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医士无双 > 第89章 投桃报李(三更)
    医疗组成员都有些不知所措,而要说当事人周一生,就更是手忙脚乱了……

    “不不不,莫院长,你别算我,我才本科毕业,并未考取执业医师,更别提国际中医药执照了。”

    什么样的能力,做什么样的事情。

    老话说得好,没有那个金刚钻就别拦瓷器活。

    不过以周一生的情况,是有这么个金刚钻的,更别提他还有系统傍身。

    问题在于他的身份不匹配,没有执照在哪里都行不通,身在国外就更要注重医疗法,否则出了事,一辈子就毁了。

    张中建也立即道:“小莫,其他事都可以,这一点不行!没得商量!”

    抵达罗尔达这么久,张大爷第一次对外国友人露出了冷硬的表情。

    护犊子啊。

    牵扯到孙子的未来,这事儿没得谈。

    可老莫却并不着急,尤为镇定,黝黑的脸上露出褶皱泛着笑,两个酒窝在灯光下带着些许亮光,模样很有一种活宝模样。

    “为什么不呢?周一生的中医水平是受到认可的,这是家学渊源的表现。”

    张大爷摇头,依然不松口:“不行,我说了,他没有相关行医资格。”

    老莫继续道:“但您承认吗?他的中医水准,比我们医院的中医师厉害,你必须承认。”

    张中建被绕的没辙,只能摊开来说:“就算承认,我也不答应,没有执业医师资格和国际中医药证书,他这么做是违法的,我们是来帮扶的,总不能把自己帮扶进去。”

    这话说得就很不客气了,有点撕破脸的味道。

    会议室内气氛一下子凝固起来,听不懂汉语的黑人医生连忙询问懂汉语的人,场间掀起一阵吵杂的议论声。

    面对冷硬,老莫依旧笑着,笑容尤见几分意味深长,他看向周一生:“小周,你刚刚本科毕业对吧?”

    “是的。”

    周一生点头,只想缓和一下关系。

    可老莫得下一句话,又令得全场人动容:“毕业要经历实习,才有资格考取执业医师资格,所以……你愿意受邀来到罗尔达国立医院中医科参与实习工作吗?”

    “带教医生,就由诺德拉来负责吧。”

    话落。

    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人站了起来,很苗条,也很丰满,造型上也与当地人黑人女孩有着区别,没有脏辫,黑长直的披肩长发,不知道是天生还是后面拉直的,工作时扎着马尾,如今放了下来。

    相处十天,大家都知道这个漂亮的黑人女孩是什么情况。

    老莫的徒弟,曾是当地大学汉语言的学生,在老莫回国后曾给她做过一段时间汉语家教。

    能让老莫这样的人物做家教,来历自然不俗。

    是的,她家是税务系统的高官。

    随着深入学习,对中医产生兴趣后,跟着老莫开始学医,并且考取了中医药执照。

    话题进展到这里,众人要是再不明白怎么回事就是白痴了。

    撮合关系?

    no,no,no,别想太多了。

    当然也更不会是看重周一生的能力,医疗小组那么多大牛级别的人物,还能缺他一个吗?反正在工作进程中,他也是游走gank,各路帮忙,展现助攻。

    细细去想这件事,众人就有一种细思极恐的感觉了。

    更为佩服老莫的汉语能力。

    有一句老话叫投桃报李,一人一组对医疗小组是极其高压的负担,老莫总要弥补,而医疗小组以张中建教授为主,到底该报答谁,目标显而易见了。

    周一生不符合导师身份,但是不代表他不能帮忙,入职实习医生,找一个带教在上头压着,名义上谁也挑不出毛病,且四个月时间也绝不会荒废,临走时老莫肯定要给他开一个医院实习证明。

    别人毕业是国内实习,周一生就厉害了,以毕业就是国外实习履历啊。

    即便是非洲,那也是国外的。

    张中建懂了,所有人都懂了,组内人望向周一生,或多或少有些羡慕。

    但还有个问题……

    “周一生的毕业证书,是西医临床。”

