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东晋碧玉 > 第64章 火爆现场
    蛋儿淡淡一笑,不就是一个统一结算么?卖家开条,由买家将银两统一交给结算处,结算处收了钱后在纸条上盖上王府公章,最后由商户拿着这些交钱凭证再去与王府结算。

    这个买卖结算方式在他二十一世纪里屡见不鲜,但是摆在东晋,着实有些让人难以接受,商户肯定是想不通的,自己的商品为何要让琅琊王府统一收钱?这个交易做了出去,却是收不到真金白银,扰乱了商户的惯向思维和交易规则,大家肯定是有意见。

    这一定是魏藤给王爷出的鬼主意,可是王爷为何要这样做呢?蛋儿却是想不明白,从他偷听司马慧茹与王爷的谈话,以及田文与王爷的交谈,都可以得出王爷是有阴谋的,可是琅琊王的目的到底在哪里?

    王管事见众商户有怨气,大声叫道:“这是本次商品展销会的规矩,你们若是遵守,便进去摆摊,若是不认可,琅琊王也不勉强诸位,莫要在此逗留。”

    周福在人群中看到了蛋儿,上前问道:“小哥,你看这条规矩可行么?货物卖走了,不看到真金白银,小老儿这心里慌啊!”

    “是啊谢老弟,你昨日算那术题有如天助,你告诉我这样行不行,我们都听你的!”

    蛋儿想不到自己在这一众商户中的声誉如此之高,尤其是在苏小小面前如此吹捧他,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故作深沉道:“各位同仁,其实这个结算方式在不久的将来会被普遍使用,是商业结算的一种普通方式而已,只不过是将销售和收银分开了而已,各位不必惊慌,琅琊王在大晋有头有脸,想必也不会私吞了这一大笔货款,只是要等到我们将商品销售完了一起结账,这样还省了我们收钱找零的麻烦,何乐而不为?各位不如放心去卖,待到最后再与王府结算就是。”

    众商户听他如此一说,便也觉得有些道理,纷纷点头,各自散去,摆好摊位,等着顾客上门。

    蛋儿将所有货物搬到自己的摊位上悉数打开,顿时五颜十色,引来众人观看,泛起一阵唏嘘,尤其是狗屠,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大堆从未见过的物品,惊愕道:“蛋兄,你果真全部贩卖的女人用品啊!?”

    蛋儿嬉笑道:“有意见么?我是妇女之友!”

    “咳咳……”苏小小嗔怒的咳了两声,蛋儿忙道:“吹牛而已,其实我是你的专用品!”

    “不知羞……”小小媚眼如丝,又是一声嗔怪。

    福伯走过来,睁大眼睛道:“小哥果真不是凡人,小老儿经商数十年,光看这商品就知道我大晋并无此等货物!”

    “福伯好眼光,这些货物都是我从很遥远的地方淘出来的。”蛋儿应道。

    福伯点了点头,突然又指着蛋儿胸口问道:“小哥,你那块玉……”

    “福伯真是执着,我说了,那块玉不卖!”蛋儿知道他还要打自己怀中璞玉的主意,未等他把话说完就打断了他。

    此时,一众市民涌了进来,现场顿时更加喧哗,合家商户已经摆好架势开始销售,福伯也只得悻悻而归。

    蛋儿看了看端庄秀丽的小小,嘿嘿一笑,便开始扯起他那再熟悉不过的吆喝:“各位姐妹,这里有上等的女儿用品,货真价实,便宜优惠,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

    “咯咯……”苏小小掩嘴一笑:“谢公子,看你儒雅斯文,想不到吆喝起来还真有一副小摊贩的味道。”

    “我说了我本身就是一个小商贩嘛,吆喝是我的基本功,快来跟我一起吆喝啊!”蛋儿将一支眉笔递给她。

    却看到狗屠拿起一盒七度空间,扯起一副嘶哑的嗓子咆哮着:“快来买狗肉啊……哦,不,买女人啊……买女人用品啊……”

    那声音异常刺耳,蛋儿怒视他一眼,骂道:“狗兄,我要你吆喝了么?你这是拆我的台你还是帮我的忙?”

    “我……我以为还是在卖狗肉……”狗屠低头,感觉手中那七度空间异常舒服,怯怯问道:“这个是什么东西,竟然如此柔软?”

