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一切异类都超鬼 > 第二百五十三章 作死(5更!)
    既然你诚心诚意的恳求了,那我就……

    方纵果断又是一巴掌,不一样的是,动用的九妹的能力。

    没摸到好东西,而且牛之首消散时的小眼神儿,让他有点不好意思了。

    “大人,打……不是‘打死’啊!”

    留下这样的一句话,牛之首烟消云散,阴地也开始震荡起来。

    方纵四处环顾,看一眼破碎的大天,再看看嗵塌的地面,欣赏这一片末日景象,随后闭上了眼睛。

    一个封镇之地的消亡,当然引起了日本有关当局的注意。

    方纵可以想象,在几天,甚至只是几个小时之后,鲜台市以及周边地区的那种森严可怕的盘查场景。

    不过呢,这些和他没关系,他已经坐上前往西京市的新干线。

    没错,他要去日本的首府。

    玩一次灯下黑。

    每次坐车,方纵总是偏爱紧邻车窗的位置。

    方纵盯着窗外,未及留神,辽阔坦荡的田野平川、挺立茂盛的大树小草,还有若隐若现的绵延群山已在视线中一一飞奔登场,又转眼间呼啸而去。

    这宛若一帧帧流动的风景,看似雷同,却又处处闪动着活跃的美感;

    又好似一幅徐徐展开的水墨画卷,总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呈现眼前。

    很美,让方纵不得不承认,日本在环保的事情上做的很好。

    所以他钦佩了,还有点手痒。

    要是把这些全部打碎了,一定和砸碎玻璃瓶、瓷器什么的感觉一样,特解压!

    方纵还记得一个丧尸类的电影,进入一家印第安风俗店,把什么都砸了,那种舒坦,真的是难以形容。

    于是他微微笑着,继续‘欣赏’景色。

    “你好,哥哥好帅。”有人过来搭讪了。

    是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女,很大胆,更说不上什么‘情窦初开’。

    新干线已经行驶了一段时间,进入了西京市,所以……方纵已经遇见很多次了。

    他用从牛之首身上摸到的日语技能道:“不好意思,我有女盆友了。”

    少女摇头:“那太可惜了哥哥,不过哥哥需要解决下生理问题吗?给哥哥特价呦。”

    方纵:“……抱歉我不需要援助(jiao)。”

    “免费?”

    “滚!”

    方纵瞪眼,吓走少女后,继续看窗外。

    突然神色一动,到站后立刻下车。

    周围人来人往,小小的岛国一亿多人口,实在是太密集了。

    可就算人再多,也只感觉一阵狂风吹过,没谁能看见方纵的身影。

    十分钟后,方纵停下,拍拍前面那人的肩膀。

    “方……”那人回头,苍白的脸满是惊喜,下意识要叫出方纵的名字,连忙捂嘴,低声问:“你怎么来了?”

    方纵笑道:“捣乱。”

    “好吧,我才不管你们武将的闲事。”

    马尔哈跟着笑道:“我也是来捣乱的。”

    “不和你家的三公主度蜜月?”

    “她把我赶出来了,还说我要是自杀的话,她就跟着自杀。”

    马尔哈很得意的道,又失落起来:“但是不变成灵鬼,我一辈子都没法洞房啊!”

    方纵耸耸肩膀,不表达意见。

    马尔哈和粉红女,在他看来,就是现代版的梁祝,注定悲剧,无法厮守。

    于是问道:“你想怎么捣乱?”

    马尔哈扬起下巴:“我可是拥有两座油……”看一眼方纵,蔫了,又挺起胸膛:“就算只有一座油田,我也是高大上,当然要去富豪的地方!”

    闲来无事,方纵就跟着这位阿拉伯王子,权当旅游。

    也发现原来所谓富豪的地方,就是拍卖会。

    尖货拍卖场,位于西京市区,接近某神社。方纵朝某神社的方向看一眼,发现有十几股让他感觉惊惧的气息,摇摇头,把破坏的欲望压在心底。

    和马尔哈一起进去,前面就有人要求脱鞋。

    方纵二话不说,直接一巴掌。

    对方:“嗨依!”

