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一切异类都超鬼 > 第二十章 唐人街风波
    正考虑着,突然,有人影上了桌。

    留学生公寓里,索菲亚带着衫子出去办事,还没回来,普通留学生没这个胆子,所以,不用看,方纵就知道上桌的是谁。

    哪怕穿着一身戏服,脸上涂了油彩,方纵也知道——

    这个疯猴子似跳上桌的,就是杨小六!

    芳龄十六,一米二三。

    外界的传闻是,杨小六来自东国宝岛,是里特尔大学重金挖来的留学生,因为脑力太过发达,从而影响生长发育的关系,十六岁了,外表还是个小正太。

    但方纵知道不是这样,直到现在,他还不清楚杨小六的本事。

    “看!我是谁?”杨小六风sao的耍了个棍花。

    他头戴紫金冠,身穿锁子甲,脚踏步云履,手拿金箍棒。

    方纵一眼认出了东国最有名的大英雄,瞪大眼睛:“孙悟空?”

    “不是!”杨小六咬牙。

    “齐天大圣?”

    “尼玛!”杨小六瞪眼。

    “我知道了,你扮演大师兄!”

    杨小六:“……我是六……”

    六?

    杨小六的话没说完,方纵就抬手打断:“你别说,让我想想,哦~~~~”音线上挑,方纵恍然大悟:“我知道了,你扮演六小龄童来着!”

    “嘭”的一声响,桌子碎了。

    杨小六攥着棒子,恨不得给方纵当头一棒:“我是六耳猕猴!六耳猕猴你特么的没听说过吗?我最恨别人把我当成该死的弼马温了!”

    好吧,我知道了,你是神经病。

    方纵翻个白眼。

    懵逼吧?懵逼就对了,你活该懵逼。别以为鬼气复苏就能装神仙了,先前对我不理不睬,现在出来凑热闹,铁定没好事。

    方纵似笑非笑。

    杨小六就眯起眼睛:“你玩我?”

    “没。”方纵笑了:“美不美,家乡水,亲不亲,故乡人,我没事也懒得玩你,你说吧,找我什么事?”

    “听说你想要回国?”

    “对。”

    “成吧,是个东国汉子!”

    一个小正太,挺起胸膛,一副侠肝相照,义胆云天的样子:“要是回不去,记得找我,需要情报呢,去唐人街找肖老大。我告诉你啊,在美国,情报灵通的可不是只有FBI!”

    肖老大?不是丐帮吧?萧峰?

    不对,是乔峰!

    方纵的脑子还没转过圈来,就看见杨小六啵的消失,整个人都愣住了。

    你来找我,就为了说这个?

    ……

    /

    美国的旧金山,东国的大年初八。

    一辆快餐车行驶在路上,风驰电掣。

    杨铁胜白熊似的汉子,脸色惨白,抓着副驾驶边上的车门大叫:“方,长官,方,别开这么快,这里是市区!”

    “我知道,不过以咱们的身体素质,眼力,耳力,没关系的。”

    方纵的表情有点兴奋,但身体笔直,哪怕在飙车,仍然有庄重俊朗的仪表:“你知道吗,我们东国有一部老电影,叫‘快餐车’,车技六得不要不要的。”

    “我看过,可是……那是在西班牙!”

    一个大漂移,杨铁胜差点跳车。

    很快到了唐人街,一片热闹的景象。

    大年初八,热闹还没过去,有人吹喇叭,有人敲锣打鼓,还有人违规在放烟花。最引人注目的是舞龙灯,七八个小伙子抬着两条长龙,你追我赶,上下翻飞。

    “我该早点过来的。”方纵嘀咕了一句,下了车。

    没看舞龙灯,视线,反而落在一家店门的对联上面。

    ‘几度沧桑同史册,百年岁月得阳春’,唐人街的历史……很沧桑啊!

    方纵的文学水平还是足够的。

    正想着,舞龙灯突然中断,一个人影飞了出来。方纵看过去,发现有人打架,都是黄皮肤,而且实力不差。

    特别是一个瘦小的年轻人,一个打十个,拳风犀利,肘击膝撞,玩的是泰拳。

    “长官,这家伙不错,再过几年,说不定能觉醒格斗方面的能力了。”杨铁胜跟着方纵看热闹。

    方纵脸黑。

    唐人街,是一块不小的香饽饽。

    除了东国人自己的帮派以外,还有白人的帮派,就好像不知道死哪里去的死鬼乌克多,就是以前的老大,还有泰国,缅甸,老挝,越南……

    没办法,东国人肯干是出了名的,有钱!

    自己人打的话,就更正常了。

    但是被杨铁胜这样的‘外人’看热闹,方纵就觉得心里不是个滋味。

    这时候,年轻人一个膝撞,把个中年汉子打得吐血倒飞,摔在方纵的脚下。方纵蹲下看了看,发现胸骨骨折,摇摇头,稍微给紧急处理了一下。

    “喂,你别多管闲事!”年轻人神情倨傲,走过来,对方纵挥舞拳头。

    方纵微笑道:“都是东国人,随手帮忙而已,你们自便。”

    他不想趟帮派之间的浑水。

    “嘁,东国人?”对方舔了舔嘴唇,有点嗜血。

    这时候,杨铁胜看了眼对方腰上的红色布条,摇头道:“长官,您看错了,他不是东国人,而是泰国帮派里的人,地位还不是很低。”

    泰国的人?方纵看向脚下。

    这个也是?

    中年汉子的嘴角还有血沫,努力站起来,挡住方纵:“我……我是东国人,你快走,你不是……”

    “不是什么?”

    方纵反问,耸耸肩膀,扶着中年汉子上车,丢出三个字:“三十秒。”

    “一秒就好。”杨铁胜狞笑了起来。

    “嘭!”一个瞬间,拳头和脸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杨铁胜自信转身,擦拭拳面上的血迹,想跟着上车,突然停顿了一下,诧异回头。

    “还挺抗揍?”他看见年轻的泰国拳手站了起来。

    泰国拳手满脸是血,鼻梁塌成了个凹,啊啊大叫几声,甩头,怒吼:“你偷袭我!”

    “是吗?”杨铁胜咧了嘴,大胡子里露出雪白的大牙。

    他伸出手,掌心,轰的熥起一团火。

    泰国拳手:“……”

    能力!这,这已经不是普通人了啊!

    普通人的话,泰国拳手很有自信,绝逼能一挑十,二十也能尝试一下,但对上有能力的人,二十个都挑不过人家一个。

    周围很多人看了过来,有东国帮派的人,有路人,还有很多……泰帮的自己人。

    泰国拳手哆嗦了两下,不敢认怂,突然,冷眼看向方纵。

    这个穿小西装的,看起来,挺斯文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