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一切异类都超鬼 > 第六十一章 主动出击
    笔墨流淌,左书:不医活人病。

    右书:专治鬼缘人。

    字体倒是方方正正,算不上好看,也算不上难看,但孟老德盯着这副对联,一双耷拉下来的白眉毛蹙了起来。

    不医活人病,啥意思?

    专治鬼缘人,又是嘛意思?

    孟老德调查过方纵,知道方纵在美国旧金山的大部分经历,甚至通过杨小六那边的渠道,得知了方纵给彼得接上断臂的事情。

    但只能说方纵的医术惊人,对鬼物造成的伤势也有独特的治疗方式,不医活人病的话……难不成你都不诊治活人了吗?你还开个毛线诊所!

    “嘿嘿,小纵啊,你这幅对联有意思呐。”孟老德的老眼闪烁,好像个狐狸似的冒着精光,反正猜不透方纵的意思了,不如直接问。

    哪知道方纵嘿嘿一乐:“有意思吧?横批更有意思。”

    他的笔锋一动,横批唰唰唰的直接写上——————

    欢迎找茬!

    神特么的欢迎找茬!

    老街上的人流聚成一团,看热闹的居多,先前猜不透对联的意思,也只是淅淅索索的交头接耳罢了,这次直接炸了。

    弄那么大的诊所,门头却挂个‘欢迎找茬’?

    彻底搞不明白了。

    接下来就该剪彩了,不过门口聚集了太多的路人,剪彩的鞭炮没地方放。孟老德安排杀鬼队的人疏散人群,他在人群里晃悠了一下,就没了影子。

    诊所的正对面有一家发廊,店不大,粉红色的装修。孟老德出现在发廊里,对着里面坐着的两个姑娘笑。

    一个姑娘坐在店里软软的红色心形坐垫上,看起来十七八岁,脸蛋很漂亮,皮肤呈淡淡的小麦色,眼睛清澈明亮。一头黑色的短发,配合着一身明黄色的运动衣,让她洋溢着青春少女的阳光靓丽。

    另一个二十左右,瓜子脸,乌黑的长发简单的扎了个马尾辫。皮肤白皙柔嫩,吹弹可破,金丝眼镜下,冷若冰霜的眼睛盯着显示器,是对面诊所的影像。

    “两位小姑奶奶啊,你们怎么弄了个这样的发廊出来?”孟老德环顾四周的装修,太可爱,太卡哇伊了,配合上发廊的生意,让他想起几十年的青葱岁月,眉毛都直抽抽。

    瓜子脸的姑娘抬起眼睑,登时屋里一片森蓝,好像要下了雪。

    “发廊好啊!”她不爱说话,心形坐垫上的薛诺就翻个白眼,嘟着小嘴得意的笑了起来:“方纵总得理发吧,要是他不对劲,刀片哧啦一下,省时省力,干脆利落!”

    孟老德吓了一跳,这两个小姑奶奶可不只是说说,她们真的能做出来啊,“监视,监视,监视懂不懂?就是只能看,不能动!”

    “嘁,于其被动接受,不如主动出击,咱们罗刹双雄是过来调查老墓的,暂时分在您老的手下,净让咱干这种上不了台面的活?”薛诺舔舔嘴唇,很兴奋的,一脸认真的建议道:“弄死护士成不?我看那小子挂个‘欢迎找茬’的牌子,就是嘚瑟他有一大一小两个鬼物在诊所里当护士,姑奶奶给他弄死了吧?”

    “不行!”孟老德果断拒绝。

    他走过去,看显示器里在方纵身后屁颠屁颠的杨铁胜,狐狸似的笑个没完。方纵都回国了,FBI还派个战斗系的能力者过来,明显是方纵值钱啊。这样的辅助可不好找,他还不信了,方纵在美国的三年,还比不上在东国的大半辈子?

    “我老喽,好不容易碰见个好后生,你们可别害了他。”孟老德找了个桌子趴下,好像个半截身子都入了土,眼珠子却哗啦啦的闪,跟棺材里成精的老狐狸似的。

    这时候,门口走过去一男一女。

    孙刚看着自己的妹妹,满脸苦涩的道:“好妹妹,你不会真的让老二他们找茬去了吧?”看见方纵的横批他就心慌,想起来咖啡勺,他脸都绿了。

    “不,我要主动出击!”孙芷兰俏丽的脸上全是倔强,揪着头发,咬着嘴唇。

    她误会了方纵,人家还给她台阶下,这一对比,真是对比出来了美。方纵长得好,身材好,关键还谦逊有礼有绅士风度,再加上那根咖啡勺,神秘感和强大的感觉都有了,一次相亲,让她整夜都睡不着。

    这样的男人要是错过了,怕是一辈子都睡不着了。

    孙芷兰抓着手里的小盒子,看见人群疏散的差不多,马上要进行剪彩,连忙打开化妆镜整理淡妆,摸摸手里的小盒子,踩着高跟鞋过去。

    “方纵,恭喜你开业大吉。”声音越来越低,孙芷兰低着头把礼物递过去。

    “啊?哦,谢谢。”这是干啥呢?气氛不对啊!方纵打开盒子,猛然啪的盖上。。

    盒子里是一个手链,先不说材质,就说样式,挂着心形的坠子,还是两个。

    “最难消受美人恩啊。”方纵心里暗道,认真的打量眼前的姑娘,发现没有死气,心里松快了一点。

    突然,轰隆隆的声音响了起来。

    方纵抬头一看,脸上闪过一丝的喜色。

    “阿纵。”有人喊了一声,紧接着,滑下来一个穿着蝙蝠衫的年轻女子。

    女子翘臀细腰,肩纤胸挺,一件普通用的棉质蝙蝠衫,竟然被完美的肩颈线衬托出了最顶级的绝色气质。

    尤其是那张圆润光滑的脸,肤白肌嫩,鼻如瑶玉,眼蕴秋水,比印度电影里经过秀美山林衬托过的女神还要更显风情。

    索菲亚勾住方纵的胳膊:“知道你要开诊所的消息,我换乘了两架战斗机,一架直升机就赶来了,不过别想其它的,我知道你们东国有句话叫千里送什么来着,我没那么贱。”说着拍拍手,一辆奥迪A6L就缓慢行驶了过来:“给伯父的见面礼。选了深颜色,更注重空间和稳重,让伯父先代步用着。”

    “好。”方纵点点头,觉得没必要和索菲亚客气。

    再看旁边,发现孙芷兰已经离开了,只能摇摇头,剪彩后,带索菲亚去见父母。

    远处,孙芷兰看着他们进门。

    “哥,我是不是太差劲了?”孙芷兰问孙刚,低着头,娇然欲泣。她觉得自己不错,但如果用美女来形容她的话,方纵身边的女人,就是一个勾人心魄的绝色尤物。

    她的脸色开始变了,灰色的气息浮上额头,手机铃声也跟着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