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青天行动 > 正文 第067章 加油站没油了?
    收到王凡通知的地理位置后,十分钟功夫都没到,郭小亮便开着越野,载着陈白和杨平两人到了朱海涛的黑心加油站门口。
    越野车停下后,三人便相继下车,紧接着那辆车牌尾号397的黑色大众便从他们旁边擦肩疾驰而过。
    那辆黑色大众驶过加油站后,就跟去客栈村的游客似的,头也不回的直接往前开去。
    不过车里却是有三双眼睛,都死死盯着被他们甩在后面的加油站,以及下车的陈白等人,直到他们的车消失在前面不远处那个拐角的另一端。
    不过这会儿天色早就已经黑透了,估计在大众车快速行驶的情况下,车里的人也看不清什么东西。
    陈白等人下车后,看也不看那辆黑色大众一眼,对于这一切都假装不知。
    等到那辆大众走远后,郭小亮这才小心翼翼的吐槽一句,“王队,这就是你说的加油站?这他妈也太简陋了吧!证件都齐全么?”
    陈白和杨平也在打量这所谓的“加油站”,虽然他们没有吐槽,不过从两人的表情里也不难看出诧异之色。
    王凡站在加油站门口,看着三人一阵苦笑,“废话,证件当然不全啊,要是证件全的话,我们还没办法把这给改成据点呢。”
    “这话什么意思?”陈白对王凡的话有些不大理解,开口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王凡则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咧嘴一笑神秘兮兮的回了句,“进去看看你就知道了。”
    陈白翻了个白眼,不疑有他的抬脚走进了光线昏暗的活动板房。
    不进去还好,一进去看见里面的情景,陈白不禁感到大吃一惊。
    好家伙,这本就不大的屋子里竟然还绑着七八个人,这是怎么个意思?
    看着那几个被五花大绑丢在墙角的家伙,尤其是那颗亮晶晶的光头,陈白嘴角不禁抽搐了几下。
    “你们谁能解释一下,这是几个意思?”陈白最终还是没按耐住心中的好奇,目光环视身边一周,对王凡他们问了一句。
    王凡等人也是一脸苦笑,最后七嘴八舌的跟陈白解释了一遍事情的经过。
    从他们的车是怎么在半路爆胎的,又是怎么到了这个提供修车服务的加油站的,再到怎么跟朱海涛他们发生矛盾,又是怎么为民除害的,事无巨细说的一清二楚。
    听完了这个离奇曲折的故事后,陈白不禁感慨一声,“你们的旅程还真是精彩啊,哪像我们这么苦命,五六个小时都在带着后面的尾巴放风筝。”
    “哈哈,一般一般了,老肖一定很向往你们的经历,他肯定巴不得当五六个小时司机呢!”何冶慈父一般拍拍肖云波的肩膀,对陈白一阵挤眉弄眼。
    这话顿时引来郭小亮的一阵叹息,只见这小子老脸一沉,眉宇间布满了懊悔的神色。
    “唉,早知道就不跟老肖抢这个生意了,这趟车开的我未来一年都不想再碰车了……”
    “哈哈哈,你小子活该!”
    原本因为两次被嫌弃而郁闷了大半天的肖云波,看到郭小亮一脸颓废的模样后,瞬间发出了他那杠铃般的笑声。
    随后满屋子人都是一阵哄堂大笑。
    取笑郭小亮的悲惨遭遇之余,陈白还不忘伸手指了指朱海涛他们几个混混,“这些人怎么办?打电话报警没有?”
    “没报警呢,这几天就让他们在这呆着吧,我担心王虎还会派人暗中盯着这里,万一被他们看到有警察在这里出入,那就怎么都解释不清了。”
    听完王凡的解释后,陈白也觉得不无道理,当下便没有再说什么。
    “最近你和杨平也就住在这儿吧,毕竟是你们的据点。”王凡见陈白没发表什么意见,就接着开口嘱咐一句。
    “你们两个正主儿经常不在这也不好,要是闲得无聊,我们可以轮流过来陪你们打个牌什么的。”
    陈白翻了个白眼,听说王凡他们要轮流过来陪他和杨平打个牌时,顿觉一阵无语。
    加油站门外,往客栈村去的那个方向,二三十米外有一个弯道。
    弯道内侧因为有一堆野生的灌木丛,所以不论人在弯道的哪一边,都很难看到另一边是什么情况。
    此刻这处弯道与加油站相对的方向,就停着一辆通体漆黑,正好能够与夜色融为一体的大众轿车,轿车的车牌尾号为397。
    不是跟在陈白他们身后,绕着城区转悠了大半天的老张等人还能是谁?