    马尔哈立马愣了,看着那个侍应生去拦住别人脱鞋,根本不管他们,忍不住对方纵竖起了大拇指。

    方纵耸肩:“我就是打着玩。”

    进去后,是榻榻米风格,但地方很大。

    聚集了十几个人,几乎都是没有脱鞋的,而脱鞋的那些,显然被请到别的地方了。

    马尔哈兴奋莫名的问:“他们要找麻烦?”

    方纵摇头,看向右侧,发现和普通的拍卖会不同,没什么前言,直接上货。

    “呵呵,这是用更干脆的服务针对很干脆的人啊,流拍也没关系,直接拿到别的拍卖会开拍。这座拍卖行很会玩呢。”

    方纵笑了笑,看热闹。

    前几件拍卖品没人叫价,很显然,有胆子拒绝拍卖行规矩的,多少有两把刷子,看不上低级货。

    从第五件,突然热闹了起来。

    是一件瓷器,拍卖师也不敢渲染情绪,职业性的笑道:“这是中村时期天皇的御用物件,乃是我大日本……”

    “闭嘴吧,我知道是东国的瓷器,还是三彩国宝。”

    一个穿着黑色和服的男人叫了起来:“别特么整天说这是咱们的,那是咱们的,该是谁就是谁的,然后……

    我出三倍底价,买下来!我就喜欢占有别人的宝物和女人!”

    方纵闻言,深深的看了和服男子一眼。

    嗯,记下来了。

    刚才他还很感动,觉得是个明白人呢,哪知道对方说话大喘气。

    浪费他的感情,晚上过去走一遭!

    和服男子佩戴倭刀,四处转身,冷眸扫视一下,登时没人敢动。

    他好像势力不小,很轻松把唐三彩买了下来。

    然后是第六件,拍卖师还是拿出了一件瓷器。

    “最早的九谷烧?”方纵忍不住微微发笑。

    马尔哈好奇道:“很值钱?”

    “刚从姓牛的朋友那里学到了一点。”

    方纵点头:“九谷烧的图案主要以传统的日式手工彩绘为主,运用红、黄、绿、紫、青等五种强烈的配色,大胆构图,线条自然流畅有力,形成豪放、明快、奢华的独特风格,当然了,也是偷学的咱们明末彩绘瓷器。

    要是我没看错的话,这应该是九谷烧的第一只碗,几百年前是狗皇狗用。”

    “噗!狗皇狗用!”马尔哈登时发笑。

    莫名其妙的,双眼也是大亮。

    拍卖师已经报出底价,一亿五千万日元,很多人都想叫价,却突然有人冷笑:“十倍!”

    方纵愕然瞪眼。

    因为叫价的,竟然是油田王子马尔哈。

    马尔哈大咧咧的走过去,拿起九谷烧瓷碗,傲气的道:“不到一千万软妹币的垃圾,我出一亿,哪个傻子跟我抢?”

    没人吭声,一亿软妹币,就是十六亿还多的日元,傻子才买。

    他们用看傻子的眼神看马尔哈。

    “没人抢吧,那就归我了,听说这是你们日本模仿的骄傲?”马尔哈直接走到和服男子的那边,骄横问道:“你喜欢占有别人的宝物和女人?”

    和服男子眯眼:“对,你有意见?”

    “你问我呢?”

    马尔哈指指自己的鼻子,啪的一下,直接把九谷烧瓷碗砸在地上。

    方纵看见碎片溅射一地,心里一阵大爽,又感觉有点可惜。

    砸东西,当然是可以的。

    但一亿软妹币,他觉得不需要给。

    方纵准备带马尔哈走了,却发现马尔哈双手叉腰,意气风发的戳和服男子的胸口:

    “老子不喜欢占有,就喜欢弄坏,你特么的有意见?”

    和服男子暴怒:“八嘎,你想找死么?”

    马尔哈:“⊙▽⊙。”

    瞧着马尔哈的表情,方纵有些明白了。

    他很想告诉对方:

    其实,

    马尔哈就是故意作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