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一切异类都超鬼 > 第二百八十五张 无梁阴殿!(1更!)
    十大阴地,徒有虚名。

    不论什么时候,人们都喜欢把事情夸大了说话,让人不由得惊异为什么身边会有这么多的奇人异事,让人不由的想到,为什么别人总是学富五车那么牛掰的一个假象。

    飞在天上,方纵的心思一拐,突然拐进哲学的思想里去了。

    然后果断竖起中指:“尼玛!”

    跑了三个阴地,屁嘛没有,不对,有几只法门两三级的鬼物,但这样也叫‘有’吗?

    术级以下的对他来讲,就是一脚一个渣。

    手持长刀,撞破树冠,笔直落下,方纵顾目四望,笑道:“这里还有点意思。”

    虎霸天从旁边飞过来:“喵呜,气氛挺好。”

    这是一条扭曲的弯道,好像龙或者蛇的脖子一样。

    阴森恐怖的路是又弯又长,两边都是树和草,要么就是石壁,老长的路居然没有一个路灯,树枝把天遮得严严实实,不漏一丝月光。

    真是伸手不见五指,而且这些年发生在这条路上的分尸案和离奇车祸让这里更加恐怖,走夜路能吓死人。

    方纵却是微笑,在漆黑的地方拿出手机,却不是为了照明。

    他看的是十门市杀鬼队提供的资料,也没啥好看,就是一些分尸案啦,断根案啦,离奇车祸之类的,除了血淋淋的以外,也没什么好看的。

    “唔,真美……”突然有人说话。

    虎霸天打个呵欠,很无聊的看方纵肩膀上的一个稀烂的脑袋。

    这家伙从方纵落地就过来了,远处飘着,胆怯他身上的妖气,但没忍住对活人的念想,悄悄的来到方纵的背后。

    “在这家伙的眼里,咱们看到的应该是一桌满汉全席吧?”

    方纵又扫了一眼血淋淋的分尸图片。

    头也不回,身体自然散发的真阳之气的温度略高,就把对方烧成了一个淡青色冒着磷光的火把。

    “真是人生如夏花般绚烂啊。”方纵吹散磷光,语气颇有感叹和唏嘘。

    虎霸天的猫眼在黑暗中闪光:“谁瞎花?本喵绝对没有瞎花钱!?”

    方纵无语:“我是说夏花,不是瞎花!我的意思是……要是去年遇见这种刚诞生的小鬼,我逃命都没地方逃去!”

    “啥?”小黄猫有点懵逼。

    “我今年才开始修行的,嗯,大年初一。”

    方纵丢下一句话,顺着道路大步前行。

    实话啊,他确实特别唏嘘。

    农历初一是阳历几号来着,忘记了,但知道是在2月。现在7月份还没过去,也就是5个月多一点的时间罢了。

    他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横跨太平洋,回到祖国。然后祖国的千山万水,诸多妖邪,也不知道踏遍了多少个。

    璀璨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虎霸天:“……”

    “o((⊙﹏⊙))o喵呜?”

    “一二三四五……”

    小黄猫竖起猫爪子,计算方纵修行了多少天,不会算,但肯定不到一年!半年都不到!

    他有点淡淡的忧伤。

    突然觉得自己三十好几年的猫生,特么的全都活在狗的身上了。

    还是很癞皮的那种狗!

    “本公猫很伤心,需要小母猫的……算了,有哪只小母猫能承受本喵的厉害呢?”

    一个瞬间,虎霸天阿Q了,找到了安慰。

    昂首挺胸,猫步傲娇的跟上了方纵。

    龙脖子路后,就是紫金山。

    紫金山又名中山,内有长江水浩荡环绕而过,四周山脉蜿蜒起伏,抛若游龙,放眼看去,让人豪情澎湃,血液翻涌。

    所谓中山龙蟠,石城虎踞,真帝王之宅也!

    只不过是阴宅-_-||。

    方纵直奔其中,一步十米,百步就到了一栋恢弘的大殿。

    这座大殿竟然没有梁,摆明了就是风水里面的阴宅,是极阴之地!

    大殿里面还供奉牌位,不知道供奉的那些先人,但绝对是英魂,磁场强大到让整个大殿如坠冰窖。

    方纵也感觉到:别说是午夜凌晨了,就算在酷暑天气的大白天,这里恐怕也是阴风阵阵,让人凉爽到接近爆表了!

