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一切异类都超鬼 > 第一百零六章 你没有骗我?(5更)
    “赵勇,”方纵突然道:“看来靠着这张嘴皮子,这些年过的不错吧。”

    “啊?可以,还可以。纵哥您知道的,我那不被退学了嘛,跟着我家三舅混饭吃,混的还成。”

    赵勇那边尴尬的笑,有点懵了。

    不对劲啊,我都这样说了,为了维持脸面,你不是该满口答应下来吗?

    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我反正不要脸了,你就不该为了面子吃点小亏吗?

    你是武将,你的脸,比我的值钱!

    “我看你混的肯定不错,够不要脸。”方纵直接把话戳脸上了:“你把邮件转发给我,让鬼物找我,还是给我送功劳想着我了?你就算口头道个歉,说为了保命啥的,老子看在高中同窗的份上,也不和你计较,但你这种玩道德绑架,玩脸面绑架,还特么感情绑架的混球,老子一点脸都不给你留!”

    “纵哥,别这样说,是我错,我认错!”对方立马认怂。

    方纵冷笑:“晚了,滚!”

    赵勇急了:“别介,纵哥您别着急,您别介啊……”

    “你没听懂我的话是吧?我是说滚出衫城,以后你在衫城没的混。”

    说着,方纵准备挂电话了。

    突然……“方纵!”

    赵勇那边好像拍了桌子,怒道:“别以为你是武将就了不起了,吃的是什么饭?还不是国家的税收,是俺们小老百姓的血汗钱!我还告诉你了,这件事我给你放网上去,看看是谁没的混!武将了不起啊,我告诉你,我退学那年有个警察想抓我三舅的小辫子,我找人揍他老娘,他还不是动手被我拍下来了?警察打人啊,知不知道当时的热度多高?你是武将,网络热度更高,看看是谁玩完!”

    “嗯?你还玩过舆论绑架?”方纵乐了,直接挂断电话。

    接着,方纵联系了孟老德,把这事一说,孟老德那边就跳了脚,嗷嗷着,好像去市治安局闹腾去了。

    方纵也不在意,继续享受温泉,品尝果汁。

    “叮铃铃~”手机开始响了。

    方纵想着什么时候弄个彩铃,看一眼来电显示,直接挂断。

    再响,再挂断。

    再再响,就再再挂断。

    有些人是不值得同情的,你原谅他,他转身就咬你一口。更何况赵勇毁人一生,他可以心安理得的大义灭亲,收拾了这个‘哎呦’。

    干脆拉黑。

    “叮铃铃~”这时手机又响了,方纵看一下号码,发现又是个陌生号,想了想,还是接通。

    “纵哥,我错了纵哥……”

    “啪!”挂断。

    又一个陌生号码,“纵哥,我真的错了纵……”啪,继续挂断,拉黑。

    在温泉里泡着,也算无聊,方纵干脆拿着手机,专门接陌生号码的电话。

    “方纵,你真以为我怕你啊,我告诉你,你敢惹我我就敢砸你家,我知道你家在哪!”

    “我也很容易知道你家在哪。”啪!继续挂断。

    “你信不信……”

    “不信!”啪,挂断。

    “我靠,警察来了,还有有关部门的武将,纵哥,你这是想玩死我啊?我错了,我给你跪下了,纵哥我禁不起查啊,你不能看我蹲局子吧,纵哥我给您跪下了纵哥!”

    “抱歉,看不见。”啪,挂断。

    “纵哥,我错了纵哥,我真的错了,我有眼无珠!我给您开视频我跪下了纵哥!”

    挂断。

    “纵哥……”

    “你手机真多。”啪,挂断。

    还没把人抓了吗?从话里面听着,赵勇这孙子不干好事啊,起码有些坐牢的罪。

    方纵觉得杀鬼队的效率太低了,却不知道十几个跟着他下过老墓,沾光喝了千年灵芝酒的新晋武将,正围着赵勇,一边派人搜查罪证,一边逼着打电话道歉呢。

    阵容华丽,完美强大。

    赵勇死得其所。

    “喂,是方纵吗?”

    “不是!”啪……等等!

    方纵纳闷了,感觉声音不一样啊,不是赵勇,还很熟悉。

    他把号码拨回去,疑惑问道:“大谦?”

    “对,是我!阿纵啊……呜呜呜……”郑大谦话没说完,就哇哇哭了起来。

    方纵无语。

    如果说赵勇是一个‘哎呦’的话,郑大谦就是一百个‘哎呦’都不够。

    他和赵勇只是见面点头的交情,但郑大谦,那可是高中时一定要请他上网、K吧,言之凿凿,信誓旦旦,甚至是视死如归的一定要把他拉出填鸭式教育荼毒的好汉呢。

    方纵有点不好的预感,试探问道:“你……赵勇那孙子不是把另一封邮件发给你了吧?”

