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一切异类都超鬼 > 第二百四十一章 比仓鼠还怂?(3更!)
    方纵看见一个充气拱门,结婚的那种,上面写着‘新郎白博’和‘新娘某某’。

    别怪他用‘某某’代替,实在是新娘的名字是两个笔划超多的生僻字,他都不认识。

    “好吧,我是文盲。”

    方纵低声自嘲,声音也特别冷。

    因为这时候,都是价值百多万,看起来还不错的车队在充气拱门前停下了,新郎佩戴大红花,穿着的却是日本军装。

    就是19世纪40年代的,那种军帽上带着王八盖子的狗屎黄军装,肩膀上还扛着塑料做的‘三八式’步枪,同样塑料做的刺刀明晃晃的到处招摇,表情还很得意。

    方纵的目光随着刺刀晃动,脸色不好看,嘴角抽抽。

    逛街的好心情被严重破坏,甚至……特么老子的民族感情和爱国情怀也被伤害了好吗!

    “终日奔波只为饥,方才一饱便思衣;

    衣食两般皆俱足,又思娇娥美貌妻;

    娶得美妻生下子,恨无田地少根基;

    良田置的多广阔,出门又嫌少马骑……”

    方纵再看看新郎脖子上的大金链子,暗道对方真是什么都有了,就开始装逼。

    装逼不够骚,就特么的往作死里靠!

    就算王强那些寻幽探秘,敢找鬼物带路进矿洞的富二代,也比这帮不要脸的混球强上十万倍不止!

    你们还笑?笑?再笑?

    我笑你们个吗卖劈!

    方纵二话不说,快步走了过去。

    目标是最前面的婚车,肩膀亮起脱轨撞击的冷芒。

    语言教育对这种人是没用的,干脆,直接来个烟花耍耍!

    可这时,一个穿着高中校服,脸色有些苍白,还戴着大黑框眼睛的少年已经到了。

    少年拦住新郎白博,结结巴巴的道:“你……快点脱下来,你们这样是不对的。”

    “我不对你妈妈!”白博果断怼回去。

    他看着高中生,晃晃粗膀子,觉得对方的肩膀还没他胳膊粗,嘿嘿乐道:“小崽子,你敢管老子的闲事?”

    高中生使劲摇头:“你们这样不对。”

    白博瞪眼:“哎呦呦,还是个小愤青呢!大家瞧瞧看啊,都特么快一百年过去了,还有这种不识时务的小愤青在呢。我说咱们国家的教育咋这么渣啊,老是逮着黄历不放。”

    顿时,白博周围的几个伴郎狂笑起来。

    他们撸起袖子,白博也很霸道的去撞高中生,竟然没撞倒。

    高中生倔强道:“你们这样是不对的,这种军装日本都不敢使用了,是***主义的代表,而且以前穿着这种军装的畜生杀了我们多少人?三千多万人啊,就算里面没有你们的祖宗,也都是咱们的同胞吧?你们还有没有人性?”

    “看你小胳膊小腿的,劲还不小!”

    白博怒道:“别以为有点力气就特么装逼!小刘,鹏子,老韩……哥几个给我弄他!”

    四对一,直接就是一场流血事件。

    高中生没有还手,被打得鼻青脸肿,吐出好几颗门牙,满嘴都是血。

    可突然,有人淡淡发笑。

    方纵一边往前走,一边怂恿道:“小兄弟,你揍他们啊!”

    高中生摇头:“不行,我不能打架。”

    方纵已经到了地方,扯起来摔在地上的高中生,上下打量。

    高中生,不是普通的高中生啊。

    明明有能量节点,甚至达到了法门三四级的程度,揍几个普通壮汉跟玩小鸡似的,却不肯还手。

    方纵想说他几句,看高中生一副‘就是不打架’的样子,蹙眉道:“你怎么比我家养的仓鼠还怂?”

    啥?仓鼠?

    高中生登时无言。

    白博看见方纵管闲事,啐一句晦气,刚想上前动手,就被几个伴郎扯住了。

    几个伴郎牙齿打颤的盯着方纵,确切的说,是盯着方纵的法刀碎星,还有左手上面的暴泣惊雷!

    “武,武将?”有人哆嗦说话。

    白博不信道:“假的吧?这年头装扮成武将的多了去……”

    “咔擦!”

    话没说完,就是很清脆的一声响。

    方纵缩回手掌,而在手掌刚刚虚空划过的方向,价值一百多万的婚车已经被砍成两半。

    婚车司机缩在驾驶座上,傻乎乎的看自己的右边。

    在他的右边,副驾驶座,包括车辆右边的半截,在往前滑,没支撑之后,慢节奏的,一点点的歪在地上。

    场面顿时寂静。

    整条街上,只剩下方纵淡淡的笑声。

    方纵问高中生:“对这样的人,你知道真正的武将怎么处理吗?”

    高中生摇头。

    于是方纵笑了,问新郎白博:“你穿的衣服好看吗?”

    白博果断认怂:“不好看!”

    方纵‘啪’的一巴掌过去:“不好看你还穿?”

    “……”

    方纵又问:“你伤害了我的民族感情你知道吗?”

    白博掉了一半大牙,满嘴是血,连忙脱衣服:“不知道不知道!要是知道我绝对不穿……”

    ‘啪’!“不知道你还乱穿?”

    得咧,满嘴的大牙都没了。

    白博欲哭无泪,只剩下疼了,抱着嘴巴蹲在地上,可怜兮兮的对方纵求饶。

    高中生都看傻了眼,这太血腥,太霸道,也太不讲道理了,可是……

    咋这么爽呢?

    【不!这样做也是不对的!】高中生再次坚定思想。

    方纵对高中生笑笑,又问新郎白博:“你伤害了我的爱国情怀你知道吗?”

    “知道!!!”白博连忙大叫:“我知道!我知道呃!我也知道错了!我以后绝对不敢……”

    “嘭!”方纵抬脚。

    这一脚踹断了新郎白博的两条胳膊,顺带踹断了好几条肋巴骨,刺人耳膜的声音不断响起。

    方纵看着飞出去十几米开外的新郎官儿,恨其不争的道:

    “傻孩子,知道错还明知故犯。”

    众人:“……”

    新郎被抬上120,婚礼自然举办不成了。

    方纵顺手打了个报警电话,就说发现个日本间谍,在宣传所谓的共荣圈活动。

    相信这位新郎官儿,就算从医院出去了,也会有一段比断骨更加刻骨铭心的回忆呢。

    “你这样是不对的!”突然有人说话。

    方纵已经走出去好几里路,诧异回头,发现高中生跟着自己。

    亦步亦趋,表情倔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