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一切异类都超鬼 > 第四百二十五章 假的,为什么要当真?
    “壮士放心,死人是不会开口说话的。”公主低低的道。

    “公主殿下……”程婴也低低的呼唤了一声,想开口,但是他现在可以说些什么呢?脸上闪出决绝,再次整理了随身携带的药箱,使劲揉脸后走了出去。

    在他身后的公主悬上一条白绫,莲步轻移,将自己雪白的脖颈套进白绫挽起的套子里去,“母爱啊……”好像所有人都患上了低声说话症候群似的,方纵吸了一口气,转身离开。

    “你不救她?”阴山鬼王非常诧异方纵的举动。

    公主的生与死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他们完全可以把公主救下来,而且他很想把公主救下来。

    阴山鬼王和琳对一国的公主有很深的执念,就好像和琳活着的时候一样。

    “假的,为什么要当真?”方纵慢悠悠的跟随程婴,脚步和程婴保持一致,程婴不急不躁,慢慢的拐过一条条王宫里的道路,遇见侍卫也不担心,脸上的表情和平常没有什么区别。

    等到达了宫门,看见一个人,脸色才变化了一下,又瞬间正常了。

    “停下!”那人穿着一身铠甲,和普通的侍卫不一样,看见程婴他快走两步,越过了把守宫门的侍卫,到达程婴的身边:“屠大夫有令,具体的也不用我多说了吧?”他对事情还很避讳,指着程婴的药箱:“打开!”

    “韩将军还请自便。”

    程婴作势要打开药箱,没想到将军韩厥审视程婴的神态,一双虎目忽的颤抖了两下,喝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些许药材而已,韩将军知道婴的身份。”程婴笑道:“不过是桔梗、甘草和些许薄荷罢了,程婴奉命前来为公主治疗热症,带的都是凉性的药材,将军还请小心一些,不要坏了药材的药性。”

    韩厥继续审视程婴的神态,他反复诘问,就是不动程婴的药箱,忽的怒道:“你道是桔梗、甘草、薄荷,我可搜出人参来也!滚滚滚,下次,说仔细些!”接着把药箱提起来还给程婴,他没有打开药箱,转身时却好像打开过了,吩咐后方的宫门侍卫:“开门!”

    “将军。”程婴在后面低声道:“将军,我若出的这宫去,你报与屠岸贾知道,别差将军赶来拿住我程婴,这个孤儿万无活理。罢,罢,罢!将军,你拿将程婴去,请功受赏;我与赵氏孤儿,情愿一处身亡便了!”

    “你……”韩厥愕然转头,一双虎目带了杀机,又突然大大的咧起嘴角,低声闷沉的笑:“好,好,好!有你这种人护着忠良之后,我韩厥何惜此身?”说罢走向偏僻的阴影处,完全没了动静。

    程婴走出宫门,而在程婴身后侍卫密集的地方,方纵和阴山鬼王站在很多侍卫的上方,却没有人能够发现。

    方纵看向韩厥走向的阴影处,以他的耳力听见‘噗呲’的一次细小的声响,是刀锋抹了喉咙,“两条人命换一个孤儿脱离险境,里面的冤屈可大了去了,怪不得会产生比鬼物还冤枉的怨魅呢……阴山鬼王,咱们接下来怎么做?”

    “我现在是狗。”阴山鬼王低声冷笑。

    方纵撇嘴:“我可没见过你这样要脸的狗。”

    后面怎么做也很简单了,就是跟着程婴。公主和韩厥已经死了,肯定不是怨魅,王宫里的怨气大,这些侍卫宫女什么的有可能是怨魅,但是概率很小。

    怨魅很可能是程婴接触过的人,所以他们跟着程婴,一直跟到程婴的府邸。

    事情好像一下子就平息了,府邸的里面很安静。程婴把婴儿交给自己的夫人照顾,竟然老神在在,先去睡了一觉,等睡醒了,就去书房研读医书。

    刚到自己的书房,程婴突然停下,他看见书房内部有光,听到竹简的翻动声,靠在窗前,小心翼翼的朝着里面看。

    他看见一个男人,一个衣服很奇怪的男人。

    “他怎么在这里?”程婴见过方纵,忍不住的想了,但是越看,越不忍心打扰方纵。

    方纵看书看得很快,脸上那种对知识无穷无尽渴求的表情,就好像一个迷失在沙漠里的人对水的渴求一样。程婴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人,就算他自己,也没能这么沉浸在医书的里面过。

    “进来吧。”书房里传出了声音。

    程婴深吸了一口气,一下子摸住藏在腰间的小刀——既然来到了他的家,他所作的一切肯定都被方纵看在了眼里。公主死了,韩厥也死了,方纵也不能活。

    他正要进入房门,另一边朝着北部的窗户却打开了,一个中年男子矫健的跳了进去。

    程婴连忙停下,继续窥视。

    “我还是想不明白,你为什么不救那位公主,你是个活人,按理说不管是公主还是韩厥,你都会救了才对。”

    阴山鬼王的脸色纠结。

    “我说过了,假的,为什么要当真?”方纵放下竹简,“这里的一切都是已经发生的事情,我救了公主,公主也不能活,我救了韩厥,韩厥也早已经死了。要是我们不能灭杀怨魅,救了他们只等于多了两个怨魂,到时候幽铘幻界毁灭掉了,无数的怨魂到处杀戮……你觉得要是他们还活着,他们愿意自己变成怨魂吗?”