    这件事大家早已知晓,老莫也很清楚,然而他得回答也通俗易懂:“中医药资质的国际认定以华国为标准,而在安卡宾,我们的中医资格认定还在试行阶段,毕竟中医师人数很少,所以即便在中医科,大部分人并未有机会考取中医药资格,大家统一拥有的是西医执业资格。”

    简而言之,医院方面的资质还是西医资质,而大多数本地人可没能力远赴重洋。

    老莫在安卡宾医疗界的地位就不用说了,行业执牛耳者,等回国前周一生想要什么实习结果就有什么实习结果,走后门在任何国家都是存在的。

    至于回国后如何求证这件事的真伪,那就更不用操心了,老莫找大使馆盖章都行。

    四个月实习履历其实可有可无,但对于刚毕业的学生而言,四个月实习时间覆盖却很重要,牵扯到能不能在毕业后第二年参加执业考试。

    而要说处于空白期的‘伪造实习’没有学到西医相关东西,那这件事就见仁见智了,个人能力不行不能通过考试,走后门也没辙啊。

    总而言之,老莫是真心实意想要帮忙,投桃报李。

    另外,周一生也的确有能力带组教导当地中医,十几年中医积累,真当是开玩笑么?即便是在读中医研究生,也不一定有他厉害。

    张中建看向周一生,沉默了。

    也不知道这事儿对孙子是好是坏,会不会因为走后门而对他个人心理上,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

    而老莫也就不着急多说了,事情提出来,如何决定,还是看张中建的意思,人家若是不接受,他也无所谓的。

    沉默片刻,周一生有些蠢蠢欲动。

    如果真能这么办,对他显然是有利的,可张大爷是否能答应呢?

    令人没想到的是……

    第一个开口的人,竟然是唐毅。

    “我觉得可行,这几天小周的能力,大家都看在眼里,在中医问诊上挑不出毛病,再者而言,咱们都在一起工作,他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也随时可以提问嘛,多带出来几个草医是好事。”

    “不如这样吧,咱们投票决定。”

    等他话落,汪主任立即就举手了:“我赞同啊,小周天天在医院里工作,没有个实习身份,也名不正言不顺,这些天我也看到了,经他手针灸、治疗、推拿的患者很多啊,倒不如直接给他个身份吧。”

    “我也赞同。”童涵毫无意外表示支持。

    孔宏光、巨超、刘俊阳接着就举手了。

    剩下的人不用提,我们‘周公子’一有能力,二有背景,走后门有本事也有资格,如此作法决不是纨绔子弟的胡作非为。

    张中建还在沉默,老莫接着就趁热打铁:“张教授,我看你就答应吧。”

    他还顺势开了个玩笑:“要我说,您的外语还不如小周流利,他和我们的医生沟通起来更方便呢。”

    张中建苦笑一声,终于是点了头,却也严肃看向周一生,当着众人面敲打一下:“机会给你了,你要把握,你的标准必须比童涵还高,但凡出了一丁点错误,这事儿就别扯了!”

    周一生当然连忙立军令状。

    开玩笑啊。

    在非洲当中医,自己就是权威,带教反而是徒弟,自己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么来看,系统的评判是不是就可以认定为自己独立救治了?

    原以为在没有考取执业证书前,根本没机会独当一面,没想到幸福来得会这么快!

    “我保证,绝不出错!!要是出了问题,随便张教授处置。”

    此情此景,爷孙俩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立即就将众人逗笑了。

    气氛缓和,最后的会议在欢笑声中收尾。

    临返回酒店前,诺德拉追上周一生:“周,你把你的毕业证书相关复印件发来,有扫描电子版也可以,明天我去医务处给你备案……那么,合作愉快咯。”

    漂亮的黑人姑娘伸出手,手背纯黑,手心却红红的,有那么点小可爱。

    “合作愉快!”周一生与她相握,最后与众人上车。

    现在只想赶快一个视频发给老爹和爷爷……

    报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