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一切异类都超鬼 > 第二百一十三章 达则兼济天下!(5更!)
    云淡风轻,岁月静好。

    距离父亲节还有两天,是难得的悠闲。方纵和妲己顺着石板街道行走,没多久,妲己就提了满满的袋子。

    笑靥如花,蹦蹦跳跳,十分可爱。

    方纵摇头,觉得妲己不是他想象中的祸国殃民,或者说,现在的妲己,其实远不是商纣时期的亡国妖后。

    妲己年未及笄,也就是还不到十五岁,成长在民风淳朴的小山村,出来不久,就惨遭……

    大致的,就算有那只大妖怪的记忆,也比都市的很多女孩都要单纯。

    【呃,单纯死要钱!】

    方纵咧咧嘴,给妲己转账十万,就算今天的零花钱了。

    妲己拿出手机,数完上面的零,眉开眼笑,继续跟着方纵。

    方纵瞪眼:“你不自己玩去?”

    “给我的就是我的,我存着!”

    妲己作势要摔手机,没舍得,手指变成爪子几下抠出电池,塞兜里,然后可怜巴巴的拽住方纵衣角。

    很显然,她今天贴定方纵了,吃方纵的喝方纵的,绝不花自己兜里的钱!

    方纵道:“回来报销。”

    “好嘞老板!”

    妲己立刻跑开了,回头又道:“老板您真好,比996的周扒皮好太多了!”

    【996?】方纵纳闷。

    反正闲着,用手机打开网页,搜索了一下,舔舔嘴唇。

    身上的气息一变,蓦然好像荡起了一丝血腥戾气,周围的游客浑身发冷,下意识的饶过方纵行走。

    996事件1,近在咫尺的过劳死。

    2019年3月,副州有一位42岁的单亲爸爸林熙,与17岁的自闭症儿子相依为命。一晚夜班之后,林熙猝死在了工作岗位上,永远离开了他17岁的孩子。

    在他的手机中,人们看到了10条他留给儿子的短信。

    1.喜欢喝水,要尽量给他温水,不然他会喝凉的;

    2.不吃所有贝壳类,爱吃面干饭,塞不下去时会找水加进去;

    3.一开始就要阻止儿子抢其他小孩的菜,否则他会意味(以为)可以抢;

    4.要给儿子下脱衣指令,不然他会一件不脱直接睡…

    不知道这位父亲是不是对自己的突然离世早有预感,四条里面的每一个字,就算有错别字,也包含爱意,也几乎都是留给世人的遗言!

    更让方纵发怒的,是他知道这个林熙。

    从武将网站上,方纵看见过一个特殊事件,主角就是林熙。

    林熙变成鬼物,下意识要先寻找自己最亲近的人进行杀戮,却在变成鬼物的最后一个瞬间,亲手掐灭自己的灵魂。

    父爱如山,不惜灰飞烟灭。

    方纵当时就颇有感触,

    可是现在才知道,林熙的拼搏不是努力,而是无奈,996的逼迫让他不可选择的必须无偿加班!

    【副州,好像还算比较幸福的,上京,南州,还有魔都的那边更可怜啊。】

    方纵突然想起一句话,‘北上广不相信眼泪,也不想让你休息。’,轻轻笑着,准备拨打号码。

    突然有苍老的声音笑道:“小后生,杀气太重不好,人命不是你随口说说就能定下的。”

    方纵转头,发现前方两百米处有一座书画小店,店门口坐着一个英俊的年轻人。

    特别年轻,肤若凝脂,气质之潇洒,仿佛从画中走出的谪仙一样了。

    而且距离那么远,对方的声音直接传入耳中,方纵却没看到对方身上的半点能量。

    对方没有活人的气息,没有妖怪的气息,也没有鬼物的气息。

    要是不主动开口,自己肯定会把对方当成空气。

    方纵走过去,在年轻人身边的棋盘边上落座,笑道:“敢问老前辈的名讳?”

    “不说。”

    方纵又问:“老前辈是镇压这边封镇之地的术级强者?”

    “或许。”

    一次两个字,

    方纵呵呵一次,起身就走。

    年轻人连忙扯住方纵的手,笑问道:“你先说我刚才的话对不对?”

    方纵二话不说,直接把手机放在棋盘上,上面还是996的网页呢。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方纵笑得特别善良:“有些人可以利用强权,罔顾人命,我为什么不能利用拳头,直接要了他们的命?天理昭彰,报应不爽,二十一世纪,以为是羊吃人的资本主义萌芽时代么?”

    年轻人盯着方纵,突然问:“你是谁?”

    “行不更名,方纵。”

    对方摇头。

    方纵微微眯眼,笑问道:“打机锋?”

    打机锋,就是话里有话,藏着很多的话。

    一般来讲,主要是装逼的,骗子,和尚,还有道士。这四种人最喜欢这么玩了。

    对方很强大,装逼也是牛逼了,更不会是骗子,所以方纵微笑问道:“道盟的人?”

    “对。”

    方纵又问:“因为午夜新娘的事情,您是赶来帮忙,却晚了一步?”

    “也对。”

    好吧,是来帮自己的,虽然没能帮上忙,但人情还有。

    方纵也不好甩脸子,苦笑道:“我不喜欢打机锋。”

    对方眨眼:“当陪我这个半截入土的玩一玩好了。”

    “成吧。”

    方纵仔细思考,笑道:“真要说的话,我是个医生。”

    “医生?”

    对方也仔细思考,突然跟着笑了:“你最开始的时候是医生,想要治病救人,神医济世,当然也有私心。现在还是医生,但已经超脱了个人的范畴,要在鬼气复苏,天下大乱的时代以神医之名,治疗时代之弊端,割天下之毒疣?

    当然了,你还是有私心。”

    对方思索点头:“你这是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私心中藏着大公,大公却在私心之后。你不是大公无私的人!”

    “你猜?”

    方纵眨眨眼睛,起身告辞。

    瞧着方纵的背影,年轻人的容貌开始苍老,但慢慢的,反而更年轻了。

    旁边出现很多中老年男子,全都身穿道袍,上面没有任何标志和装饰。

    一个年轻道士闷笑道:“管996的事情?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一国经济的大势浪潮,是他一双拳头能挡住的?”

    有中年道士点头:“没错,GDP的事情,地方政府谁会给他面子?匹夫之勇,无谋之至。”

    “呵~”

    突然,年轻人笑了。

    他轻声道:“做不到,就是匹夫之勇;做得到,就是割时代之毒疣。我记得老孟想要咱们的三雷济天之术给这小子,压下吧。”

    “遵命我师。”年轻道人全部低头行礼。

    “谨遵道祖我师喻令。”中年道人单膝跪拜。

    “天罡师法道上令,我等莫敢不从。”老年道士全体双膝下跪,大礼参拜道。

    很奇怪了,年纪比较大的,反而看起来比较疏远。

    一个年轻道士含笑点头:“我师说的没错,咱们的三雷济天之术多宝贝的东西,凭什么给他?”

    可这时,天罡师法道噗呲一乐:“我的意思是,他要是做到了,”

    略微沉思:

    “我给他天罡九雷真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