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青天行动 > 正文 第090章 晓芳脸红了
        就在李白和张晓芳在花园趁着黄昏的月色畅谈,何耀辉结束了电话秀恩爱,开始被王凡他们几个恶意灌酒时。
        市立第三军区医院,急诊室病房里,陈白等人正围着何冶的病床,谁也不说话,只是一个个庄严肃穆的在对何冶行着注目礼。
        何冶看到这一幕后,不禁有些哭笑不得,“整这么严肃干什么?我他妈不还没殉职呢吗,收一收你们这些看黑白照片的眼神好不好?”
        “噗嗤……”寂静的氛围中,最先破涕而笑的竟是肖云波这傻大个。
        他那情不自禁的笑声,脱口而出的一瞬间就渲染了整间病房的氛围,使得所有人都是莫名感到心头一暖。
        就连重伤不起的何冶,听到这笑声后也是不禁咧了咧嘴,“你笑什么笑?我刚醒来那会儿就听见你小子在外面哭来着,那架势哀嚎连天的,是巴不得我死么?”
        “呸呸呸,就你个王八蛋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再瞎说小心我揍你啊!”肖云波说话间抬起拳头,冲何冶软绵绵的挥舞了几下,以表示自己的威胁。
        一听这话何冶赶紧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伸长的脖子往里头缩了缩,“别别别,这要是再让你揍一顿,我就真的可以直接从急诊室转太平间了,陈白你们几个……可得拦着他点啊!”
        “要拦也得能拦得住啊。”陈白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显然是根本没打算拦的架势,“再说就你这破嘴,我都快压制不住自己的洪荒之力想收拾你一顿了。”
        “哈哈,开玩笑,开玩笑还不行吗?哥几个可别当真啊……”何冶一看自己貌似犯了众怒,赶紧识趣的及时认了个怂。
        就在几人围着何冶相谈甚欢时,一个鹅蛋脸的护士突然拿着两瓶点滴推门而入,进来后就对陈白等人说道:“病人现在要输液补充营养了,这段时间最好还能休息一下,你们要是没什么事,就先回去吧。”
        听到这鹅蛋脸的小丫头语气里明显透着几分赶人的意思,陈白等人当下倒也识趣,赶紧连连点头,每人再跟何冶多说一句话,便相继离开了这间病房。
        “小子,这几天你就在这好好养伤啊,等你出院了,要是不服这次的结果,波哥再陪你打过一场,这次肯定不找借口搪塞你!”
        当病房里除了何冶跟那鹅蛋脸护士外,就只剩下陈白和肖云波两人时,肖云波意味深长的看了何冶一眼,留下一句叮嘱一个承诺,便转身往门口走去。
        这会儿那小护士见人都已经走的差不多了,便开始忙活着给何冶扎点滴的工作。
        “啊!”
        第一次,没扎准血管,细小的针头被鹅蛋脸护士拔出来时,何冶一个表面上顶天立地的大男人,发出了一阵杀猪般的哀嚎。
        “嗷!”
        第二次,还是没找对血管,何冶两只眼睛已经开始有些湿润了,而那个小护士好像也有些尴尬的样子。
        “哦!”
        当针头第三次被小护士从何冶胳膊上拔出来的时候,何冶的眼睛里,终于有两行热泪忍不住顺着脸颊滚落下来。
        “那个……你血管也太难找了吧?这次一定行,再忍忍啊!”鹅蛋脸女护士萌萌的眨了眨眼睛,惊慌失措下给自己找了个挺蹩脚的借口。
        何冶闻言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一脸苦闷的望着那小丫头,“美女,你该不会是……实习生吧?”
        “啊?那个……是的呀。”鹅蛋脸护士一脸呆萌的点了点头。
        何冶嘴角顿时泛起一丝苦笑,陈白站在一旁,目睹了这戏剧性的一幕后,也是有些忍俊不禁。
        最后看到鹅蛋脸护士准备再次把针头扎进何冶的胳膊时,陈白已经感到不忍直视了,匆匆交代一句话便转身夺门而出。
        “老何,干咱们这行休息的机会可不多啊,好好珍惜眼下的幸福生活吧。”
        看到陈白开口调侃的同时,还不住的冲那鹅蛋脸的丫头努嘴,并且朝自己使眼色,何冶嘴角不禁抽搐了几下,骂娘的话被他硬生生憋在肚子里没说出来。
        为什么堂堂枪王这会儿却是怂了?当然是怕挨打了。
        就算何冶生龙活虎时战斗力再怎么爆表,可他现在毕竟还在病床上躺着呢不是?
