一般来说,如果不看病的话方寒就喜欢看看书,如果不看书的话就去朋友圈点赞,如果不点赞的话他就喜欢这么静静的躺着。

    方寒并不算太喜欢运动的人,虽然作为医生,他很清楚运动的好处,可是不喜欢和清楚完全是两个概念。

    还好,贴心的系统让方医生抽到了一个八卦掌精通,而且还是不掉级的那种,哪怕方医生从来不怎么练拳,八卦掌依旧是精通,身体依旧保持着巅峰,这就是非常爽的系统了。

    方寒最喜欢的也就是系统这一点,勤奋的时候可以增加技能点,可以节省崇拜点,可要是偷懒的时候技艺却不会生疏。

    “儿子,中午吃什么?”

    田玲女士迈着步子从楼上走了下来,穿的很是年轻时尚,乍一看最多三十岁出头的样子,要不是眼角的鱼尾纹,仔细看也是三十岁出头的样子。

    “田姐做的我都喜欢吃。”方寒依旧是万金油式的马屁回答。

    “行,今天中午做你最喜欢吃的。”田玲女士喜滋滋的拉着自己的小拉车出门了。

    方寒继续躺在摇椅上,摇啊摇,摇啊摇。

    “小寒!”

    就在方寒昏昏欲睡的时候,传来老爷子的声音。

    诊所这一阵患者比较多,从早上开始患者就络绎不绝,事实上自从上次常青诊所的事情之后,方家诊所的患者就开始多了起来,而常青诊所已经于半个月之前挪地方了。

    其实方寒并不介意篷花村多开一家中医诊所,只不过何海杰却不好意思继续在篷花村开诊所了。

    把诊所开在一位隐藏的国手名家的边上很显然不是什么明知的选择,因而何海杰甚至不介意浪费一笔装修费,也以最快的速度把诊所转让了出去。

    “来了。”

    方寒应了一声,一个翻身起来。

    “方医生在吗?”

    与此同时,门口传来了一个问话的声音,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人迈步走了进来,中年人走的不快,看上去步子还算稳,不过仔细看却能发现好像腿上有伤。

    “关教授。”方寒愣了一下,没想到来的是关宝成。

    “方医生。”关宝成迈着步子缓缓的走进了院子,他的腿上有伤,算下来这个伤到现在也就四十来天,还没有完全好,虽然能走,却不能用力,也不能走的太快。

    “关教授快请坐。”

    方寒找了一个稍微高一点的椅子让关宝成坐下,这才道:“关教授您先坐着,前面有位患者,我先去看看,然后再给您倒茶,真是不好意思。”

    老爷子在前面喊,肯定是有自己处理不了的患者,在面对患者和招呼客人中做选择的话,方寒自然是优先选择患者。

    “方医生要是不介意,我也一起去看看?”关宝成又站起身来。

    被人揍了一次,关宝成好像变化挺大,身上那种傲气明显去了不少。

    “好吧。”方寒点了点头,迈步向诊所走去。

    走进诊所,方寒就看到老爷子的就诊桌前面坐了一位四十来岁的女性,这位女性患者方寒还不陌生。

    “高老师!”

    “小寒来了。”

    高老师露出一丝笑意,不过因为身体不舒服,脸色苍白,笑容很是有些勉强。

    这位高老师算是老方同志的同事,同时也是方寒初一时候的班主任,不过算起来方寒也有好些年没见过高老师了。

    “高老师好。”

    方寒向高老实点了点头,然后向老爷子介绍跟着一起进来的关宝成。

    “爷爷,这位是关宝成关教授,做过不少中医讲坛,出过不少书......”

    “方医生您可千万别这么说。”关宝成那个尴尬啊,急忙向老爷子问好:“方老您好。”

    这要是别人这么介绍自己,关宝成自然是坦然受之,可方寒这么介绍,关宝成总觉得臊得慌。

    虽然方寒的介绍没有任何的歧义,说的也是事实,可在方寒跟前吃了几次瘪,没一次胜过方寒,再听到方寒这么介绍,关宝成总觉得是在打自己的脸。

    之前三连败,要是再算上沪上那一次,算起来他在方寒手中算是四连败了。

    给杜家老爷子瞧病,关宝成可是被人家杜家大少打断了一条腿,可方寒却把杜家老爷子给医好了,这就是差距。

    “关宝成?”

