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一切异类都超鬼 > 第四百零六章 你看起来像个娘们
    喊你啥事?

    这……好轻飘飘的一句话啊!

    主控室里,王志安盯着神仙那边的小猫三两只,吐到嘴边的话全部吞进了肚子里去。

    早知道方纵出场直接是这种模样,他还辛苦经营气氛,让这些墙头草不断的两边飘做什么呢?只需要方纵露脸,直接碾压玉帝的威名!

    只是,凭什么啊?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连神通级别都没有达到的方纵,凭什么都不需要他的智慧了,露个脸就可以了?

    “方纵大哥安好,以后少喝点酒。”白素清素的黛眉微微蹙起,只说了一句话。

    “呐……”黑袍和阴山鬼王不知道怎么说了,想了好一阵子,才找到合适的称呼:“这个,方纵大兄弟,好久不见了。”

    方纵没有回话,轻轻笑了两声,许巴等九霄重生群的妖怪也都反应过来了,“方纵大哥”和“暴徒大哥”什么的叫个不停。

    吕英听着这一片热闹,就开始嘴角抽搐,看方纵的眼神好像看稀世的珍宝!

    一个凡人,偌大的威风!

    他没想到方纵这个凡人有如此强悍的影响力,可方纵的影响力越大,他想做的事情就越容易。

    他吕洞宾经历的生死无数,求的不就是一个公平吗?所以看向神仙投影的那边,发现只有何仙姑和师父汉钟离,以及一个山羊胡老头了,拳头就暗自攥紧,过往的情谊和一直的追求在心里天神交战,很想帮助方纵杀死三个最后的阻碍。

    不,是帮助自己!

    就算对方是汉钟离,就算对方是何仙姑,就算……

    “噗!”蓦然,吕英喷出黑血,双眼变成诡异的重瞳,吼道:“西装暴徒,我吕洞宾只求一个公道,只求你为牡丹正名!有事你就传我,杀天,杀地,杀神……天下无我剑下不可杀之人!”

    说罢,吕英丢掉手机,转头飞射上了天际。

    蓝天依旧,白云翻腾。

    吕英的杀机是如此狂暴,竟然让天空的白云散碎,这时候,方纵听众人七嘴八舌的说了一切,晃晃脑袋,接过战战兢兢过来的侍应生递给的醒酒茶,一口闷下。

    脑袋清醒了一点,情绪却还没有完全的复原。

    酒后他的血液澎湃,浑身的肌肉涌动,双眼都精光爆闪。

    何仙姑盯着他的眼睛,以她活了几千年的经验,知道方纵是个干脆的人,直接问道:“你的猫吞噬了北欧的自然女神?他现在虽然是神通第一变的地转变,但是……能……越级挑战神通第二变的人心变?”

    前面说话还很利落,到了后面,何仙姑的声音就有些颤抖。

    方纵抬眼:“你瞎?”

    “你……”何仙姑又道:“这次灵气和鬼气都复苏一半的原因,也是你……”

    “想知道直接开打!”

    方纵看何仙姑不太顺眼,就很不耐烦了,冷声道:“成王败寇沙场定律,有谁不服气可以去问老天!何仙姑,刚才你说不服就打,反正生灵涂炭和你无关,我现在回你另外一句话,老子把你砍成十八块,最多也就是浪费了一个美女皮囊而已!”

    何仙姑:“……”

    这么干脆吗?

    本仙姑是神仙啊,你一点面子都不给吗?

    本仙姑……没说一定要打啊啊啊啊啊啊!!!

    方纵越来越不耐烦,这些神仙、妖怪,还有鬼物,一个个的为了所谓的霸权在这里勾心斗角,特别是那些墙头草两边倒的,让他觉得连自私自利的鬼物都比不上。

    平时他心情好的时候,还能敷衍两句,刚喝多了酒,说话就特别干脆。

    “我就说一句,谁打断谁死!”

    方纵把醒酒茶的杯子一摔,干脆情绪化了:“你们打生打死的我不管,反正谁招惹到我的头上,或者牵连无辜民众了,老子直接拔刀砍过去,要是有人对抗国外的敌人,我称他一句好汉,谁敢在好汉的背后捅刀子,我还是直接砍!总之三个字……

    不一致对外的,砍!

    伤害无辜民众的砍!

    我看不顺眼的,照样砍!”

    说完,‘啪’的一下,方纵直接挂断了投影通话。

    何仙姑和汉钟离面面相觑,呆若木鸡;

    白素那边也有很多妖怪咧了咧嘴,知道方纵的情绪不对劲,尬笑两声,扯着白素把通话挂断了;

    阴山鬼王和黑袍的脸色都不好看,觉得方纵太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但是仔细一想,算了,不放在眼里最好,要是放在眼里过去追杀他们,他们更觉得棘手了。

    他们此时,早就不把方纵当成个普通的术级强者了呀!