    “女人月事用品!”蛋儿附在他耳边轻道,那狗屠脸色顿时赤红如狗血,将那七度空间往摊上一丢,拍了拍手。

    苏小小莞尔一笑,双手做喇叭状,对着一众人群就喊了起来:“要想貌美如花,全靠胭脂当家,用了蛋儿饰品,便可冠绝天下……”

    那声音异常悠远绵长,宛转悠扬,想不到苏小小吆喝起来竟是别有一番风味,如歌如颂,瞬时间便引来了众多女子驻足观看。

    苏小小不失时机,对着大家销售起来:“各位姐妹们,你们看,我便是用了他的商品,这胭脂,这眼影,这唇彩,这眉黛均是时尚极品,大家不妨也试试啊,保证让你们容光焕发,年轻二十岁。”

    “这女子如此俊俏,看来这些东西还是管用!”一女子对着身旁伙伴低头说道。

    那位肥胖的女子点了点头,拈起兰花指碰着自己的脸,扭动着水桶腰说道:“就是,我若是用了这些饰品,也变得她那般国色天香,我家相公今夜肯定又要鏖战一个通宵了!”

    大家纷纷议论开来,那位肥胖大姐盯着苏小小问道:“这位姑娘如此美貌,果真是用的这个商品么?”

    “正是啊,大姐,其实小女子相貌平平,都是靠的这些饰品才变成这样子,大姐不妨也试试,保证你比我还要美貌。”苏小小递给她一些饰品,想不到她忽悠人的本事并不在蛋儿之下,看得蛋儿浮想联翩,这样的女子还真可以成为他今后摆地摊的一个好帮手啊,若是能与她每日一起出摊,就再也不会觉得枯燥。

    那女子已经被她说得动了心,女人嘛,谁不想拥有苏小小那样的绝世容颜,拿出荷包问道:“那我就买一些吧,多少钱一个?”

    小小有些懵了,对着蛋儿道:“老板,问你价呢!”

    蛋儿在心里迅速计算了一番,对着那女子道:“一分钱一分货,这位大姐,你是我的第一个顾客,我就给你一个八折,唇彩一两银子一支,胭脂二两,香水五两……”

    蛋儿将单价一一报了出去,就他那个价到现代社会去兑换,利润也是翻了一番,这个要比摆地摊赚钱容易多了。

    “那好,我每样买一个,你给我算一下。”

    当狗屠还在掰着手指计算的时候,蛋儿已经迅速算了出来,写在一张王府提供的纸条上:“大姐,所有唇彩、眉笔、香水、胭脂、面膜加在一起,一共是二十一两银子!”

    “蛋儿,你怎么算得如此的快?”狗屠惊愕不已。

    蛋儿呵呵一笑,老子其他成绩都不怎么样,就他妈滴乘法口诀背得特别的熟,从小就注定了是一个经商的命,白他一眼说道:“这是小贩的基本素养,你还有提升的空间!”

    那大姐接过纸条,正要去结算,蛋儿却又拿起一盒七度空间,大声叫道:“大姐,这里还有女人专用的月事纸,柔软光滑,保证不伤肌肤!你是否也买几盒试试?”

    “你……无耻之极,怎能贩卖这些东西?”那胖大姐竟然也会脸红,眯着眼睛怒视着他。

    小小见状,慌忙解围:“大姐莫急,他说的并非是暧昧无耻,试想一下,哪个女人不需要这东西呢?其实……其实小女子也用过,效果真的非常不错啊!咱们女人就得自己关爱自己,何必为了一个销售形式而恼怒呢?!”

    苏小小竟然也会骗人,她的那一番话似乎说出了女人的心声,博得那些女人一致认同,那胖大姐也点了点头,让小小给她拿了一盒。

    有了开头,生意自然就好做了,那些东晋女人原本就对这些从未见过的充满了好奇,又看得到苏小小那样一个俊俏的模特效果,纷纷效仿,蛋儿三人顿时忙得晕头转向,小小姑娘的额上冒出了几滴香汗,在春日阳光下异常晶莹。

    不到半个时辰,一大车货物已经销售了一半,蛋儿心花怒放,老子发财的时候终于到了,若是全部销售出去,就可以赚取一倍的差价,也就是将近三万元,虽然在这里摆一次地摊就可以比得上他一年的利润,但是人心贪婪的本性流露了出来,看着火爆的现场,蛋儿顿时决定改变销售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