    老爷子看了关宝成两眼,急忙站起身伸出手:“关教授,呀,我看过你的节目呢,讲的很好。”

    老爷子还真看过关宝成的节目,因而方寒一介绍老爷子就认出了关宝成,显得相当的热情。

    “方老谬赞了,在您面前我就是末学后进。”

    很多人见识到方寒的水平,得知老爷子也是中医之后,都下意识认为老爷子其实就是隐藏在民间的国手名家,毕竟能教出方寒这么厉害的孙子,老爷子的水平岂能差了?

    方寒年轻,今年才二十五岁,这么年轻却有这么高的水平,在系统不为人所知的情况下,其他人几乎会毫不犹豫的把功劳归结于老爷子。

    毕竟没有系统就要有老爷爷,这是恒古不破的真理嘛。

    关宝成自然也不例外,老爷子客气,关宝成更显谦逊。

    “您是关教授?”

    高老师也吃了一惊,关宝成这种专家教授那可是只能存在于电视上的人物,没想到竟然会出现在现实中。

    “你好。”关宝成也很是客气的向高老师点了点头。

    简单的客套过后,老爷子这才让开了地方,方寒在就诊桌后面坐下,示意高老师伸出手来诊脉。

    “高老师哪儿不舒服?”方寒一边手指搭在高老师的手腕上听脉,一边询问症状。

    “腹痛,腹泻,已经有好几年了,每一次腹痛腹泻吃药之后会能好一些,可是经常犯,稍不注意就拉肚子。”

    “春夏秋冬都有腹痛腹泻?”方寒问。

    “嗯,不分季节,稍不注意就有可能犯病。”

    “腹泻的时候是隐痛,大便是稀水?”方寒问。

    “对,就是隐痛,是稀水,要是吃一些水果之类或者油腻的食物,还有可能腹胀,每次吃了饭两到三个小时就感觉到不怎么舒服,上了厕所才能舒服一些。”

    一边听脉,一边询问,同时方寒也看着高老师的脸色和神情。

    脸色虽然苍白,却不是那种惨白,还带着一些黄,同时也有浮肿,精神看上去很是疲惫,形体瘦弱,可是脉象却滑而有力。

    滑脉的特点是往来流利,应指圆滑,如盘走珠,摸脉的时候能感觉到脉象由尺部向寸步回旋果冻的感觉,脉象流畅。

    一般来说滑脉多见于痰湿、食积和实热等病症。

    “《素问.脉要精微论》中有说:‘滑者,阴气有余也。’,《脉简补义》里面面也有说:‘夫滑者,阳气之盛也,其病多为主热而有余。’”

    痰湿留聚,食积饮停解围阴邪内盛,实邪壅于内,气实血涌,因而脉象圆滑流利,火热湿鞋波及气血,血行加速,脉象童谣滑数。

    搞清楚高老师的情况,方寒就知道这个病症为什么老爷子吃不准了。

    高老师的这个病就属于脉证矛盾,从症状和形体上看,高老师腹痛腹泻,神疲形弱,明显是营养不良,可从脉象上看,高老师这个病症则有积之实像。

    这就等于望诊和切诊有了矛盾的地方。老爷子自然就摸不准了。

    一个人瘦瘦弱弱,腹泻腹痛已经好多年了,身体瘦弱,你现在说这是积食,这让人一听就觉得不太可能嘛。

    方寒摸过脉,提笔正打算写方子,边上站着的关宝成却开口了:“方医生,不介意我瞧一瞧吧?”

    “关教授愿意看看,我自然是求之不得。”

    方寒站起身给关宝成让出地方,关宝成坐在就诊桌后面也很是认真的给高老师诊了脉,查看了舌苔,刚才该问的方寒已经问了,关宝成倒是没有补充的。

    “这是积食之症。”

    检查过后,关宝成也不拿捏,直接就说出了自己的判断:“患者虽然形体消瘦,腹泻腹痛,可却不思饮食,食后腹中胀满,隐隐疼痛,直到大便泄后才能舒服一些,很显然是肠中有积滞。”

    说过之后,关宝成这才看向方寒和老爷子:“方老,方医生,不知道我的判断是不是准确。”

    “嗯,少食则胀满,便后方舒,脉象滑而有力,确实是肠中有积滞,因久积未去而导致泄泻流连,同时又因久泻不愈而导致脾胃虚弱,这才形成了虚实夹杂之症。”老爷子微微点头。

    老爷子的水平不算多高,并非什么隐藏在民间的国手名家,可看了这么多年病水平还是有的,比不江中院的一些主治水平差,关宝成刚才一说,老爷子也就很快想明白了。

    “老爷子说的不错。”关宝成微微一笑,他可不知道老爷子的水平,只觉得老爷子认可他的说法,心中着实有些舒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