    “起码心里舒坦,就算看电影看到不喜欢的地方,你不想去改变吗?”

    “嗯?”方纵诧异的看向阴山鬼王:“我怎么感觉你像是一个韩剧看多了的老瓜婆?”

    “你说啥?”

    “韩剧看多了的老瓜婆总喜欢把现实当成韩剧里的哭哭啼啼,一天不和自己的丈夫吵架就不舒坦,非要想着把夫妻生活过得惊心动魄……知道现在的离婚率为什么这么高吗,都是你这种看韩剧看多了的蠢蛋弄的。”

    “方纵……”

    阴山鬼王满脸怒火,方纵懒得搭理他了,继续看书的时候,外面传来惊恐的呼喊声,“夫君!”一个样貌姣好的妇人奔到程婴的身边,扯住程婴的胳膊,塞给程婴一块竹简。

    竹简上是程婴派出的人传回的消息,屠岸贾发现赵氏孤儿不在宫里了,已经下令:“把晋国内但是半岁之下,一月之上,新添的小厮,都与我拘刷将来,见一个剁三剑,其中必然有赵氏孤儿!”

    “屠岸贾,奸臣,你好狠的心呐!”程婴仰天痛呼。

    晋国这样的婴儿何止上万,屠岸贾要这么做,程婴恍然觉得有上万婴儿呆滞的眼睛看着他,都是因为他死掉的。

    他可以让公主去死,是公主心甘情愿,他也能让韩厥去死……但是上万个婴儿,那些还没有经历人事的婴儿……程婴忽的看向书房内,发现一个人都没有了,心里更凌乱了。

    “算了,不管这两个人是谁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救赵氏孤儿,救所有的婴儿!”

    程婴自言自语着,快步离开自家的府邸。

    而在他的身后,方纵和阴山鬼王显化了身形,一步走在了他的前头,在府邸的门口等待着他。

    和程婴不一样,方纵和阴山鬼王非常悠闲。“又要死人了。”阴山鬼王有些矛盾的说着话。

    方纵点了点头:“想要赵氏孤儿和所有的婴儿活命,肯定要弄出一个假的婴儿出来,还要有一个‘包庇’赵氏孤儿的人被杀了满门,死的人太多了,那么,怨魅又会是哪一个呢?”

    “肯定是某一位死者,或者某一位死者的至亲,这样才有足够的怨气产生怨魅。”阴山鬼王还想着吞噬怨魅的本源,非常努力的思考着:“会不会是那个假的婴儿?很幼小的时候就被杀掉,怨气肯定够重。或者是屠岸贾?苦心谋算,心狠手辣,最后还是一场空的他怨气也足够了。还有可能是假婴儿的母亲……”

    “不清楚,跟着看看吧。”

    果然不出方纵的预料,程婴找了一个老忠臣公孙杵,商榷后,跑去举报了公孙藏匿赵氏孤儿。

    面对出首告发的程婴,屠岸贾冷静地审问:“你和公孙杵臼往日无仇,近日无冤,你因何告他藏着赵氏孤儿?”

    程婴临变不乱,笑道:“一是为了挽救一国生灵,二是免我程家绝后!”简单的一句话让屠岸贾转疑为喜,杀气腾腾,直奔太平庄,捉拿公孙杵。

    一个是以智谋对抗强权的智者,一个是权倾晋国的大奸臣,却没想到从他们碰面到严刑逼供公孙杵的时候,方纵和阴山鬼王都站在他们的身边观看,还在聊天。

    以方纵现在的实力,足够忽视古代一国的王权了!

    “假婴儿搜出来了。”阴山鬼王突然看向大厅的房门处。

    一个兵卒抱着个婴儿过来,半跪禀报道:“启禀屠大夫,我等在土洞中搜出了赵氏孤儿!”

    闻言,屠岸贾大喜过望,被严刑逼供拷问的老臣公孙杵,却忍不住的看向旁边站立的程婴,此时的程婴脸色正常,藏在袖子里的手掌却攥出了血。

    这个婴儿,

    这个婴儿!

    是他的亲生骨肉!

    看着婴儿,阴山鬼王的脸皮子抽了抽;

    方纵的脸,也不自觉的抽搐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