    “咳咳,我没话说了,本来把你们召集起来,就是一句话,打归打,不要在城市里战斗牵连无辜就行,现在没人敢了吧?呐,何仙姑我知道你很大搽,你没把阿纵的话放在心上,你肯定会在城市里打架,所以趁着你还没死,约个时间,咱们一起睡觉?”王志安笑嘻嘻的声音传了出来。

    何仙姑:“‘大搽’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很牛逼,你喜欢装逼,我超喜欢你的……哈哈哈哈哈!”

    随着王志安非常猥琐的大笑声,所有的投影全部断掉。

    王志安切断了众人的投影通话,还留恋何仙姑的窈窕身材,魂不守舍,想尝试一下何仙姑‘牛’的东西和‘装’的东西。

    那感觉,一定非常之有滋有味。

    王老咳嗽了一声,笑道:“今天算是圆满了。”

    王志安闻言,瞬间从不正经切换到了正经状态,点头道:“是啊,咱们最怕的不是他们造反,而是他们肆无忌惮的在城市里斗殴破坏。这些神通级强者,每一个都相当于上百架轰炸机的破坏力,一座数十年才建造完善的城市,他们全力战斗起来,恐怕一个日夜就给拆干净了。”

    王老摇头:“城市还是其次。”

    城市被拆干净了,损失很大,但是王老更在乎的,却是城市里的居民。

    城市拆了还能重建,人死却不能复生。

    民乃国之本,王老希望王志安懂得这个道理,劝道:“你应该学学小纵,你想的,他就从来没有想过。”

    王志安的眼神闪烁:“孩儿不知道您老说的什么。”

    “我是说你有一件事情想错了,”王老直接把话摔在了王志安的脸上,怒喝道:“咱们东国人多,十几亿人呢,所以你以为一条人命,十条人命,一百条一千条人命都不值钱是不是?你曾经为了自己的怒火要引导着和日本开战,以为死上些人无所谓,以为一将功成万骨枯,可是你知不知道,小纵为什么一定要把对付他的鬼物联盟连根拔起?”

    王志安蓦然抬眼:“因为鬼物联盟触碰了小纵的逆鳞,不该对小纵身边的人出手?”

    “有这个原因,还有呢?”

    “这……孩儿想不到了。”

    “还因为十八个同胞姑娘,两个灵鬼同胞!”

    王老叹道:“要是小纵不小心错手杀伤了人命,他最多照顾好对方的家人,在对方坟前磕几个响头罢了,但要是灭霸之流误杀了我国的人,他不会管对方有什么理由,都要轰杀……他看同胞的性命比你轻,因为他没用把同胞的性命和利益挂钩,他看同胞的性命比你重,也因为没有和利益挂钩!

    志安,你太看重利益了,你明白吗?”

    “这……”王志安低下了头,浑身发麻。

    就算不抬头,他也知道王老在盯着他,更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从来没有瞒过义父的眼睛。

    当下抬头,很光棍的打开了方纵的视频通话。

    “干嘛?”方纵还在餐厅里坐着,揍耍酒疯的小黄猫。

    王志安舔舔嘴唇:“陈家村出产了不少的灵草你知道吗?”

    “知道。”方纵端正了神色。

    灵草什么的,他不是特别在乎,但是灵草关系着自己的爹妈。

    父亲和母亲吸纳了城隍和土地的力量,没有专心修行增长寿命,而是想着他这个儿子,用力量辛辛苦苦的培育更多的灵草出来。

    他几次没有劝服,只好任由父母做想做的事情了。

    王志安突然跪了下去,狠狠三个响头,额头血肉模糊:“按照规矩,我应该把灵草炼制的丹药给你九成,一成缴税,因为丹药不足的关系,我只是让龙之谷学校有充裕的丹药使用,剩下的没有给你送去。我破坏了规矩,给你请罪,你原谅我我就继续喝酒泡妞赌钱坑敌人,你不原谅我的话,按规矩我要受三刀六洞,你选吧!”

    王老吓了一跳,他就是想让干儿子堂堂正正的做人,没想到王志安这么干脆,连忙凑过去:“小纵啊,这件事我早就知道,给我个面子,志安只是个普通人,一刀就死了呀。”

    方纵:“……”

    多大点事,你们玩什么呢?

    方纵很清楚杀鬼队人多丹药少,再说了,除了丹药以外,杀鬼队给他的学校提供了海量的其它物资。

    李翛然和他说过丹药的事,他回答得也很简单,就是当做互相交换了。

    谁知道今天……

    “王老,志安兄今天看起来像个娘们!”

    丢出去一句话,方纵挂断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