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一切异类都超鬼 > 第四百六十二章 一石二鸟?
    神仙也是人。

    何仙姑和汉钟离踉跄着冲出去很远,手里抓了十几个人类,不约而同的割开了腕脉,准备滴血给普通人喝上一口。

    “苍天呐!”

    两个神仙的血液还没落下,就痛苦的嚎叫了起来,双手好像抓着天空上空无一物的地方,任由血液随着黄土高原上的狂风飘洒着。

    他们已经不是上古时期吞吃过无数灵药异宝的‘神仙’体质了,他们的实力已经恢复,但是体质没有恢复——能量耗尽的他们只是比普通人强大了一点,血液最多是很有营养,却没有救命的功效!

    “苍天,天道,你告诉我,为什么想救人的时候没有力量,想杀人的时候却让我所向披靡!”

    杀性最重的何仙姑一手指天,高声怒骂着质问苍天。

    在这几个月里,她每天施展法术改变黄土高原上的恶劣气候,知道自己的功劳很大,也把地面上这些普通人的辛苦努力看在了眼里。

    她想起自己还没有成仙、还有刚刚得道成仙的时候就是看着凡人辛苦,这才有了悲天悯人的想法,为了凡人好几次的愿意触犯天条,后来发现不管她怎么努力,凡人还是生老病死,还是伤痛苦楚,慢慢的她不再怜悯一个凡人的几十年时光了,而是和其他的神仙一样,只为了玉皇大帝的‘天道’!

    凡人的生命不过如同白驹过隙,他们只需要让人间存在着就可以了。

    战争也好,瘟疫也好,都只是凡人‘必须’经历的磨难……他们是这样想的,于是连人命都不怎么在乎了。

    “苍天,天道!”

    何仙姑又喊了一声,颓丧的坐在满地的泥水里,她的花瓣霓裳不染尘埃,在泥水里还是光鲜亮丽,但是白皙的小腿被泥水弄得肮脏一片……“这几个月里我记起了自己还是人类的时候,我很努力啊,这些人类也很努力啊,他们不应该在没有看到贫瘠的黄土高原变成乐园之前就要死掉。”

    何仙姑被这一世凡人的情感影响着,不知不觉的抬起手,接住了几滴晶莹的水珠“我的泪?我流泪了?”她轻轻的问。

    “不要着急。”

    吕英走到何仙姑的身边,他比较冷静,认真查看了不少人类的病症,“他们只是劳累过度而已,然后还有比较严重的营养不良,”吕英用一种现代化的口气好像很轻松的说着:“现代人的体质太弱了,受不了苦。他们一直用精神支持着自己的身体,看见有人支持不住了,他们的心情一松……哦,就是说这些人都鼓着一股劲呢,就是不想比别人更早的倒下,看见有人倒下了自己也倒下,其实不是特别严重呢。”

    “那到底有多严重?”何仙姑抓住了吕英的手。

    “最严重的起码也能再活十分钟,那些好一些的睡上两天就能复原了。”

    “到底有多少人会死?”何仙姑的手指疯狂用力。

    “这……”

    吕英还想安慰一下,嘴巴张开,却说不出话。

    他只是略微一看就知道起码有上千人支撑不住,现代人使用着各种方便的现代设施,挥霍着青春,享受着繁华,付出的代价就是体质的薄弱——很多人的精神支持不住,身体又早就透支,病来如山倒,一下就要人命!

    “杀鬼队的武将们已经呼叫运输机了,应该能救活一半的人。”

    他再次开口,脸上忽的闪出一丝狠厉:“要是死的人超过一半,我就把吴永慈那个混蛋给杀了偿命!”

    其实要是组织妥当的话,根本不会产生这样大规模将要死人的场景,不,应该说,要是没有人推波助澜的话,绝对不会发生这种可怕的景象。

    现在的黄土高原上有八十万人类,还有足足上百万之多的鬼物,吴永慈不断的催促工程,让八十万人类得不到很好的休息——这确实加快了所有工程的进度,付出的代价就是好像秦始皇修建万里长城一样的白骨皑皑!

    “他是故意的,他一定是故意的!”

    吕英完全融合了人类和神仙的智慧,恶狠狠的想着:“已经付出了这么多的努力,这些人要是死了,一定会不甘心,会变成灵鬼或者仍然对黄土高原有着很大执念的鬼物,吴永慈是要用这些人的死制造百万鬼物里的带头鬼,是要制造鬼物里的‘先进模范’!按照人类的思想来看,这是人为的制造‘羊群效应’!”

    羊群是一种很散乱的组织,平时在一起也是盲目地左冲右撞,但一旦有一只头羊动起来,其他的羊也会不假思索地一哄而上,全然不顾前面可能有狼或者不远处有更好的草。因此,“羊群效应”就是比喻人都有一种从众心理,从众心理很容易导致盲从……

    吴永慈就是把百万鬼物当成了羊群,他要人为的制造‘领头羊’,让鬼物盲从的跟随起来,从而在最短的时间内把黄土高原建造成方纵想要的无泪之城!

    他……他好狠的心肠啊!

    “不知道有多少人可以活着……”

    这时候,吴永慈从旁边走了出来,面对吕英,面对何仙姑,也面对逐渐开始想明白整件事情的所有神仙和妖怪,“这一切都是我做的,校长完全不知情,”吴永慈的脸是一张很平静的脸,没有人能从他的脸上看出半点情绪,用着一种古怪的不带任何情绪的微笑说话:“其实……现在的我和以前的你们有什么区别呢?你们是为了天道,我是为了校长,虽然目的不一样,但我们是同一种人呢。”

    “本仙姑杀了你!”何仙姑冲上去拽住了吴永慈的领子。

    吴永慈还是微笑着:“是吗?那你不觉得杀了我,就等于杀了以前的你自己吗?”

    “这……”

    “哈哈,哈哈哈哈哈!”

    吴永慈终于有了情绪,疯狂的大笑:“这件事情一来制造了鬼物里的‘领头羊’,二来让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神仙和妖怪知道了‘人心’,懂得了‘道理’,一举两得,一石二鸟,我何不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