    黑色大众这会儿就被老张停放在一边,他们五人则是鬼鬼祟祟的躲在灌木丛后面,静静的盯着不远处那家简陋的加油站。
    “老张,你看见什么了?”
    几人纷纷挤在一起,一个个躲在灌木丛的阴影下,向着加油站的方向举目远眺,有两个因为比较靠后,看的不怎么真切,所以就非常好奇。
    老张大概是嫌身后的人聒噪,有些不耐的挥了挥手,“别吵吵了行不行?能看见个鸟,这大黑天的离着他妈这么远,你当老子的眼睛是望远镜呐?”
    “看不见你趴那干什么?装的倒有模有样的……”之前开口问话的被老张一顿呵斥,心里也有些不爽。
    还没等老张再次开口骂娘,另一个稍微靠后些的就接着开口,“哎你们说这帮外地佬能是住在这加油站里么?要不他们怎么进去加个油,到现在还不出来呢?”
    “这是个锤子加油站,你看不出来门口那个牌子就是个伪装么?照我看这肯定是外地佬的临时据点!”
    “对,我看也像。”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最终有了结论时,不知是谁突然支了个招,“反正现在大黑天的,什么都看不见,要不咱们干脆拍几张照片,拿回去跟虎哥交差算了?”
    “反正地方不都已经知道在哪了么,虎哥要是还想盯着外地佬,咱们明天趁天亮再过来就是呗。”
    趴在灌木丛最前面的老张一听这话,也没表态可不可行,直接就是拿出自己充话费送的手机来,调出相机对着加油站的方向就是一顿连拍。
    拍完之后,老张翻了翻相册,见几张照片全都是一片模糊,不禁皱了皱眉头,“这破手机,像素真是糟心。”
    “来来来,用我这个,这可是我儿子半年前才淘汰下来的小米最新款!”一条胳膊从老张身后伸过来,手里还捏着一部‘红米’手机。
    “你个傻缺,现在电子产品更新换代多快啊?半年前的最新款,到现在那还能是最新款了么?”
    有人吐槽一句,不过老张却没搭理这茬,看到既然没人再递来更好的手机了,索性就接过那部红米,再次重复着连拍加油站的动作。
    拍完之后,老张又看了看相册,发现照片的确是比自己手机拍出来的要强不少,起码能看清楚加油站的轮廓了,甚至连门口那块牌子上的四个大字都依稀可见。
    将照片传到自己手机上后,老张低头思忖片刻,又觉得有些不妥,“不行,要不我开车去加个油,你们在车里趁机拍几张近照,最好是能拍着人脸的!”
    “啊!还得过去拍啊……我怎么有点儿心慌呢?”
    “慌个锤子,他们又不认识咱们,能把你吃了怎么的?”老张扭头一巴掌拍在刚才说话那家伙的脑门上,跟训儿子似的呵斥一句。
    其实那家伙也只是做贼心虚,干亏心事的下雨天听见打雷声就忍不住哆嗦一下的心态。
    他也知道加油站里的人没理由认出自己,可就是有些莫名的心慌,刚刚被老张训了几句,也就把嘴闭上没再开口了。
    之后老张又问了问其他人的意思,当所有人的意见统一之后,五人便相继钻进了身旁那辆大众。
    车子在老张的驱使下,钻出灌木丛缓缓驶向朱海涛的黑心加油站。
    二三十米的距离,别说是对车了,就算是对人来说,也经不住几步小跑的。
    没几秒种大众就停在了加油站门口,老张毫不客气的按了下喇叭,很快就看到两个人从里面走出来。
    “什么事啊师傅?”李白和谢安平一起站在大众门口,对着里头的老张问了一句。
    虽然大众的车窗玻璃贴着一层吸光膜,但李白还是能够隐约看见,后座上有两个人正在拿着手机对加油站和自己拍照片。
    发现了一些细节之后,李白也没说什么,只是装作对什么都一无所知的懵懂样儿,等着老张开口。
    盯着李白那张有些稚嫩青涩的脸看了半晌,没从他脸上瞧出什么的老张这才开口,“把我的油箱加满。”
    “不好意思啊大哥,我们的油今早刚卖完了,新货还没到呢。”李白自然知道这帮人的来历,不愿意跟他们在这耗着,就想了这么个借口打发。
    老张闻言明显微微一愣,想了想后摆出一副有些无奈的嘴脸,“加油站没油了?好吧……那我们还是去城区的正规加油站补给吧。”
    李白不愿意耗着,老张又何尝不是?
    看身后两人也把照片拍的差不多了,当下只是应付了李白一句,边开车带着几人扬长而去了。
    这时候,老张他们的心里更加确定了这里就是陈白的临时据点,要说为什么的话,哪有加油站会把油卖完了的?