    “呦,大半夜的也会过来游客,真是让老夫蓬荜生辉呐!”

    突然有人说话。

    随着尖细的声音,一盏油灯点了起来,跳跃的火苗儿冲出让方纵头脑一清的松枝香味儿,显然不是凡品,招待的规格已经很好了。

    对方友善,方纵也不欺负人家,看见旁边摆着两个太师椅,二话不说,直接坐下。

    “老夫周戊,读过几年书,给脸的叫老夫一声老周,不给脸的骂老夫阉奴,客人随意,老夫也随意。”

    周戊在另一张太师椅上坐下,手里的长条东西往桌上一放。

    方纵打眼一看,差点没直接笑喷。

    竟然是一杆猎枪,还是双筒的那种。

    方纵笑问:“这年头还有阉奴?”

    “你说呢?”

    周戊把手放在双筒猎枪上。

    那是一张满是皱纹的手,带着老人斑,看上去有点恶心,但也充斥着岁月的风霜。

    方纵打量对方,发现对方虽然很瘦,但精神矍铄,前面的半头刮得剔亮,后面的半头白发用金丝线条儿编织的发缕绑着。

    “老京巷子里的那一屋子古籍是你的吧?”方纵一边问着,一边抓住对方的手。

    周戊怔了一下,以为方纵威胁他呢,尖细笑道:“一屋子不争气的东西,哪天忍不住,老夫直接过去吃了,你要帮手,可以呀!”

    方纵摇头:“以前呢,这里有些离奇的分尸案,还有离奇的车祸,是你做的?”

    “你说呢?”

    周戊似笑非笑,眼神尖锐的很,方纵也跟着笑笑,伸手一摸。

    “玎珰!召唤师手黑,只摸到几乎不存在的一缕阴气儿。”

    听到九妹有气无力的声音,方纵眯着眼睛道:“我说不是。”

    “对,不是老夫,”周戊感觉有些不对,内心好像疼了一下,倒是干脆了起来:“那是以前的鬼物做的,老夫苏醒后,把他们全给吃了。”

    “那后来的日本旅客失踪案件,还有断根案件是不是你做的?”

    “是老夫,日本人都该死,然后那些断根的……^^”

    周戊发出尖刻的大笑:“都是些始乱终弃,有卵子比不上没卵子的懦夫,你要给他们出气,成呗,来呀!”

    凭什么啊?

    他没有卵子,

    那些始乱终弃,祸害了小女孩,却连打胎都不敢跟着去的懦夫有卵子?

    他不服!

    方纵看着对方,也知道周戊下手的对象是什么德行。

    很好奇啊,没人性的鬼物,竟然还会挑选合适的对象杀戮?

    他顺手一摸……

    “玎珰,又是个大手黑。”

    很久没提示‘手黑’的信息,九妹都懒得多说,方纵的眼睛却有点亮。

    他在做一个试验,试试自己手黑手红,除了自己的运气以外,还有没有别的什么东西造成了影响。

    他觉得有,有很大概率的,对木偶伤情人的那次无限手黑,并不是一次单纯的意外。

    【鬼物都是没人性的,不过没人性,不代表绝对是十恶不赦啊。】

    方纵笑了,二话不说,起身就走。

    出了大殿,自然界的凉风拂面。

    方纵长出来的头发又有点长了,随风飘舞。

    背后是周戊老太监诧异的眼神,旁边呢,虎霸天在他肩膀上揉爪子洗脸,喵呜道:“你不弄死他?”

    “能把鬼物杀生的天性都忍住的鬼物,稀罕物来着,老天爷保护稀有动物。”

    方纵的话让小黄猫有点晕,九妹却听明白了,长长的黑睫毛围着大眼睛忽闪忽闪,突然好像贝壳嫩肉一样的纯洁动人。

    “连好处都不要了?”九妹问道。

    方纵摇头:“老太监现在也只是术级一段,除了几个日本旅客,恐怕也就吃了几只卵子。摸他的好处不多,还闹心。”

    九妹:“你有这么善良?”

    方纵义正言辞:“那当然!我可是新时代……”

    话没说完,突然轰隆隆的声音响了起来。

    无梁阴殿的后面传来声音,方纵转头,发现一架直升飞机飞上高空。

    很华丽,很漂亮。

    方纵的声音突然卡壳了。

    果断跳起,手撕飞机!

    ……

    ……

    感谢重回92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