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一切异类都超鬼 > 第九十一章 医者父母心?
    看起来很急啊,方纵也不拿架子,站起来,准备从赵长乐的酒吧里出去。

    但是这时候,诊所里响起‘嘭’的一声大响,林巧玉踉跄着退出来,紧接着,走出来一个拳头有钵大的男子。

    男子的拳头上火光四射,一拳打爆了诊所的门,扯着嗓子就叫:“辅助武将方纵,我命令你立刻出来!”

    “命令?”方纵笑了,也不急着出去。

    他加入FBI,加入杀鬼队,从来都不是为了看别人脸色。治病救人的医生要有医德,也必须得到病人应有的尊重。

    方纵拿着一杯酒,和赵长乐肩并着肩,透过酒吧的带色玻璃门,笑吟吟的观察这个男子。

    但是很快,一个担架上伸出了手,虚弱的怒吼出一声:“法门之……咳咳,光之束缚!”

    方纵的脸色登时一变。

    顾不得和这个男人怄气了,方纵直接推门出去,也不管中年男人直接挣脱了束缚,脚步一滑,就停留在那个担架的旁边。

    果然是光辉女郎拉克丝,而且拉克丝的身体从小腹往上三寸的地方齐齐截断,要不是有一层光辉薄膜保护着,肠子都要流了一地。

    “怎么弄的?”方纵一边问,一边朝着林巧玉伸出手:“酒精。”

    拉克丝看见方纵,心里好像安稳了,虚弱的笑了笑:“和东国有个交流会来着,彼得长官想让属下给您捎点儿东西,就派属下来了。也怪属下自己逞能,想着给您争面子,帮东国有关部门的华北分部处理点事情,却……您看到了,阴沟里翻船,华北分部说属下没救了,属下说您能救!”

    “别自称属下,犯不着了。”

    方纵摇摇头,从林巧玉的手里拿过酒精。别看林巧玉平时跟个冷漠女郎似的,心思精明着呢,把诊所里全部的碘酒都拿来了。

    三百毫升一小瓶,全部有二十多瓶。

    方纵直接把瓶子捏碎,龙阳之气蒸腾起来,迸溅的酒精被烧成一团雾气,悬浮在半空中。

    “你的伤口腐烂太多了,得先消毒,能忍吗?”

    方纵问了一声,不等拉克丝回答,酒精的雾气就摁了上去。

    拉克丝发出一声急促的惨叫,却被方纵用龙阳之气刺激着,没办法昏迷过去。

    “忍着,保持你自己的力量,你的力量断上三秒你就没命了!”方纵的声音很有磁性,带着一丝蛊惑,是魅音能力。

    这种从没使用过的能力,竟然让拉克丝平稳了下来,他就用手术刀削掉腐烂的皮肉,又拉出一条能量的丝线,缠绕住拉克丝的骨骼,小心翼翼的沁进脊椎里面的骨髓里。

    “最重要的是骨头,长官,我不想变残废!”拉克丝把嘴唇咬得发白。

    “没事,放心,有我在,你还记得我给彼得接上胳膊的事情吧,有我在。”方纵小声说话。

    首先是脊椎骨,很难,比接上胳膊难了十倍还多。方纵小心的缝合着,还需要拉克丝控制光之屏障继续保护她自己。方纵不断说话,给予拉克丝最大的安慰。

    终于,脊椎骨缝合完毕!

    拉克丝修长的双腿动了动,差点哭出来:“长官,好了,我能动了!我不用做一个瘫子了!长官,全世界能缝合骨骼骨髓的,也就您独一份!”

    “别拍马屁!”

    方纵也放松了下来,剩下的缝合肌肉、缝合皮肤都很简单了,三十秒就处理完毕。

    除了小腹一道细密的伤口以外,拉克丝看不出有半点损伤。

    “你还很虚弱,需要休养,对了,不用担心伤疤,等你完全愈合了,把我的龙阳之气驱除掉就是了,皮肤很光滑。”

    方纵笑了一声,顺手,把拉克丝腰上的一缕气息缠在自己的手指上。

    赵长乐注意到方纵的手指,纤细的柳眉斜斜一挑,凑过来低声道:“不好对付啊。”

    “待会再说。”方纵看向自己的诊所那边。

    诊所的大门前,父母已经出来了。林巧玉盯着那个男人眼底黑黢黢的发狠,仍然护住了自己的父母,不再动弹。

    薛诺也出来了,一手提着两把弯刀,一手捏着冰激凌啃着。

    这时候,远处传来汽车的轰鸣声,很快到了附近。

    孟老头跳下一个小年轻驾驶的跑车,捂着胸口想吐的样子,又连忙摆手:“误会,都是误会!”

    “华北分区总部的火拳公孙恪!孟叔啊,你要说是误会,这误会也有点大。”

    薛诺叭叭的啃着冰激凌,弯刀在手上甩啊甩的:“别人怕他火拳公孙,我和翛然姐可不怕。孟叔,他跑来我们队友的家里撒野拆房子,要是本小姐和方纵都不在,他打了方纵的手下灵鬼,难不成还要对付方纵的长辈吗?”

    “这……”公孙恪的拳头一下子捏紧。

    孟浪了啊,这里是方纵的家!

    就算方纵只是个辅助武将,地位比他低很多,他跑人家的家里撒野也是个大忌讳了!

    公孙恪哼了一声,怒道:“事急从权,本将只是找方纵救人!方纵身为咱们杀鬼队的辅助武将,就该恪尽职守,二十四小时听从命令!危急时刻找不到他,本将打他一个灵鬼又怎么样?”

    “找不到我?”方纵呆了一下,拿出手机。

    屏幕一片漆黑,因为FBI给他弄的手机超续航,他就没充过电,没电关机了。

    不过,这和你拆我家房子有什么关系?

    方纵走到另外的几个担架旁边,发现还有两个伤员,没拉克丝的伤势严重,但也只剩下一口气了。

    “小纵啊,你看看……”孟老德指了指两个伤员,“不然,咱们先救人?”

    方纵点头:“医者父母心啊。”

    闻言,公孙恪的脸色松快了一下。

    他只觉得方纵是个辅助类武将,犯不着礼贤下士,下命令就成了,却没想到方纵的医术这么高明,地位就明显不一样了。

    愿意救人就好,等救完了人,他转身就走!

    说白了,方纵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辅助类武将罢了。

    公孙恪挥挥手,就有人从方纵的诊所里搬了椅子。他大马金刀的坐下,很霸气的道:“救人吧!”

    方纵白过去一眼:

    “你说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