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之纵横古今 > 第三十八章:绣花楼
    朱林来到小玉面前,他伸出手,刘大刚才拿着的匕首便回到了他手中,朱林把玩着匕首:“给你个机会,说还是不说?”

    小玉胆怯的看了一眼朱林,她害怕的说:“我。。我不说。。我不说。”

    “呵。”朱林目光一狠,他将匕首甩出,只听刘大一声惨叫,他的一根手指已经被朱林割了下来,朱林手掌轻动,那把还带着血的匕首又飞到他的手中。

    朱林慢悠悠的说:“既然他是你的爱人,那我就看看,是他重要,还是你的情报更重要,很简单,我问一次,你不答,我就割他一根手指,再不答,就是手掌,双手,双脚,最后是脑袋,我说到做到。”

    小玉惊恐的摇摇头:“我。。我不能。。”

    “啊!”只听刘大一声惨叫,朱林已经甩手将刘大的手掌割掉了。

    刘大忍着痛:“小玉。。不。。不能说!让这个。。让这个妖人,杀了我!”

    朱林轻笑一声:“还挺有骨气,你呢?说不说?再不说,可就是一双手咯,哦对了,提醒你一句,不及时治疗的话,他就会失血而亡,你爱人的性命,全部掌握在你手中。”

    看着刘大喷涌而出的鲜血,小玉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她捂着脸说:“求你了,求你了,不要伤害他,我说,我说,我都说!”

    朱林轻哼一声,他收回了即将甩出的匕首,然后手一挥,刘大的鲜血便被止住了。

    既然无法从刘大口中得到消息,朱林就准备从小玉入手,他看得出来,小玉只是一个普通的姑娘,她跟着刘大起事,或许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对刘大的爱,朱林从她与刘大交谈时的透露出来的忧虑看出来了。

    刘大还想说话,朱林直接拿起床头的木枕甩过去,将刘大砸晕了。

    朱林眯着眼笑道:“说吧,轻盈在哪里,你们的目的是什么?还有,张天师是谁?”

    “张天师,其实我们也只知道一个名字,具体人物,我们根本没有见到过,至于轻盈姑娘。。她。。她在樊楼外,灵心净月湖的花坊上。”

    花坊!朱林一怒:“你们将她带到那里,想做什么?”

    小玉被吓了一跳,她连忙挥手说:“不。。不是你想的那样,因为。。因为我们的人都在绣花楼里,把她带过去,也比较好看管,我们。。我们没有伤害她。”

    小玉这样说,朱林才松了口气:“那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我们。。我们。。”良久,小玉才叹了口气:“我们想要帮助新皇复位!”

    朱林眉头一皱:“具体过程。”

    “我。。我也不清楚,我们只是底层人物,接触不到那些东西。”小玉说:“但是我知道,他们。。他们最先要除掉你。”

    “除掉我?”

    小玉点点头:“对!但是他们忌惮于你的能力,新皇要成功复位,你必须死,但是他们动不了你,便想到挟持你的妻子。。就是那个樊楼老板。”

    “樊楼老板很少出面,我们也不好找到她,为了引出她,我们只能先绑架轻盈,然后把她骗到绣花楼里去,据消息,轻盈姑娘是樊楼老板很在意的人。。就。。就是这样,我只知道这些了,我与刘大只是实施者,我们没有伤害轻盈姑娘,放过我们。。放过我们吧”

    朱林心中苦笑,没想到自己在樊楼前的一抱,竟然给阮鱼和轻盈带来这么大的麻烦。

    朱林点点头,他淡淡的说:“我相信你了,放心,这个屏蔽结界一天后就会消失,但在这之前,外面的人进不来,其实,也正是因为你们没伤害轻盈,我才没杀你们。”说完,朱林的身形隐入了黑暗,再不见踪迹。

    朱林退出了勾栏瓦市,他没想到,轻盈的失踪,竟然是因为自己,这群保皇派的人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作出这样的反应,看起来,他们当中也有能人异士。

    勾栏瓦市距离樊楼不远,朱林幻化成普通人的模样来到樊楼下,他感知了一下阮鱼的气息,可是。。什么都没有感知到。

    朱林抬起头,现在天色近黑,从这里看过去,灵心净月湖的花坊已经亮起了灯,看起来,阮鱼已经去了,朱林不再犹豫,朝着花坊而去。

    很早之前赵倩就给朱林介绍过,灵心净月湖在白天时是人们休息娱乐的地方,到了晚上,便是烟柳之地。

    灵心净月湖上有许多花船,上面的,便是花坊,这都算是比较文艺的名字了,直接点的,就叫青楼。

    绣花楼是这些花坊中比较不起眼的一个,中规中矩,客流量也只能算是一般,在外有名而不高调,这样也比较有助于保皇一派做事。

    此时的绣花楼,已经有客人在里面找姑娘了。

    绣花楼的门童正笑脸迎着客人,这时,一道曼妙的身影走到他面前,门童一呆,他抬起头便看见了一个风华绝伦却又略显冷艳的女人:“客人。。你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阮鱼厌恶的看了一眼门童:“怎么?这青楼只有男人能逛?”

    门童愣了,他连忙赔笑道:“不不不,我们这绣花楼可没有那么多规矩,女客人,那就请随我来吧,今晚我一定给你找几个像样的姑娘。”门童心里嘀咕,长得这么妩媚妖艳,还来青楼找女人?

    阮鱼轻哼一声:“免了吧,去给你们的那个老板说,我阮鱼来了。”

    “阮鱼!”

    门童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弓着身子走进了绣花楼,看起来是去通报了。

    阮鱼冷冷的看着绣花楼的门牌,这三个大字,还真是刺眼啊。

    就在今天上午朱林走后,阮鱼便接到了一封信,那是有人留在樊楼一楼的,上面有一根玉簪,并且点明了要阮鱼看这封信。

    阮鱼接到消息后便下楼查看,她一眼就认了出来,这跟玉簪就是轻盈的。

    信件的内容很简单,就是要阮鱼在傍晚去绣花楼赴会,不然他们就会杀掉轻盈,阮鱼看到信件后便去勾栏瓦市查看了一番,确定轻盈失踪后,才决定赴这个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