    “就是那孙子干的好事!呜呜呜!”郑大谦哭着道:“我就知道那孙子记恨着我呢,高中的时候,那孙子摸班花的屁股,我踹了他一脚,你瞪了他一眼,那孙子一定还记着呢,这是报复,呜呜一定是报复!”

    方纵:“……”

    你踹他一脚应该记的,可是我瞪他一眼?有这事?

    空穴来风,势必有因啊。

    方纵特别感叹。

    人这一生,可能得罪的孙子太多了。

    他都想不起来!

    郑大谦又道:“阿纵,我知道你是武将了,这只鬼你能处理掉吗?要是处理不掉,我报警!呜呜呜我大谦可不是那种孙子,害人的事情干不出来,报警有用我就报警,要是没用的话,我自己找个地方死掉。你放心,我不是非得要你出头,你也别为了脸面硬来,打不过咱就认怂,死一个比死两个的好!”

    方纵叹气:“你没听我刚才说的吗?我刚才说……‘另一封’邮件!”

    方纵加重了语气。

    郑大谦立马懵逼。

    沉默,

    继续沉默。

    “卧槽那孙子十八辈祖宗!”

    郑大谦怒了,咋咋呼呼:“好!我弄死他!我死之前先弄死他!算是给咱们两兄弟报了仇!咦,等等,不对!你先说我要是去衫城的有关部门报警,有用吗?”

    方纵回答:“有用。”

    “咳咳,那我去报警了,杀人犯法啊,咱犯不着和那孙子同归于尽不是?”郑大谦立马改口。

    方纵叹口气:“也可能没用。”

    “我弄死他!”郑大谦又叫了起来。

    其实,有用还是没用,方纵也搞不清楚。

    他还没摸清这个鬼物的实力,但如果有宁王的一半厉害的话,现在的衫城那边,除非孟老头出手,不然肯定打不过了。

    但孟老头好像有什么原因似的,从不肯出手。

    “算了,你过来吧。”方纵给郑大谦发了个坐标定位。

    八个小时后,方纵吃完晚饭,跑温泉里泡着,外加睡觉。

    一般人早泡肿了,他呢,只觉得舒服。

    没多久,一个走路颤颤的,起码三百斤重的大白胖子,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扯开帘子进来了。

    “阿纵,你还真会享受!咋找到这种好地方的?”

    郑大谦一点也不客气,三两下把自己扒的只剩下条裤衩,还藏在耷拉的肚皮里看不出来,晃着一身肥肉,噗通跳了下去。

    “嘭!”“哗啦!”

    方纵拿开脸上的毛巾:“怎么来的?”

    “打车,计表!”

    提起这个,郑胖子肉嘟嘟的脸上全是心疼:“那么远我自己肯定开车不来,太胖了,人家出租车还嫌弃太远,一定要按照规矩来,起步价10块,超10公里每公里三块。接近四百公里啊,花了我一千多大洋,再加上我的误工费……我说你怎么跑这么偏这么远的!”

    方纵看着胖子发笑,胖子的老爹给他起名郑大谦,就是想他挣大钱来着。

    也可能因为这个,郑胖子平时很吝啬,但就是看他顺眼,年轻时没少帮他。

    “所以比一百个‘哎呦’还值钱啊。”方纵小声嘀咕。

    郑胖子立马转头:“你说啥?”

    “没啥。”方纵笑笑。

    郑胖子惬意的飘在水里,够胖,浮力大,飘到方纵旁边时,开始怅然了:“阿纵,要是打不过的话,我抱它大腿,你跑。”

    “你真讲义气!”方纵感动了。

    “狗屁!”郑胖子噗通站了起来,一巴掌把大肚皮拍出好大一圈波纹,瞪眼道:“就算你拖着,我跑得动嘛我!”

    ……

    /

    接下来,吃饭,喝酒,唱K。

    在宾馆,郑胖子还非得来场战前炮,扯着前台小姑娘哭哭啼啼的要找大宝剑,被方纵踹一脚,老实了。

    随后,第三天午夜十一点半,进入房间,打开手提电脑,等待凌晨。

    “阿纵,我怕。”随着时间过去,郑胖子开始哆嗦了。

    “没事。”方纵很镇定。

    突然!

    “嘻,你们两个在一起啊。”

    手提电脑的屏幕突然亮了,光线闪烁,出现一个白白嫩嫩的孩子笑脸。

    眼神阴邪,但笑意盎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