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一切异类都超鬼 > 第二十四章 戴戴就习惯了
    湖边,茂密的树枝被他撞断,叶子飞了一地。落地后,方纵站在岸边,回头,有点懵的看向湖水的边缘。

    水里,绿帽水鬼也懵逼的看着方纵。

    这个人,怎么回事?

    绿帽水鬼觉得:是我在害人啊,可我的力量怎么被你吃了?

    好吧,你占了上风,可你又突然跑了?

    方纵尴尬的看向水鬼,这种事情,我也想不到啊!

    他停了下,把脚伸向了湖边碎裂的水草,假装自己还被缠着。

    绿帽水鬼:……你侮辱我智商!

    目光愤怒,恶毒的看了方纵好一会儿,水鬼突然一转身,跑了。

    方纵一愣,连忙追了上去

    可别跑啊,我的潜水能力还要靠您呢,潜水这能力要是变成了法门,说不定……我真的有可能游回东国了!

    这一追,方纵惊喜的发现,在水面自己一样笨拙,但是进了水底,竟然无师自通的学会了游泳,速度很快,嗖嗖的,别提多带劲了。

    几个摆动,方纵就追上了水鬼,但突然,哗啦啦的,水流带着方纵冲上天空。

    方纵被震出水流,诧异看到,整个黑水湖的湖水都涌上去了,简直是水漫金山,大水遮天蔽月!

    不对啊,绿帽水鬼,你不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黑水湖不算很大,但蓄水惊人,绿帽水鬼要是有这种力量的话,带着水流出去,一个扑击,就能灭了旧金山的好几条大街,怎么会缩在这里?

    方纵的脑子有点乱,下意识的,朝着绿帽水鬼来了个脱轨撞击。

    正琢磨着呢,突然铺满了整个天空的大水,忽的散落,粉碎成了另外一个场景。

    这里很熟悉,就是刚才那栋房子的门口。

    天色也一样是黑的,就好像突然从湖中央进行瞬移,来到了岸上一样,但周围有路灯,虽不明亮,却没有刚才的那种鬼影幢幢的感觉。

    “嘿,方!”有人打招呼。

    方纵转身一看,发现水鬼站在自己的身后,脸色正常了,是个白人,舌头也不耷拉着……总之一句话,就是绿帽水鬼活着的样子。

    方纵习惯性的挂上微笑,回招呼道:“嘿,你好啊亨特。”

    顺便,握了手,也算摸了一次。

    什么都没摸到。

    从FBI的资料上看,亨特,就是绿帽水鬼活着时用的名子了,是个颇有名气的画家,在车祸中伤到了右手,变得颓废了,然后,很快就绿了。

    方纵看着亨特,眉头蹙起。

    这场景转变,肯定是幻术,幻术不算攻击,怪不得自己什么都摸不到。

    但绿帽水鬼把自己拉进环境,要做什么呢?

    正想着,亨特一脸颓废的道:“嘿,方,也亏你还记得看我,我不再是个好画家了,以前的朋友……方,进来吧,我要好好的招待你。”

    亨特拿出钥匙,打开房门。

    房间的大厅,空荡幽暗,只看得见沙发和茶几,但这些上面,明显有些瓶状物,看亨特提着的东西,应该都是喝光的啤酒罐和伏特加酒瓶。

    这就是亨特的颓废生活了?

    方纵想着,嘴角上翘,可当他准备进入里面时,突然有女人的尖叫声响起。

    “oh my god!come on!”

    这声音,简直匪夷所思,引人遐想啊!

    仔细的听,还有啪啪啪的声音,撞击得很有节奏。

    方纵噗嗤笑了。

    亨特瞪了方纵一眼,来不及质问方纵的笑声,脸色铁青,提着两瓶酒就冲进卧室,方纵跟着进去,就看见亨特粗暴的打开门,下一刻,不堪入目的场景出现在眼中。

    一个身材健壮,模样邪魅,赤身果体的男人,正把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压在身下,掰开腿,抽出了啪啪啪的声音。

    女人的皮肤白皙,身材火爆,死死的夹着男人的腰,浪叫声一浪接着一浪。

    听到卧室门被打开的声音,女人转过来,吓得猛的一个哆嗦。

    方纵看见了女人从潮红兴奋到惊诧害怕的脸,很不意外的,老熟人,就是小明星鬼了。

    不对,应该说是小明星鬼活着时的样子。

    亨特二话不说,拎起酒瓶,冲着男人的后脑勺就是一下,男人应声而倒,鲜血糊了满头满脸。

    “好瓶法!”方纵拍手叫好。

    就这一下子,再健壮的男人也死透了。

    从医学的角度上讲,电影里的那种,后脑勺碎了好几个没开封的玻璃大酒瓶还龙精虎猛的,根本就不存在!

    接着,亨特对光腚女人扬起酒瓶,突然颓丧坐下,咬开瓶盖,咕噜噜的灌了大半瓶。

    他不知所措,哭了起来:“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玛丽,我爱你,你知道我爱你的,我不会伤害你!”

    光腚女人尖叫了起来:“天呐,亨特,你杀人了!你杀人了啊!我要报警……”

    “嘭!”

    突然一声大响,光腚女人应声倒地。

    但很快的,她又爬了起来。

    方纵看看手里碎裂的酒瓶,没错,夯后脑勺了啊,一下就死,摇摇头,换了个更大的。

    “方!不要这样!方,我知道的,你是我的好兄弟,但求你不要这样!”

    亨特哀求了起来,言情款款,情深意切。

    方纵没给面子,嘭嘭嘭的,一个接一个的换着酒瓶,光腚女人不断躲避,亨特不断求饶,可是方纵不说话,就是砸。

    不过片刻功夫,酒瓶砸完了,光腚女人……还很顽强的活着。

    方纵喘口气,想了一下,操起大床旁边的台灯灯柱,嘭!

    一下子,光腚女人就摔在地上,彻底死透了。

    “天啊方,你杀人了,不,我也杀人了!我们要毁尸灭迹,不能被警察抓住!”

    亨特一脸的惊恐,他吓坏了,看光腚女人时,又流下眼泪。痛苦和兴奋,两种情绪在眼底交相闪烁,他很矛盾。

    方纵在沙发上坐下,笑了:“再杀一次的感觉怎么样?”

    “什么?”亨特一脸茫然。

    方纵继续笑道:“不就是你戴了绿帽子嘛,戴着戴着就习惯了。”看一眼光腚女人,啧啧两声:“你都这么大方了,让我看你老婆,看来你早就习惯了绿帽子,不用我劝。”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方,你应该镇定一下。”亨特以为方纵疯了。

    演,你继续演!

    在幻境里,对方明显给自己造不成伤害,到底想干什么呢?

    总不能真的只是死亡重演,让自己看他的光腚老婆吧!

    方纵的眼神闪烁,心里琢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