        作为一条被放在砧板上任人宰割的咸鱼,何冶显然已经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该怂的时候就要怂,有什么事咱们等哥出院了再促膝长谈。
        出了病房关上房门后,紧接着陈白便再次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
        当下陈白一脸同情的叹了口气,在心里为何冶的悲惨遭遇默哀了三秒钟。
        肖云波等人看到陈白出来,马上一个个的围拢过来问长问短。
        “老陈,你怎么才出来啊,何冶怎么不停的在里头叫唤呢?”
        “是啊陈白,不会是你跟那个护士小妹把咱们兄弟怎么着了吧?”
        “老何可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啊!当初在边境上,子弹打肉里都没这么叫唤过……”
        听着身边几人七嘴八舌的询问,陈白只是故作坦然的摆了摆手,“没事没事,他自己的造化,是福是祸就让他自己消受去吧,咱们还是别管了。”
        说罢陈白便是意味深长的抬头看了眼天花板,肖云波等人看他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虽然心里还是有些好奇,但也没有再继续追问什么。
        几人一起往电梯入口走去,等电梯的过程中,陈白拿出手机拨了一串号码,电话接通后,直接冲话筒问了一句,“队长,你们几个在哪呢?”
        “我请兄弟们在四方街吃烧烤呢,你们要不要一起啊?”
        电话那头响起了王凡的声音后,陈白便问了电梯里其他几人一句,“老王在四方街请吃烧烤,你们要不要去啊?”
        “不去了吧,忙活了这一整天怪累的,点份外卖垫垫回去早点睡觉得了。”肖云波说话间伸了个懒腰,第一个站出来表态。
        其他人听了也是纷纷表示附和,无非是想早点回去休息,明天还得准备抓捕高德成等人之类的。
        搜集完众人的意见后,陈白如数转达给王凡,并叮嘱一句既然肖云波他们不去,那自己也就不去了。
        对此王凡面上表示惋惜,实则在心里为自己的钱包狠狠捏了把冷汗。
        之后陈白又叮嘱王凡一句,吃完宵夜就别再弄其他娱乐项目了,明天就是要跟高德成交易的关键时刻,他们得早点回来一起合计个作战方案出来。
        王凡在电话那头满口答应后,两人便结束了通话,这时电梯也正好带着陈白他们降到了一楼。
        这个点医院已经没多少人还在值班了。
        陈白等人到了一楼大堂,出了电梯后,也只是看到挂号处跟咨询处有那么稀稀拉拉的几个人还在守夜,主治医生什么的早已经下班离开了。
        既然已经确定了何冶不会有生命危险,陈白和肖云波等人也就没了继续留在医院的理由,几人一出电梯便是径自往跟住院部隔着一片花园的医院大门走去。
        原本在这个时候,花园里已经不应该有人了才是,可当陈白他们几个路过时,却偏偏看到了一个衣冠禽兽正在握着一个美女护士的小手,假借教人家插花为名,在人家娇嫩的小手上大肆揩油。
        原本对于这种你情我愿的美事,陈白他们几个也没有要干预的意思,不过就在几人即将跟那对男女擦肩而过时,他们却是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晓芳啊,这个‘登天梯’啊,一定不能用太过娇艳夺目的花来当陪衬,务必要凸显出主干部分那种直冲九霄的气势,否则呢,就会变的不伦不类了……”
        陈白等人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后,本想就这么悄悄路过的几人,都是情不自禁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正在忙自己人生大事的李白,思绪早已沉浸在幸福之中无法自拔,哪里还有平时的半点警惕?
        此刻陈白悄悄对身边几个兄弟一使眼色,旋即众人便蹑手蹑脚的靠近李白和张晓芳,李白对此竟然也是毫无察觉。
        “不许动小子,抢劫!”突然间,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在李白身后响起,“把身上的钱都给爷交出来!”
        这会儿李白正跟美女装逼装的兴起的,哪能容忍有人这个时候在太岁头上动土?
        再一看早已经吓得花容失色的张晓芳,李白心里更是涌上了一团无名的火焰,二话不说护着身边的张晓芳,转身就是一个漂亮的回旋踢。
        一声闷响之后,李白只觉得自己势大力沉的一脚踢在了一条胳膊上,当下不由好奇的转身一看,想看看能这么轻松接下自己一脚的,到底是多么牛逼的劫匪。
        然而下一刻,当李白看到轻松挡下自己一击的陈白,以及站在陈白身边的几张熟悉面孔后,顿时翻了个白眼,做出一副吃了苍蝇般的表情。
        “小子,跟弟妹在一起过二人世界,也不能放松最基本的第六感啊!”陈白一巴掌拍开李白的腿,有模有样的像个长辈似的说教道。
        这一刻,张晓芳的脸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